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在外國同性玩偶[ 合 法] 結婚後才在香港同人結 婚,也算重婚嗎?

「重婚是多娶了妻。一夫一妻也是一樣。」

- Oscar Wild

引言

說某人有戀偶癖,指那人對無生命物體的感覺構成性吸引。很多人以孤立(自己)來對抗冠狀病毒病,2020年我們見到一段又一段由人類同無生命物體發展出來的關係。

2020年結束前一則新聞最能說明這種趨勢。哈薩克斯一名健身教練,Yuri Tolochko,成為國際新聞人物,因為他公開宣布愛上自己的性玩偶,更與「她」結為合法夫妻。據報婚禮依足婚嫁儀式舉行(有親戚朋友出席),有正式的結婚證書,「兩夫妻」也有蜜月旅行。

這宗婚事當然不是個別例子,過了不久,香港一名36歲男子亦向自己的性玩偶求婚,成為新聞人物,他說,跟人際關係相比,他更懂得處理自己與玩偶的關係。可是這種特別情況不容於香港,真人同玩偶的關係[此刻]在法律上不獲承認。

縱然如此,現在眾所周知的是,十年交替之際,憑空想像的締結關係已漸漸不是甚麼奇聞怪事。

婚姻法存在規定不一致的問題 – 司法管轄區不同,規則不同

根據《婚姻條例》(第181章)第40條,婚姻的意思局限於一男一女的關係。因此,香港法庭拒絕承認傳統以外的關係,例如同性婚姻。一如上文個案研究所示,人類同玩偶的關係在香港一樣不獲承認。

雖有如此規定,在香港,外國婚姻但凡符合以下三(3)項條件的,均可視為有效:

  1. 在香港以外,按照當地當時施行的法律而舉行婚禮或締結的婚姻(見《已婚者地位條例》(第182章)第2(2)條);
  2. 雙方必須擁有符合各自婚前居籍地法律所規定的結婚的行為能力,一般稱之為婚姻在要素上的有效性,或是一個人(符合對他或她本身具有約束力的法律)的結婚的行為能力(見Wong Zhong Lan-Xiang and Others v Frank Wong and Another [2003] 4 HKC 609);及
  3. 上述婚姻不得「與本庭的良知相牴觸,即使按照締結關係地法律(lex loci celebrationis)及各方的婚前居籍地法律屬有效亦然」。

簡言之,雖然有幾類婚姻在法律上不獲承認,不過其他地區的法律和習俗,只要與公共政策並無牴觸,香港還是尊重的。

似乎簡單來說,只要上述3項條件都符合了,那人就會被承認為已婚人士。

香港法律下甚麼是重婚?

重婚是刑事罪,指一方與某人結婚的同時,與另一人仍然是合法夫妻。根據《婚姻訴訟條例》(第179章)第20(1)條,重婚是使婚姻無效的理由。即使違法的一方已在另一司法管轄區進行離婚法律程序,法例依然適用。因此,離婚法律程序一日未完成,違法的一方在法律上依然是已婚人士,「新」一段婚姻亦告無效(見《婚姻訴訟條例》第20(1)(c)條)。

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第45條,重婚的人觸犯罪行,循公訴程序審訊後,可處監禁七年。

有一段不獲承認的締結關係的同時,另有一段獲承認的締結關係 – 這是重婚嗎?

目前的問題是,從技術上說,不依慣例的世俗結合在香港可能是不可登記的,但是嚴格說來,締結關係未有登記的有關各方依然是顯然的「已經結婚」。因此問題是,某人如果在外國合法地結婚(在香港,那段婚姻在法律上不獲承認)後,在香港同另一人結婚,該某人觸犯了《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5條所訂明的罪行嗎?

在香港的重婚案件中,很多被告的案情通常可追溯至一個共同的起點,具體說,就是那些人準備結婚前到婚姻登記處作出必要聲明的時候。很多時,聲明自己是「單身男子∕未婚女子」的人(其後被發現已經結婚,原先在海外已有一段(獲承認的或不獲承認的)關係)甚至可能發現自己還被控告作出「虛假聲明」。

由此說來,要安全地「再婚」但不用承擔被控重婚的風險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先解除在外國的那段婚姻(不論根據香港法律是有效的還是無效的)。

結論

不過,Yuri是娶他生命中的玩偶,情況不一樣。不變的事實是,與無生命物體締結的婚姻相當不可能說服法庭相信,所有涉案的有關各方必定有結婚的行為能力。畢竟,行為能力一般指婚姻的一方或雙方同意成為配偶的精神能力。沒有人工智能∕靈魂(這一點在此不作爭論),行為能力很難確立。因此,有關當局的結論相當可能是,原先根本不存在任何婚姻關係。

就此說來,與同性伴侶不一樣,同性伴侶現在享有繼承權賦予的保障(雖然不至於二人的婚姻獲登記),但是在香港法律下,Yuri的玩偶得不到這種保障,而且Yuri如果決定隨後在香港結婚,也不會在香港被控重婚。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