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保留金的爭議納入裁決範圍

香港建議中的建造業付款保障法例背後的理由是:

1.   對良好的付款方式設定最低標準;
2.   防止付款方無理地延長付款期限;
3.   減少付款保障法例其他方面的影響,例如使「款到即付」規定無效;
4.   通過審裁迅速地解決爭議;
5.   支持和鼓勵合約鏈的有效現金流;

正如其他司法管轄區,審裁的範圍包括因付款請求而引起的爭議,無論是中期付款還是最終付款。進度付款通常包含已完成工作的價值和其他款項,例如保留金、估值產生的款項、索償和補充協議等。提出付款請求的一方應確保整個付款請求受付款保障法例的約束。

The Rintoul Group Limited v Far North District Council [2019] NZDC 7305一案中,The Council拒絕向Rintoul歸還合約訂明的保留金,稱維修工程是雙方合約所必需的。在其中一份合約中,The Council認為工程存在缺陷,而由於Rintoul沒有返回工地糾正缺陷,The Council不得不授權另一名承辦商糾正該工程缺陷,而有關費用超出了The Council持有的保留金。

儘管The Council沒有對2017年1月的付款請求提供付款時間表,但The Council指出,由於工程於2014年開展,但直至2017年,即3年後才提出付款要求,因此不存在現金流的問題。The Council辯稱,有關保留金的爭議必須通過仲裁解決。

法院裁定,根據William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 v Kings New Developments Limited (CRI-2007-070-001323),對保留金的考量有別於對其他進度付款考量。法院認為「鑑於工程完成與作出保留金付款請求相距的時間,顯然不存在現金流問題。」由於合約中已訂立仲裁協議,當事各方應將保留金爭議提交仲裁而不是審裁。

在擬議的香港法例中,審裁的範圍應明確避免裁決出現管轄權問題。根據加拿大的經驗, 安大略省付款保障的立法透過修訂《建築法》(前稱為《建築留置權法》)生效。安大略省《建築法》第II.1部分引入了中期審裁制度,其中第13.5條指定,合約的當事方可向另一方就以下任何事項進行審裁:

1.   合約規定的服務或材料的估價;
2.   根據合約付款,包括就更改訂單(無論已批准與否)或提議的更改訂單;
3.   根據「及時付款」條款未支付通知的爭議;
4.  「受託人抵銷」或「留置權抵銷」下保留的金額;
5.   支付暫欠款項;
6.   不支付暫欠款項;
7.   裁決雙方同意或規定的任何其他事項。

其中最有趣的是法例第四部分規定的支付暫欠款項。暫欠款項是指,擁有人保留合約或分包合約實際提供的服務或材料的價格總和的一個百分比,直至所有可針對暫欠款項的留置權均已到期或清償、解除或以其他方式根據法律規定解決。向工程提供服務或材料的人,會向該建築物擁有相等於該服務或材料價格的留置權。該留置權在向建築物提供服務或材料時即產生並生效。最後,建築物擁有人可能會在某些條件下拒絕支付部分或全部暫欠款項,這可能會引起爭議。由於留置權期限屆滿後,擁有人應支付暫欠款項,這類似於一般在施工期後需歸還的保留金。按理說,除非已明確包含在審裁範圍之內,否則供應商在該後期可能不會出現現金流問題,付款保障法例的適用性就會受到懷疑。

Jurisdictions

香港建造審裁司學會(HKICAd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