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訪 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 郭榮鏗 議員

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議員郭榮鏗議員暢談他從法律界過渡到政界的過程, 以及作為法律界立法會代表的角色和當前的重點工作。

郭榮鏗議員連任兩屆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代表,本屆立法會開始至今已近一年,郭議員一直致力於各項法律和監管改革,對香港的仲裁制度以至司法系統發揮影響,以捍衛法治並加強香港律師在本地及外地發展為目標。

郭律師談及他早期的法律事業和過渡到政界的過程,闡釋其核心價值如何令他成為富有公民意識的律師和立法會議員。

法律事業

郭議員在法律學院升讀二年級時,並不清楚自己想成為事務律師還是大律師,所以他決定申請見習合約,並接受了Herbert Smith的聘用。完成香港大學PCLL課程後,他加入了該律師行的香港辦事處,在那裡工作了5年。

他說:「那是個正確的決定,因為該行有出色的培訓計劃和廣泛的實踐機會,讓年青律師探索。現在我都告訴法律學生,如果他們不知道自己想做大律師或事務律師,就應該考慮加入專業領域廣闊的律師行,在兩年的見習合約期探索不同的執業領域。我在見習期間輪流參與公司財務、保險、訴訟和仲裁團隊,並曾借調到倫敦6個月。這個經驗為我的法律和政治生涯奠定堅實基礎。見習時的經驗仍值得我在今天的工作借鑑。」

取得資格後,郭議員在Herbert Smith擔任事務律師3年後,才於2006年轉為大律師。在此期間,他曾處理一些複雜的商業糾紛,跟隨法律界一些最出色的執業者學習。他解釋:「作為大律師,這種經驗非常有啟發性。我覺得它對我當立法會議員的工作也很有幫助,當我處理執業發展相關的政策問題時,我能夠利用我對律師行內部運作的認識。這個背景的確令我對法律專業有更深入的了解。」

郭議員表示,決定轉任大律師,是因為他希望處理更廣泛的法律問題,如司法覆核和香港面臨的憲制挑戰。「我喜歡處理大型商業案件,但也開始對香港社會其他法律問題產生興趣。這推動我提供義務法律服務,在公共屋邨提供免費法律諮詢。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最後改變了我的長遠事業規劃。」

「當大律師令我在工作時間及接受工作類型方面有更大自由,亦令我能夠過渡到政界,在法律執業與履行公共事務職責之間取得平衡。」

過渡

他最初對政治的興趣,加上2003年夏天香港政治氣氛下出現了大型示威活動,令他有志從政。他在公共屋邨提供義務法律服務,亦令他接觸到多位具影響力的大律師和立法會議員,他們是公民運動中舉足輕重的人物,為他提供了發揮能量的渠道。這批律師後來組成了公民黨,並於2006年邀請郭議員加入成為創黨黨員。

掌握竅門

郭議員指出,學習政治有兩種方式: 「你可以加入政黨,或者投身政府。我通過加入公民黨,成為創黨黨員,學習到前線政治。我從一開始就接觸很多黨務,包括選舉和廣泛的政策及政治議題,學會了如何思考和就不同議題採取立場、如何提出論據,以及如何面對傳媒等。早年我也會去旁聽立法會會議,觀摩議員辯論。」

法律和政治是彼此的延伸,兩者息息相關。他續說:「我覺得法律背景有助我擔任立法會議員。例如,我在法庭上抗辯或進行談判時學到的技巧,也能學以致用。法律執業培養的技巧可以套用於政治工作。」

法律界功能界別

郭議員表示,作為法律界代表,他的兩個主要工作包括:一、捍衛法治和憲法,維護一國兩制,推動香港民主進展;二、鞏固香港的法治基礎,確保司法獨立,而司法機構有足夠的資源和人力,發展和推廣香港法律界在本地及海外的發展,跟進法律改革建議,爭取擴大法律援助和其他訴諸司法的問題。與其他議員一樣,他也關心一系列教育、環保、經濟等議題。

捍衛法治

郭議員回憶,捍衛香港法治最具挑戰性的事件之一,在他上任後不久發生。他說:「2014年中我仍是新議員,當時國務院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在本地和國際社會引起巨大爭議。我身為議員,必須採取堅定的立場。白皮書引起國際傳媒廣泛關注,似乎每個人都對白皮書對香港的意義和維護一國兩制感興趣。」

「這是我在政治生涯中的一個重要的成形經驗。公眾對法律界期望甚殷,期望我們堅定捍衛法治,維護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這是香港普通法制度的核心價值,令我們能夠維持世界頂級司法管轄區的地位。」

「有人可能會問:為何要向國際社會發表立場堅定的聲明?如果我們沒有這樣做,白皮書在未來就有機會成為事實。白皮書的立場損害我們建立的社會、法律制度和經驗價值。我們若要維護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有義務向北京和國際社會表明我們的立場,我們的意願是保持一國兩制以原本的方式運作。」

發展法律專業

郭議員的另一個核心責任,是發展香港的法律服務,確保法律跟上社會發展,讓法律界蓬勃發展。他說:「假如法律界不健康,發展不穩定,便會影響香港維持法治的能力。即使擁有世界上有最好的制度,如果律師未能發展其專業,年青律師也找不到工作,我們就會陷入衰退期。」

