合夥人石俊禮

RPC 合夥人

更新 讀者可能還記得,去年的「聖誕前夕」在香港的一些地方並不那麼平靜。香港律師會理事會在2020年12月23日決議介入一家律師行的做法後,迅速採取行動。這引發了一連串的事件,(到目前為止)最終導致了三個高等法院的書面決定/判決 - 最近的一個是在2021年7月7日頒下的,批准了關於前客戶提出的申索的初步分配,這些申索已經被介入機構接受。這三項決定/判決共同總結了導致介入和介入期間(到目前為止)…
2021年八月
內文簡介 在Re Claire一案(案件編號:12005-2019,日期:2020年3月25日),一名初級律師(答辯人)在回家途中把公事包遺留在列車上,公事包裏面放有保密的客戶文件。英國律師紀律審裁組(「審裁組」)就此案作出判決,裁定答辯人在遺失公事包後大約一星期之內,一直誤導僱主(一間律師事務所),不告知相關的情況。紀律聆訊為時四天左右,在理由完全充份的判決中,…
2021年七月
根據《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第481章)(《條例》)第3及4條,在死者遺囑並沒有為受養人提供給養或給養不足;或根據無遺囑繼承的規則他/她無權分享該遺產;或死者沒有訂立遺囑的情況下,受養人可向法院申請從死者遺產中提供「合理經濟給養」。 誰可申請? 《條例》第3條規定,下列人士可申請從死者遺產中提供經濟給養: 死者的妻子或丈夫; 死者在夫妾關係中的妾侍或男方; 死者的幼年子女…
2021年七月
內文簡介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Wong [2021] HKCFI 162案確定,某次通訊要受到無損權利特權的保護,它必須是以通訊各方之間的「相關爭議」為背景,而且各方是真心嘗試解決其中一個或更多爭議點的。這是法庭樂意(在適當情況下)審視無損權利特權的要求,以確保它們給限制在容許界限之內的另一例子(見2020年2月份〈業界透視〉「了解『無損權利』的實質含義」)。…
2021年七月
摘要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肆虐,給香港社會帶來挑戰之際,司法機構政務處進行諮詢,收集關於在法律程序中更廣泛使用遙距聆訊的意見。在此背景下,業界──特別是實習導師,他們的實習生被暫時調到海外律師行繼續接受訓練的──應該對近月的So v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1] HKCFI 617案感到興趣。該案申請人申請獲認許為律師後,一直在倫敦工作;他提出申請,…
2021年七月
有關Solicitor v 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SRA) [2020] EWHC 3231 (Admin)一案,上訴人是律師,他向等法院分庭(英格蘭及威爾斯)提出上訴,要求推翻律師紀律審裁組的判決,獲判上訴得直。此前,上訴人跟一名年青女同事及另外幾個人晚上在酒吧飲酒,之後與該女同事一起坐的士返家,但他後來上了她的家,在那裡與她有身體接觸(…
2021年七月
摘要 在Ng v The 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1] HKCFI 379案,高等法院裁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附表2提供完整的法定機制,適用於法庭覆核答辯人介入律師行或律師的執業業務的決定(「介入業務的決定」)。法定體制准許法庭作出各種各樣其認為合適的命令,包括命令(實際上)對介入業務的決定作出推翻。此外,附表2規定,…
2021年七月
背景 Stoffel & Co v Grondona [2020] UKSC 42案,一宗專業疏忽案,是自從英國最高法院在Patel v Mirza [2016] UKSC 42案作出里程碑判決以來,第一宗應用普通法基本原則處理「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的權威案例。 2016年以前,與違法行為有關的普通法已是相當明確,法庭應用在Tinsley v Milligan [1994] 1 AC…
2021年七月
在撰寫本文時,香港大律師公會的 《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20》尚未在其網站上公布。 一旦公布,我們將很有興趣看看在2020年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提出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申請有多少。 在2019年,共有17宗這類申請,遠低於往年的平均數。 專案認許申請通常涉及就某項訴訟的審訊(實質聆訊)出庭及提供意見的權利。 考慮到去年大部分時間的「2019冠狀病毒病」…
2021年七月
「在不損害本條例第IIA部及本附表的條文的原則下,理事會可就處置或毀滅任何憑藉本段或第8段在其管有下的文件向原訟法庭申請作出命令。」《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附表2(「權力」),第7條第11款 。 發展 在最近的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v Tang [2020] HKCFI 2992一案中,高等法院確認,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
2021年七月
在Kim Min Ju v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0] HKCFI 2367一案中,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A)條確認了答辯人的「拒絕豁免申請」裁決。簡而言之,任何律師除非已在香港受僱執行律師職務最少兩年,否則不得以個人名義或合夥形式執業(第6(6)條)。答辯人的理事會如認為申請人已獲得「豐富的法律經驗」,可豁免「兩年的規定…
2021年七月
律師會就香港外地律師制度修訂建議的諮詢結果,備受各界認同。簡言之,主要的修訂建議均不獲採納*。 諮詢於2018年第四季進行,獲本地和國際傳媒關注。傳統以來,香港歡迎多元國際法律人才,與香港作為主要區域資本市場和國際中心的地位相吻合。 儘管現在似乎(實際上)已撤回,主要建議如下。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2條 (禁止從事香港法律執業) 建議修訂第12(1)條,…
2021年七月
由2019年9月起,保險業監管局將取代三個自律規管機構,負責規管香港的保險中介人。保險中介人分為兩大類:保險經紀和保險代理人。 簡而言之,保險代理人可代表有數量限制的保險公司(參見《保險業(獲授權保險人的最高數目)規則》。保險經紀是保單持有人的代理人,可以代表保單持有人與任何數量的獲授權的保險公司交涉。 《2015年保險公司(修訂)條例》修訂《保險業條例》(第41章)的主要目的之一,…
2021年七月
香港缺乏跨境破產的法定制度,相反,新加坡於2017年採納了《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跨國界破產示範法》。值得注意,香港約四分之三上市公司在海外註冊成立。儘管許多債務重組涉及在香港經營業務的內地公司,但內地與香港之間的跨境破產或重組事宜亦無互惠安排。 取而代之,香港公司法庭應用和完善承認外地破產程序的原則。在最近兩宗案件中,法庭總結了這些原則,包括: • 外地破產程序是「集體破產程序」;及…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