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經營架構:從一個英國的角度來加以檢視

英國所實施的「另類經營架構」制度,讓獲得監管機關認可的機構可向客戶提供「保留法律服務」,並容許此等服務提供者由非律師人士來全部或部分擁有。因此,「保留法律服務」可以由私募股權公司或上市公司所全部或部分擁有的業務來提供。首批「另類經營架構」執照已於2012年春天發出。英國在2007年通過《法律服務法》時,人們普遍認為,這項在法律界進行的改革,將會成為英國法律服務提供發生重大變化的催化劑。然而, 正如本文所論述的,該法例實施後所產生的影響,並不如最初預期般震撼。

變革的範圍有限

許多律師事務所現時都實行了「另類經營架構」,讓不具律師資格的人士加入成為合夥人。此等舉措在大多數情況下,包括任命機構內部的財務總監(“CFO”)、營銷總監(“CMO”)、其他高層管理人員等成為合夥人,藉此認可他們對公司業務發展所作的貢獻,並賦予他們與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等同的地位,以及將其經濟利益,與公司其他合夥人的利益連繫起來。變革的幅度雖然顯著,但由於是循序漸進地進行,因此相關律師事務所的業務運作模式或產品提供,並沒有出現任何巨大變化。在某些情況下,律師事務所會聘請一些不具律師資格的專業人士,藉此拓寬或加深該機構所提供的客戶服務。在某些情況下,該等舉措是通過一個獨立的業務來實施(以此免除所需的「另類經營架構」認可,儘管當中一些相關業務是在「另類經營架構」之下)﹔而在其他情況下,稅務顧問等專業人士,已獲得律師事務所接納成為主要合夥人。同樣地,該等變革的程度雖然顯著,但所涉及的範圍卻相對有限。開展專業顧問服務的律師事務所,通常會將其重點放在金融財務領域上,但保險業的重要性現時正在日益提升,我們應當密切注視這一趨勢的發展,並注視律師事務所與其相關業務為其客戶所提供的服務,將會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影響。

私募股權投資者

隨著《法律服務法》的通過,一些私募股權投資者表達了他們對投資於律師事務所的興趣。 他們觀察到,在一個並非一體化的專業中擔任整合者的角色,並同時運用科技來提高其工作效率,當中確實存在重大機遇。此外, 律師事務所的高水平利潤,也是吸引他們的其中一項因素。然而,傳統的私人投資模式,是尋求每年獲得大約百分之二十的投資回報,並計劃在三至五年內離場。該等推動因素,加上律師較為保守的性格,使私募股權交易的成交宗數處於低水平。最早進行最大規模投資的,是Duke Street對Parabis所作的投資,而後者是一家專門協助人身傷害索賠工作的機構。然而,該項投資最後是失敗收場。Parabis在2015年底被接管,其資產也被出售,而 Duke Street則損失了大部分的投資。其他私募股權投資的金額,大多數是屬於偏低水平,而Duke Street/ Parabis所遭遇的經歷,也可能會嚇退一些原先以為法律服務行業,是其資金和技術投放之理想地方的私募股權公司。

「另類經營架構」合營

在較為專門的範疇,一些專門從事保險法業務的律師事務所,與其保險業界的客戶(例如RSA和「富通保險」(Ageas))組成了「另類經營架構」合營企業。這些合營企業將會如何發展,目前尚難有定論,但最大的可能是,該等發展將會是各項監管法規修改後的結果(其對人身傷害範疇的影響尤其顯著)。其他客戶(例如零售商和公用事業公司)是否也會成立此等「另類經營架構」合營企業, 以處理涉及金額較小的人身傷害索賠工作, 目前仍是未知之數,儘管迄今為止,仍然沒有任何公司作出有關公布。

