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知識產權署署長黃福來先生, JP

隨著香港大力發展知識型經濟,建立穩健而全面的知識產權制度越趨重要。

自 2019 年 3 月上任以來,香港知識產權署署長黃福來就領導部門朝這方面進發。黃先生告訴《香港律師》:「我對知識產權法,尤其在推動經濟和社會發展方面,深感興趣。擔任這個職位,我希望把我的政策觸覺、行政經驗和 法律教育背景結合起來。」不過,他並非一開始便從事這個領域。

公務員生涯

1990年,黃先生畢業於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後,便加入政府政務職系。他現在是一位資深公務員,曾在十多個政策局和部門服務,至2013年晉升至副秘書長職級。

他回憶道:「政務職系的招聘廣告吸引了我,因為政務主任獲描述為政府運作的關鍵人物,負責制定、實施政策和分配資源。他們需要具有廣闊視野、分析能力、高度公共服務意識和誠信。從事業發展來看,這些都很有意義。」

那個廣告沒有誇大。黃先生出任過的崗位,在經濟範疇蓋及前貿易署、創新科技署、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以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尤其是在創新科技署任職期間,他明白到擁有穩健的知識產權生態系統的重要性。

他說:「創新是經濟的動力。成功取決於如何將創新和研發的成果商品化和營利化,這可以通過知識產權貿易來促成,例如轉讓、授權、特許經營、合資、分拆和其他形式的合作。」

「知識產權制度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一環,《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支持香港利用知識產權保護和專業服務方面的優勢,成為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

他指出,香港在1873年已訂立商標法,甚至比英國更早,彰顯這種制度在商業社會的重要性,本地首個商標註冊就於1874年出現。

新的專利制度等

他形容2019年為「豐收年」,這很容易理解。2019年12月19日標誌著新專利制度生效,他說這是同事和前任署長們「多年來努力奠下堅實基礎」的成果。

2011至2012年間,政府成立諮詢委員會,以研究專利制度的發展,成員廣泛,包括來自知識產權和法律界、工業界、科研界、學術界和政府部門的代表,全都富有經驗。2013年,當局決定引入新的專利制度,於2016年修訂了有關條例,並於2019年落實。

新專利制度引入原授標準專利制度,優化現有的短期專利制度,並引入暫行監管措施,禁止在香港使用某些與專利從業人員資格有關並具混淆性或誤導性的名銜或描述。

他說:「為了推廣新制度的實施,我們努力不懈,舉辦了多場研討會和外展活動。我們要感謝無創性產前檢查的發明人盧煜明教授的鼎力支持,與我們合作拍攝了宣傳影片。」

黃先生現在的目標是令原授專利制度更切合專利註冊的需要,成為促進研發、創新(尤其是本地的創新科技發展) 的基礎建設一員,以及吸引投資到香港。

他說:「現屆政府在推動創新科技發展方面不遺餘力,已承擔投入超過1,000億港元。原授專利制度是整個格局的關鍵一環。」

「除了引入原授專利制度外,新專利制度亦優化了現有的短期專利制度,致力維護制度的完備,例如允許要求專利註冊處在批予短期專利後,對相關發明進行實質審查,並容許每項短期專利申請載有兩項獨立權利要求。」

儘管原授專利制度尚在起步階段,但似乎已頗受歡迎。他說:「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收到超過230個申請,我們正在處理。這些申請中約40%是本地申請,當中很多來自中小企,亦有不少申請是全球首發。很多申請人覺得直接在香港申請比較方便,以確保取得最先或最早的提交日期。」

「但現在要下任何定論仍言之尚早。」

當局亦於2019年提出法案,修訂《商標條例》(以符合加入馬德里體系的要求)和《版權條例》(以符合《馬拉喀什條約》的標準以便利印刷品閱讀障礙人士)。兩項法案已獲通過。

他補充說:「我們亦推出了一個新綜合電子系統,取代五個舊有系統,以改善和更新網上檢索系統和端到端知識產權註冊服務,並盡快令運作走上軌道。」

「我們還有很多工作需要貫徹進行。」

知識產權與疫情

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對商界的影響,他謹慎樂觀的態度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今年受疫情的陰霾籠罩,但黃先生對部門能夠通過科技和全體同事的努力,繼續為公眾提供服務,感到欣慰。除了盡可能保持暢順運作外,知識產權署亦在2020年9月為中小學推出校際網上知識產權問答比賽。

他說:「目前已有18,000多名學生參加比賽,與2018年第一屆比賽約有1,300名學生參加相比,進步很大。」此外,該部門還於2020年10月為「正版正貨承諾」計劃推出電視廣告,網上觀看次數已超過600,000。

部門也推出升級版的知識產權管理人員計劃,豐富了培訓項目,內容更深更廣,10月的首次線上培訓吸引了約135人參加。

政府更與香港貿易發展局及香港設計中心合辦年度旗艦活動「亞洲知識產權營商論壇」。第十屆論壇將於2020年12月在網上舉行,預計吸引全球數以千計的知識產權專業人士和商界領袖參加。

這些工作與知識產權署的使命息息相關,旨在提高知識產權意識和素養,這也是黃先生擔任這個職位的主要目標之一。

他說:「我虛心接任這個職位,承擔主管的重要職責,包括秉承知識產權署提供優質和迅速知識產權註冊服務的優良傳統、就知識產權制度有關的所有事宜向政府提供最佳意見,以及在社會上倡導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署 服務30年