改革與新法例

郭議員現正與律師會合作,推動立即更新和改革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訟費評定收費率,該收費率自1997年以來一直沒有進行修訂。

他亦打算推動集體訴訟立法,進一步擴大法律援助,及推動上市改革等事宜,以改善香港的金融監管制度。

郭議員致力令香港法律跟上社會發展,及確保律師有可持續的工作機會,尤其對年青律師來說。他重點關注的領域包括加強香港的仲裁法律和服務,以及年青律師對新競爭制度的理解。

仲裁

為鞏固香港作位仲裁樞紐的地位,郭議員積極推動立法會通過若干仲裁相關法案,其中兩項已在6月中通過:一項涉及第三方資助,另一項涉及允許通過仲裁解決知識產權糾紛。

「我擔任第三方資助條例草案委員會的主席,法律界和社會均歡迎法例盡快通過,我以此為優先工作。」

「我也推動改善香港仲裁服務的推廣方式。例如,研究在前終審法院大樓設立新的仲裁中心,確保我們會繼續擁有一流的仲裁設施。」

郭議員希望,新法例配合先進設施,能使香港保持國際爭議解決中心的優勢。「我認為這能為法律界帶來更多工作機會。」

競爭法

郭議員指出,最近頒佈的跨行業競爭制度是年青律師可以從事的成熟領域。「我一直與競爭事務委員會合作,為年青律師設立工作計劃,去英國和澳洲學習競爭法和其他執業領域。該計劃正在進行中,供年青律師和大律師參加。為了保持競爭力,確保法律服務業可持續發展,我們必須繼續開發新的執業領域,使年青律師有機會投身其中。」

上市改革

郭議員亦密切參與推行多項金融監管改革。「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一流的監管制度非常重要。無論監管金融服務還是上市公司、銀行或保險公司,我們都需要確保所有人能夠在安全而平衡的監管環境中運作,從而加強香港對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

去年,立法會通過了《金融機構(處置機制)條例》,在主要金融機構發生崩潰的情況下,讓監管機構進行干預。展望未來,上市改革即將展開。他說:「香港政府和監管機構需要解決這個監管困局。上市改革對香港成為一流國際金融中心至關重要。」

「最近涉及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災,就證明了有迫切需要改革,根除一些監管不力的上市公司。我會繼續與證監會和金管局合作,解決這些問題。」

集體訴訟及其他法律改革

郭議員亦指出,他曾致力推動政府制定便利集體訴訟的法例。「我相信大多數人都知道,法律改革委員會已經建議在香港引入集體訴訟。這將讓香港能夠跟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發展,令市民更容易訴諸司法尋求公義。」郭議員正在研究的法律改革領域還包括企業拯救和債務重組、僱傭 和家庭法改革。

訴諸司法 

提供法律援助對維護法治至關重要,確保市民有訴諸司法的途徑。郭議員表示,他一直與法律援助署及政府合作,擴大法律援助的涵蓋範圍。

「法律援助輔助計劃的範圍已經擴大,財務上限在我任內亦已提高,覆蓋更多市民和案件類別。」

提供義務法律服務,是解決訴諸司法問題的另一個重要方向,也是郭議員渴望進一步發展的方面。他說:「我一直主張和努力設立更多的義務法律服務診所,擴大義務律師計劃。這非常重要,因為很多人面對法律問題和挑戰,但苦無法律意見。我希望律師會和大律師公會能夠在這方面多做工作。」

郭議員舉出法律監管機構可如何協助的例子。他解釋:「律師參與義務工作時是否受彌償保險覆蓋,這個很大的問號。就此,兩個監管機構可以幫忙釐清。我們應便利義務法律文化,令其能更蓬勃發展。」

雖然在解決目前在訴諸司法問題上,法律界確實能發揮作用,但最後仍需由政府建立更有效率、更相宜和更完善的法律制度,供普羅市民訴諸司法。

司法改革

郭議員的另一個重要工作方向,是確保香港司法系統有足夠的資源在21世紀的香港有效運作。「法官的工作繁重。我的工作是確保年度預算能提供足夠的資源,使他們能夠繼續運作高效和現代化的司法系統。」

作為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郭議員與司法機構討論各種政策問題,例如招聘更多法官的工作,以及就業條件及薪酬待遇等。高等法院法官的薪酬最近增加,以吸引更多人才加入司法機構。

郭議員亦在推動提高法官退休年齡。 「有才華、有經驗的法官,無理由必須在65歲退休。我們希望將高等法院法官的退休年齡,從65歲提高到70歲,終審法院法官的退休年齡,從70提高到75歲。司法機構今年將就此提交報告,希望藉此吸引更多業者加入司法機構,延長他們的職業生涯。」

「近年,我們看到有人對司法機構和個別法官作出無理攻擊。這些攻擊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捍衛司法是我的職責之一。」

展望未來

展望未來,郭議員希望所有黨派能夠攜手合作,令香港政治帶回更正面積極的方向。「我們需要解決立法會的一些僵局,以制定急需的改革。新政府必須帶頭,不能推行違反我們核心價值觀和基本法的政策。未來5至10年對香港十分重要,我們需要尋找方法,推動政改等議題,同時維護現行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上一代的任務是處理香港從殖民地過渡到特別行政區,而我們這一代的任務是保護這個制度,維護憲法和一國兩制。」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cynthia.claytor@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