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夾子》與律師
一張王仁曼芭蕾舞學校制作的禮品卡

精確、注重細節、追求完美 -- 這些都是衛達仕律師事務所私人客戶及稅務團隊的特別顧問傅潔恩律師認為是芭蕾舞和法律的共同點。

從年輕開始

傅律師跟隨母親的腳步,三歲時就開始在香港王仁曼芭蕾舞學校練習芭蕾舞。在那些早年的班級裡,傅律師作為一個熱心的學生嶄露頭角,被選中參加各項芭蕾舞表演。在她5歲左右有一個美好的回憶。「有兩個孩子被選為玉皇大帝的侍從」,這是該校高年級學生在亞洲藝術節上表演的一部關於中國傳說中牛郎織女愛情故事的芭蕾舞劇。此外,她在學校的年度表演中演出了單人舞《金色小鹿》,並在香港芭蕾舞學會製作的《歌碧麗亞》和《吉賽爾》中擔任六位女友之一,《吉賽爾》是一部非常受歡迎的芭蕾舞劇,講述了一個農家女孩愛上一個負心的貴族的故事。

然而,隨著這種高難度舞蹈的技術要求越來越高,傅律師意識到自己需要迎頭趕上。她在12歲左右認識這一點,但並沒有動搖她對芭蕾舞的熱愛。在學業繁重下,她仍然在課餘時間去上芭蕾舞課。在接下來的三、四年時間裡,直至前往英國讀寄宿學校,傅律師一直努力地在聖保羅男女中學唸書,並在課後上芭蕾舞課。當母親囑咐她只有在不影響成績的情況下才能繼續上芭蕾舞課時,傅律師孜孜不倦地努力,使學習和愛好兩方面都保持著良好的成績。傅律師分享道:「芭蕾舞的舞步並不是一些很自然的動作,對技術要求很高。」「我很享受這種挑戰的感覺,如果你成功地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舞步,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 除了挑戰自己的動力外,認識同樣熱衷於芭蕾舞的同伴也促使傅律師在課餘時間繼續學習芭蕾舞。傅律師分享道:「比起學校裡的朋友,我與在芭蕾學會認識的朋友們更親近。」「我們的友誼非常珍貴,因為我們都專注於一個共同的目標和對芭蕾舞的熱愛。」

傅律師十五歲時前往英國,開始在Malvern Girls College接受教育。在那裡,以及隨後在劍橋大學,她的芭蕾舞練習逐漸減少,因為那時學校沒有提供練習芭蕾舞的環境,所以傅律師探索了其他的舞蹈形式,例如爵士舞及社交舞。她在芭蕾舞方面的經驗對她學習其他舞蹈形式時有很大的幫助。傅律師解釋:「芭蕾舞作為舞蹈的基本功、為任何類型的舞蹈提供了一個基礎。」在她看來,這種高度對稱、精確和複雜的舞蹈形式很適合從事律師的人。傅律師分享道:「芭蕾舞的一切都有一個格式,是規範性的,須遵從一定的架構。」「這也是很多律師的工作方式。」

相信芭蕾舞

如今,傅律師依然保持著對芭蕾舞的熱情,在工作之餘參加成人芭蕾舞課程。相比她在到寄宿學校前的歲月裡練習芭蕾舞的態度,那時更為嚴肅,如今,傅律師練習芭蕾舞更多的是為了享受,也是為了在處理法律問題和起草文件的漫長一天後放鬆身心。最近一段時間,由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課程都是通過Zoom進行的,這讓傅律師可以靈活地在衛達仕律師事務所的會議室或辦公室內的健身房上課。該事務所設備齊全的健身房設有從天花板到地板的鏡子,甚至還有一條“barre”——
一條固定的扶手,為芭蕾舞者在各種熱身練習中作出支撐。

傅律師在衛達仕律師事務所的健身房上Zoom芭蕾舞課

雖然她在私人客戶和稅務方面的工作能不斷激發她的分析能力,並使她有機會與各種有成就的客戶見面並向他們學習,但傅律師認為她參與芭蕾舞是保持工作/生活平衡和回報社會的一種很好的方法。她目前是香港芭蕾舞團和香港芭蕾舞學會的義務董事。雖然她自己的芭蕾舞表演僅限於為律師事務所活動項目演出,但傅律師致力於通過協助演出及董事會的管理來增加人們對芭蕾舞的欣賞。她曾參與編排及構思《胡桃夾子 ——兒童版》的演出,讓兒童表演這一經典作品,並為香港芭蕾舞團的外展活動籌集資金。

她希望香港的家長們能認同及鼓勵年輕人把芭蕾舞當作可陶冶個人欣賞美學及對美感的追求,一種終身的藝術,而不要只盲目為達到專業水平而產生壓力。傅律師解釋:「芭蕾舞並不是一種容易的舞蹈形式,無論你多麽努力,要想在芭蕾舞中達到專業水平,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基因和你的天生體質;99.9%的芭蕾舞學生無法成為專業演出者。」目睹了很多年輕一代一旦無法從事專業跳舞工作就放棄的情況,傅律師希望把芭蕾舞作為一種愛好來宣揚,並希望無論最終目標是什麽,老師都能鼓勵學生繼續下去。她的女兒即將在牛津大學攻讀工程學,仍在上芭蕾舞課。傅律師認為,芭蕾舞訓練讓女兒學會了堅持,並讓她有了應對批評和失敗的韌性。遺憾的是,對於很多其他家長來說,即使孩子參加了各種各樣的課餘活動,一旦課業負擔加重,芭蕾舞也是最先被削減的活動之一。傅律師分享道:「芭蕾舞被認為不像游泳、音樂課那樣重要。」她解釋說:「但芭蕾舞所教的,其他很多活動都未必能教;譬如在你承受巨大壓力的時候表現出優雅和沉穩的能耐;學習遵從一個規範的環境同時,表現出協調、音樂性和特別個性。」傅律師認為,除了練習芭蕾舞外,觀看芭蕾舞也同樣重要。

新晋芭蕾舞愛好者

對於有興趣初次學習芭蕾舞或隔一段時間後再跳芭蕾舞的律師來說,傅律師認為成人班是一個不錯的起點。另外,英國皇家舞蹈學院還推出了一項名為 「銀天鵝班」的舉措 -- 專門為較年長學員設計的一些芭蕾舞課程,無論是有經驗的學員還是初學的學員,都可以參加。對於那些想保持身體健康,又不喜歡球類運動或健身房的人來說,芭蕾舞可以是一種更有療效的方式,在古典旋律的陪伴下,將身體活動融入到一天的生活中。她建議:「最重要的是不要傷到自己,而且要輕輕地開始。」

除了芭蕾舞外,傅律師還保持著對其他形式表演藝術例如唱歌的喜愛,並認為無論是在職業還是個人生活中,自己都是一個終生學習者。當她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的時候,她可能會參加成人芭蕾舞比賽,現作為一名律師和芭蕾舞學生,她很樂於繼續磨練自己的能力。在法律方面,她最近參加的考試是三年前的STEP(Society for Trust and Estate Practitioners)《國際客戶英國稅務高級證書》,並以優異成績通過。 最近她還參加了一個課程,準備參加大灣區的律師執業資格考試,她認為自己很幸運,能夠學習新的東西,接觸到新的概念和技能。

香港芭蕾舞團創作團隊以《胡桃夾子—兒童版》為背景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