律師事務所上市

對於上市公司來說, 情況也是好壞參半。Quindell是一家上市公司,專門從事人身傷害索賠工作以及相關業務。該公司收購了數家規模較小的律師事務所,但不幸的是,Quindell其後在財務與監管上遇到困難, 其大部分業務被出售給澳洲的上市律師事務所Slater & Gordon。但後來發現,Slater & Gordon收購Quindell的業務時是出價過高,以致其股價下跌了超過95%,並須與其債權人 就銀行融資安排重新進行商討,而Slater & Gordon也需要在英國重組其業務。

一個較為愉快的上市公司收購例子,是2015年5月在「倫敦另類投資市場」 (AIM) 上市的Gateley (Holdings) Plc。一直以來, 該公司都能夠在一個異常波動的證券市場環境中,維持穩健的表現。在近期,該公司公布了一項小規模收購,那是英國的一家專門稅務優惠政策顧問公司,其資金包含部分現金及部分新發行股份。Gateley是一家提供適度全面服務的中上層律師事務所,而在截至2015年10月31日為止的6個月裡,Gateley共錄得2960萬英鎊的收入, 其稅前利潤則為290萬英鎊。該律師事務所的大部分合夥人成為了該上市公司的員工和股東,而其前合夥人則持有多數股權。在上市之時,Gateley設立了一系列機制, 使該等前合夥人能夠繼續留下來,在該機構服務至少三至五年時間。

當時人們預期,其他一些律師事務所也可能會計劃申請上市。然而,在過去一年間,證券市場十分波動,人身傷害索賠的市場亦出現變化,而此類交易的構建又相當複雜。這種種情況均意味著,迄今為止,Gateley依然是英國唯一一家的上市律師事務所,而其他許多律師事務所都在注視著它的發展。如果它能夠繼續維持其出色業績表現,其他律師事務所便有可能會爭相仿效。

零售商的有限參與

當《法律服務法》通過時,好些人戲稱它為「樂購法」﹔即是說,零售商將會以其售賣玉米片的方式來提供法律服務,並安排律師坐在超級市場的通道上,向顧客提供法律意見。事實上,隨了Co-operative 之外,現時並沒有任何其他大型零售商或零售品牌試圖在法律服務市場中分一杯羹。Co-operative為其法律服務提供,訂定了各項重大計劃,當中包括一系列以消費者市場為對象的產品,例如物業轉易、遺囑認證等(Co-operative是一個主要的英國葬禮服務提供者)。然而,該等計劃卻被Co-operative Bank的償債能力問題,以及其主席牽涉其中的一單醜聞所窒礙,以致Co-operative Bank的大部分股權落在私募股權公司手中, 而它的零售業務部門也遭遇重大困難(與英國大多數主要零售商的情況一般)。在雙重打擊下,Co-operative的法律業務發展因此放緩。雖然Co-operative在近期遇到相當多的麻煩,但它依然是一個頗受 歡迎的零售品牌,而即使它目前的影響力只是非常有限,但在法律服務提供方面, 其實力依然不容忽視。

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法律服務領域中的重要新進成員,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安永、畢馬威、普華永道的法律部門,已分別領取了「另類經營架構」執照(德勤並沒有領取英國的執照,但它現時正在開拓其國際法律業務)。規模、客戶聯繫、投資於資訊科技方面的能力等因素,均有助它們爭取重大的市場優勢。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中最大規模的三家,其於2015年在全球所賺取的收入,超過全球100家最大型律師事務所的收入總和。安永及普華永道均曾公開表示,它們預期到了2020年,其在全球賺取的法律相關收入將會達到10億美元。如果它們能夠按其原來發展計劃(特別是假如它們能夠結合其業務中的其他部分)提供「合併解決方案」, 那麼它們將不僅在英國,而且也將會在全球許多法律市場,形成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

