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法院案件和解會議指引(第二部分)– 一些備受關注的事

第二部分

在第一部分,我們述明《區域法院民事案件和解會議指引》的背景,提到一些規定。本文撰寫時,有一些事項備受關注。

無損權利的往來通訊文件/商議

按照《指引》(第10(d)及14(a)段),訴訟各方交付法庭考慮的「案件和解會議文件冊」之中,應當包含之前的無損權利往來通訊文件的複本。這規定雖然(表面上)不一定違反為和解而作出的通訊不被接納為證據這個原則,但是相當可能出乎訴訟各方的意料之外,因為他們,不管情況如何,從不預期討論內容會被披露給法庭人員知道。這個規定的法律理據現時未有詳細解說,因此極不明確。現時似乎是以為訴訟各方應可放心,因為案件和解會議是在無損權利的基礎上進行,而且法庭不會保留案件和解會議文件冊。

調解保密∕特權

正如之前提到,聆案官的角色是協助訴訟各方達成和解。《指引》沒有具體說明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應當為此採用甚麼方法,又或者他或她會接受甚麼訓練(如有)。

然而,《指引》的確使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有權檢視和評估「[之前]無損權利的商議過程……及調解過程」(第15(c)段)。現時未清楚這規定怎樣與「調解通訊」的保密相合,或是怎樣與「調解特權」相合,兩者對香港的調解制度很重要(是政府落力宣傳香港另類爭議解決及爭議解決地位的賣點)。

考慮提早商議時間(而不是專注在理據之上)的實際價值同樣未明確。正如任何有經驗的調解員所知道,調解要發揮果效,某些推動力必不可少,而且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任何商討時機的掌握;有了推動力,各方在心態上會覺得方法正確。舉例說,進行調解的時候,一方可以選擇私下與調解員分享某些資料,讓他或她在思量並建議有可能達成的和解選項時,加以考慮。可是,一方可以有非常充分的法律原因或策略原因,不願跟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分享相同的機密資料──聆案官大概(不過沒有講清楚)必須與另一方分享資料。這在案件和解會議怎有推動力可言?案件和解會議不是調解,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所履行的,不是調解員的職責。

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檢視無損權利材料的能力,以及考慮提早調解程序(各方沒有預先協定)的能力,甚至可能引起爭議(與原意剛好相反),對區域法院中的和解機會和調解機會產生不利影響。

訴訟各方出席案件和解會議及法律代表的權利

訴訟各方或其代表,以及訴訟各方的律師(如有),必須出席案件和解會議。然而,《指引》給予法庭廣泛酌情權以局限法律代表在案件和解會議的角色(第13及15(a)段),而且明確指示法律代表必須「能夠履行其促進和解的職責」。這些規定也許出乎香港許多執業者的意料之外。 

訟費

標準做法是,案件和解會議的訟費被當作為訟案的訟費(第17段)。但此無損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判定訟費的一般權力,以及(尤其是)他或她考慮「訴訟方在案件和解會議的行為」的權利。這帶出一個問題:訴訟方被懲罰,可能就只因為法庭認為該方無理拒絕考慮或接受和解建議。

前瞻

按照律師會2020年10月27日的通函(20-541(PA)),《指引》在2021年1月2日生效。顯然,《指引》的有關規定(例如,關乎法律代表的和無損權利通訊的規定)一直未獲律師會的相關委員會支持。 

律師會會長2020年10月23日去信會員,在信中評論說:

「……未有就《指引》徵詢本會意見,律師會相關的委員會未曾表態支持。由於若干關注事項已經提出,本會將會繼續加緊留意此事。」

建議參與區域法院民事爭議案的執業人員和案中訴訟人,最好繼續留意並及時瞭解相關事宜,以減少機會領略任何不願領略的意外感覺。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

RPC 合夥人

Allen先生擁有二十多年在亞太地區進行高價值而複雜的商業訴訟和仲裁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各種商業問題及糾紛方面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