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原因說明為甚麼ESG是香港公司的頭等大問題

我們顯然現正處於臨界點。全球正努力遏制2019冠狀病毒病蔓延之際,投資者、大小企業及持份者逐漸把焦點放在環境、社會及管治(ESG)問題之上,並且越來越關注ESG隱含的法律問題和對聲譽的影響。這個勢頭在最近幾個月進一步加強,好幾次取得長足發展,包括美國重新加入《巴黎協定》、荷蘭法院下令Shell大幅削減碳排放量至《巴黎協定》的水平、紐約市政府控告大型石油公司在氣候變化的問題上誤導公眾。在亞洲,香港、日本和南韓承諾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中國亦承諾在2060年達致同一目標,這些承諾亦使ESG成為矚目焦點。

為甚麼ESG應該是香港公司、投資者及其法律顧問頭等關注之事?本文列舉五個原因加以說明:

1. 港上市公司的匯報規定正在收緊

2019年就董事會在ESG事宜的角色和問責性諮詢市場意見之後,香港聯交所落實新建議,包括加強向上市發行人施加匯報規定、鼓勵就ESG披露資料尋求獨立驗證,以及縮短ESG匯報的時限。聯交所亦已制定指南資料,幫助董事培養ESG意識和專業知識。

聯交所的工作接二連三,未見放緩跡象,更於2021年4月展開另一輪諮詢,期望在可能情況下優化企業管治的規定,加強企業管治與ESG兩者之間的關係。提出的建議包括修訂《企業管治守則》,釐清董事會對ESG事宜和ESG風險應該具有管治權和監管權,也包括縮短刊發ESG報告的時限,使該報告與年報在同一時間刊發。如果建議通過,上市公司要符合《企業管治守則》的規定及保持報告質量,就必須事先計劃好時間和資源上的安排。

2. 建議修訂適用於基金經理的規定

2021年1月,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結束有關基金經理管理及披露氣候相關風險的諮詢。證監會建議修訂《基金經理操守準則》,加強四個範疇的要求:管治、投資管理、風險管理及披露,而管理資產達40億港元或以上的大型基金經理,須遵守額外的規定。雖然在本文撰寫當日,諮詢意見總結仍然有待公布,但是香港的基金經理應當開始考量證監會的建議對基金運作的潛在影響,以及他們須遵守的專業知識規定。

3. 來至於股東的壓力在增加

股東積極行動主義(shareholder activism)不是新現象,基金經理及其他投資者以往都有利用股權力量帶來改變。ESG給投資者另一渠道與公司共同處理氣候轉變及其他問題。最近有一個非常矚目的例子: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e Corp)是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會由12名成員組成,對沖基金Engine No. 1鑒於埃克森美孚近期財務表現差勁,成功獲得自己提名的三名董事被委任加入董事會。基金雖然只持有0.02%股份,但贏得大型機構投資者支持,其中包括貝萊德(BlackRock)在內。股東積極行動主義在香港一直很少見,一個罕有的本地例子是Elliott Management的一場與東亞銀行的鬥爭;然而,公司應當主動管理風險,檢視公司的ESG標準及常規,找出任何可以被外界攻擊的弱點。

4. ESG盡職調查在併購之中漸成趨 勢

我們注意到,潛在的收購者漸多把ESG元素融入盡職調查和決策之中,包括在倫理及反賄賂、環境監察、健康安全以及數據私穩等範疇。對於這個做法,私募股權投資公司、資產經理及大小企業各有本身的考慮,但不管怎樣,企業家如果考慮出售業務的話,就應當以整體上暢順並加快出售過程為目的,準備好應對相關問題,並且估量自己預先為ESG所做的工夫。

5. 投資者對綠色∕可持續融資的興

趣一直增加

有好幾項研究認為,ESG標準和財務表現間存在正向關係,標準越高,表現越好。因此,ESG攫住了投資者的目光,綠色債券和貸款在香港增長強勁,會德豐、朗廷酒店、領展、太古地產,等等,先後宣布港幣十億元計的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鈎貸款。此等需求會繼續推動借款人以可持續性為計量表現的尺度。另一方面,ESG表現差勁的公司有被關注ESG的投資者篩掉之虞。

前瞻

基於ESG引出的問題五花八門,上文只是按目前情況略作概述。ESG會是商業世界中長期持續的問題。無疑,對於現今的大小企業來說,尋找合用的專業知識,迎合監管機構、投資者和公眾與日俱增的期望,既是挑戰,也是機會,那些有本事在瞬息萬變的ESG領域中保持出色表現的公司,很可能發現這個本事已成為一種持久的競爭優勢。

Jurisdictions

符莎莉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符莎莉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