創新與競爭

制訂《法律服務法》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為了鼓勵在法律服務領域引入創新、競爭、以及新的服務交付模式。現時已經有若干新模式面世,並獲發給「另類經營架構」執照,當中包括Legal Zoom ( 一家在美國成立的企業,而它主要是透過互聯網為其客戶—尤其是規模較小的企業—提供一系列法律文件和法律意見服務) 及Riverview(一個虛擬法律服務提供者)。此外,其他透過資訊科技及互聯網來推展的發展項目也正在浮現。該等企業中,有一些正在迅速增長,但由於它們的基數較低,所以對法律領域所產生的直接影響較為有限。然而,新模式的存在,將可促使更多英國律師事務所重新審視其自身的業務運作模式。一些英國律師事務所在倫敦以外的地方,又或是在其他國家設立成本較低的業務運作中心,而其他律師事務所則通過運用項目管理工具,以提升其自身的工作效率。此外,它們也發展了智能文件草擬工具及網上培訓單元。另一方面, 律師事務所亦設定了更具靈活性的聘用模式,以校友及其他人才資源來滿足其自身實際需要,又或是將其借調予客戶。此等趨勢,在2016年2月出版的Jomati report 中所載的Re-engineering Legal Services報告裡,有更詳細的論述(律師事務所如欲閱 讀這份報告,可與作者聯繫)。因此,「另類經營架構」對法律專業所產生的直接影響,雖然可能只是有限,但它促使律師事務所檢視自身的業務運作模式,及對競爭激烈的法 律服務市場採取應對策略。

許多新的「另類經營架構」模式,旨在為客戶提供穩定的價格,及/或較低的服務交付成本。這對於較為「虛擬」的法律服務提供者而言,情況更是如此,因為它們享有明顯較低及更具靈活性的成本基數。然而,正如上文所提及的,律師事務所也正在不斷嘗試及發展新的服務交付模式。如此,英國法律服務市場中的客戶壓力、成熟程度、生產能力過剩等問題,其在目前對定價所構成的影響,實較「另類經營架構」模式所產生的影響為大。

評估

雖然迄今為止,「另類經營架構」所產生的影響並非太大,而許多律師事務所也因此得以舒了一口氣,但它們絕不能掉以輕心。事實上,許多「另類經營架構」(尤其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所產生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律師事務所需要密切留意市場的發展,並審視其自身的業務運作模式,從而提高營運效率,並擴大和深化與重要客戶之間的業務關係。

很明顯,自《法律服務法》通過後,法律界原來預期面對的困境至今仍未出現,而全球經濟衰退,也改變了法律服務用戶的購買模式。律師事務所已就法律服務市場的增長放緩、競爭加劇、新服務交付模式的開發等問題制訂應對策略。

在一個創新與實驗時代,成功與失敗的經歷是無可避免的。儘管早期一些也許被誇大的「另類經營架構」模式,並沒有產生預期的作用,但這並不意味「另類經營架構」制度的施行已變得一敗塗地。在吸取了教訓後,新一代的「另類經營架構」將會更加嚴謹以及焦點更為集中。目前有證據顯示,新的「另類經營架構」(包括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將會挑戰傳統的業務運作模式,並將會開發和提供新的服務予其客戶。因此,在未來五年將會產生重大的變化。傳統的律師事務所若要取得市場份額,它們現時便需要制訂策略,以應付這批新加入的競爭者。但不管如何,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可預見的將來,無論是傳統律師事務所還是「另類經營架構」, 創新與變革對它們來說,都將會成為一項定律。

負責人,Jomati Consultants LLP

Tony Williams 是 Jomati Consultants LLP 的負責人,該公司是英國領先的國際管理諮詢公司,專攻法律界。 Jomati 的服務旨在支持律師事務所、 大律師事務所和企業內部法律部門解決一系列戰略問題。 在創立 Jomati Consultants 之前,Tony在高偉紳律師行擔任企業律師有 20 年之久,他離職前的職位是作為全球管理合夥人。2000 年, 他成為 Andersen Legal 的全球管理合夥人。2002年 10 月,他成立了 Jomati Consultants。 2012 年,Jomati 獲授予國際貿易企業的女王獎。2013 年,Tony 入選 National Law Journal 首届 50 位法律商業開拓者和先驅者名單,成為僅有的兩位非美國本土人士之一。Tony 是「法律大學」的客座教授, 同時也是律師監管局委員會的非執行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