2020年7月,知識產權署慶祝提供公共服務滿30年。

黃先生追溯歷史道:「知識產權署最初由當時的註冊總署分拆成立,同時自律政署接管了與版權有關的職能。1998年,部門成為政府在知識產權法律事務上的民事法律顧問。」

部門在成立後不久就開始創新局面,《集成電路的布圖設計(拓樸圖)條例》1994年頒布,是亞太地區首項此類法律。1997年,《註冊外觀設計條例》、《專利條例》和《版權條例》三項法例本地化,數年後又頒布了全新的《商標條例》。

90年代後期,公眾教育和社區拓展工作起動,該署開展「正版正貨承諾」計劃和「我承諾」行動。他說:「現在,超過6,700間商店(包括200多間網上商店)已參加『正版正貨承諾』計劃,『我承諾』行動的成員超過20,000名。不了解知識產權的人數從1999年的40%大幅下降到2018年的19%。」

自2015年以來,知識產權管理人員計劃和免費的知識產權諮詢服務一直協助香港企業,尤其是中小企,建立知識產權人力資源,並更好地管理和利用知識產權資產。

知識產權署的工作也越來越廣泛,與廣東省和澳門的知識產權部門已有悠久的合作歷史,同時亦與國際保持緊密聯繫。

他說:「我們是亞太經合組織知識產權專家組的成員之一,與其他經濟體成員攜手推動知識產權貿易和商品化。在雙邊層面,知識產權署也和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知識產權當局簽署了諒解備忘錄,以加強合作。」

展望未來

展望未來,黃先生認為香港的知識產權前景將更遠大,知識產權署亦然。他說:「香港的定位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原授專利制度適時趕上了未來經濟發展的需要。專利制度改革才剛剛開始,我們要發展得宜以滿足香港特定的需要。制度必須有效確保專利質素和嚴謹的知識產權保護,以鼓勵本地和外國企業進行研發投資。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持續技術協助下,我們必須逐步建立自身的實質審查能力,尤其是在我們可能具有專長或優勢的範疇。」

他相信推出原授專利制度已令香港躋身全球知識產權版圖。他說:「這令我們能追上發達經濟體及有志於通過創新來推動經濟增長的其他經濟體,他們都有自己的原授專利制度。」

黃先生對2021年已有計劃。當中涉及修訂《高等法院規則》和多條知識產權方面的附屬法例,以更新訴訟程序,因為公平而高效的法院訴訟,對於健全的知識產權制度至關重要。該署也會加大工作力度,與律政司合作草擬法則以修訂《商標規則》,從而符合馬德里體系的要求。《商標規則》的修訂,加上資訊科技的開發和其他籌備工作,將令香港最早能在2022年至2023年加入該國際商標註冊系統。

他說:「馬德里體系覆蓋的市場佔全球貿易80%以上。同時,我們還致力改善知識產權註冊服務和聆訊程序,以及進一步推動遙距聆訊。」

他預計部門會更多利用科技,以重塑運作模式,一項有關全面審視知識產權署資訊科技基礎架構和服務需求的研究正在進行,預期將於2021年完成。這將有助他們制定五年的科技規劃,包括探討在系統中使用人工智能輔助圖像檢索 - 現時在法定註冊紀錄冊中有45萬多個註冊商標。

與律師合作

黃先生感謝多年來多方人士給他和知識產權署的幫助。他說:「知識產權從業人士,尤其是律師,一直支持知識產權署的工作。其他持份者,例如商界、創科界和公眾,也有重大貢獻。」

他補充說:「知識產權署只有約30位知識產權律師和80多位知識產權審查主任。我們需要借助法律和知識產權界的專業知識和才能,並及時掌握最新動態,保持敏銳先覺。」

版權審裁處(由知識產權署提供支援服務)的成員包括獲任命的律師。審裁處於2019年12月作出了成立來首宗裁決,具有里程碑意義,該案始於2010年。黃先生就此感謝審裁處主席王桂壎先生和另外兩位律師成員的長期貢獻。

他鼓勵律師會會員繼續努力向社會各階層推廣提升知識產權素養。

他說:「我們感謝律師會的通力合作。律師會會員投身公益服務,為中小企提供免費的知識產權諮詢服務。律師會的知識產權委員會和其他知識產權從業員機構,一直鼎力支持本署支援知識產權貿易的措施。我們共同努力,定可『喚醒企業家的創新精神,也可喚醒創新者的企業精神。』」

他亦鼓勵法律專業人士繼續向知識產權署提供專業意見,以保持穩健、先進的知識產權制度,並為立法工作提供堅實的支持。

他說:「知識產權從業人士的意見,在知識產權政策事宜的諮詢,及進行立法工作以推動變革和改進方面,素來都是關鍵。專業人士的參與非常重要,我們希望與知識產權從業人士保持多年以來的建設性對話,取得他們的反饋,以提升我們的服務。

最後,我們歡迎有志於公共服務和對知識產權感興趣的律師加入我們的大家庭。我們每數年進行一次招聘。最近在2020年的招聘過程,非常具競爭性。我們也歡迎學生實習生和政府法律培訓生到部門實習和受訓。」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