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家人的毛孩子

無論是在職業還是個人方面,每個人都相信第二次機會是寶貴的。我們都曾經因再次獲得一個新的機會而感恩,但如果你能賦予一個生命重生的機會呢?陳伊琳律師分享了她在領養動物方面的經驗,以及除了日常的快樂和挑戰之外, 領養動物的最終意義是給予毛孩子第二次機會。

現在的Mochi

領養與適應

陳律師第一次接觸領養動物是在她在海外學習時,她的家人從「愛護動物協會」領養了一隻3個月大的家貓。回到香港後,她第一次見到了Artemis,並得知這貓兒已經成為她父母的最愛。陳律師回憶說:「我仍然記得,當我第二年回家過暑假的時候,Artemis以為我是家裡新來的,因為她以前從未見過我。很自然地,她認為我是她的「後輩」,並開始對我發號施令!我當然需要適應家裡有新的寵物,但這是非常值得的。」因這個經歷,陳律師得以發掘貓兒的性格特點,這使她對動物領養產生了持續的興趣。之後,她的父母又領養了另一隻家貓,而多年後,陳律師和她的丈夫則領養了兩隻小兔子 – Mochi(糯米糍)和Doughy(奶醬多)。

陳律師自己收養第一隻兔子的經歷讓她記憶猶新。她回憶說:「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去「香港兔友協會」時,是一個安靜的下午。兔子是夜行性動物,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所以那時大多數兔子都在午後打盹,但Mochi卻很清醒,對有訪客非常興奮。牠真的在籠子裏站起來打招呼。在與Mochi相處了一段時間後,我們認為我們與Mochi很合得來,而且牠真的很想有個家!所以我們就去申請收養牠。」約四年後,由於知到兔子更喜歡有同伴陪伴,陳律師和她的丈夫決定再領養一隻。她分享道:「我們再次與「香港兔友協會」進行了預約,並很高興認識Doughy,牠的體型和品種與Mochi完全不同。Doughy是被牠的前主人遺棄在「香港兔友協會」門口的,牠有嚴重的肝病,需要做一個大手術。為了有更多的時間觀察牠的健康狀況,我們首先報名成為牠的寄養主人,這意味著牠將留在「香港兔友協會」,我們將為牠的醫療費用提供資金支持,但我們將有機會探望牠並與牠有密切互動。幾個月後,我們認為是時候帶牠回家了。Doughy和Mochi的關係非常好,現在是形影不離的。」

陳律師覺得她在領養動物方面的經驗對她來說非常有意義。這讓她可以給被遺棄或無家可歸的動物第二次機會,並親眼目睹它們的康復過程和痊癒。她解釋說:「你可以看到明顯的變化:牠們的情緒和健康得到改善,而且牠們最終會敞開心扉,能够重新建立對人類的信任。這是一個美妙的經歷。」陳律師幫助她的兩隻兔子克服了精神和身體的創傷。她說:「我的兩隻兔子在被帶入「香港兔友協會」之前都曾被遺棄。Mochi在剛和我們回家後具有攻擊性,不願意讓任何人接近它。牠對陌生人很謹慎,也很防備。Doughy患有身體疾病,不得不做了一次大手術。現在,牠們都已經康復了,並且喜歡任何人給牠們做按摩!能看到牠們的康復和轉變,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恩賜。」

今天,Mochi和Doughy都是陳律師的家庭的一部分,而前者甚至是她婚禮照片拍攝的一員。她回憶道:「我丈夫和我結婚時,我們讓Mochi也參與我們婚禮照片的拍攝。牠的毛色使牠看起來像是為這個場合穿上了禮服!」。她補充說:「另一個美好的回憶是,我們帶著Mochi參加了「香港兔友協會」舉辦的「兔子開放日」。在那次活動中,Mochi與牠的親生兒子團聚,後者當時已經被另一個善良的家庭領養。」陳律師認為,在她的生活中擁有牠們,使她成為一個更有耐心和細心的人。她解釋說:「由於兔子不會發聲,也不能表達不適,我必須密切觀察牠們的健康狀況,如果有不尋常的迹象,就要迅速採取行動。」

MochiDoughy的關係非常好,現在是形影不離的。

香港的動物領養

作為動物福利的堅定宣導者與支持者,陳律師對本港現有的法律的看法是--它們過時了,而且太寬鬆了。她解釋說:「例如,社會普遍認為對虐待動物的處罰過輕,與現今社會普遍期望的動物關愛的標準涵接不夠。將動物遺棄在街道、公園和其他不合適的地方應被視為一種虐待行為,因為這往往會導致動物遭受嚴重的傷害甚或死亡,但在現行法律下,遺棄行為很少受到懲罰。更新法律是造福香港動物的第一件事。」

話雖如此,鑒於執法上的困難,陳律師也認為,動物福利是一個廣泛的議題,單靠法律工具是無法解決問題的每一方面。她分享道:「例如,在香港,雖然動物繁殖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牌照制度的監管,但在繁殖和銷售寵物方面仍然存在著不道德的做法, 被傷害的不僅是被買賣的寵物,更重要的是那些被用來繁殖的動物。我曾親眼見過那些一生都被用來繁殖的貓,牠們的身體和精神都因此受到了持久的傷害--這些傷害往往是如此之深,以至於即使這些動物最終被領養,也無法修補過來。」陳律師認為,動物福利不應僅僅依靠法律和執法,而應是靠整個社會協調一致的努力。她補充說:「歸根結底,要提高公眾對支持寵物店和動物繁殖的潛在弊端的認識,並普及領養的理念。畢竟,領養的動物不是「二手貨」,而是和買來的動物一樣好,甚至更好。」在這方面,陳律師相當樂觀,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領養而不是購買寵物。她分享道:「甚至還有一個網絡標籤 -- #領養不購買(#adoptdontshop)。香港的動物領養機構的數量也在增加。我當然希望越來越多人選擇領養的趨勢將繼續維持。」

清除關於領養動物的常見誤解,也是普及動物領養的重要一環。在寵物店購買的幼年寵物常被認為更健康,更容易與人類建立關係 – 但陳律師認為,這兩點都不是真實的。她解釋說:「當你領養動物,你更有可能找到一個更健康的寵物,因為大多數的動物領養機構在動物的年紀够大之前都不允許領養。一些寵物店傾向於出售年齡很小的動物,因為牠們看起來更可愛,而且年輕的寵物有時會受到買家的青睞,認為牠們更容易與人類融合。但是,動物在太小的時候斷奶,可能會導致健康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在寵物被帶回家後的一段時間後才會顯現出來。在年齡較大時被收養的動物同樣能够與人類很好地建立關係 -- 我的兩隻兔子在被收養時都已經是成年,而牠們在被領養後很短的時間內也成功地與我們建立很好的關係。」她補充說:「去動物領養機構的另一個好處是,他們傾向對動物已有的健康問題持有更加透明的態度,所以你也會知道你得到的是什麼。」

讓領養成為生活態度

對於那些希望領養動物的人來說,花時間接觸和熟悉這些動物將是一個好的開始。陳律師認為,領養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雙向的過程,動物的可愛外表只是一個起點。最重要的是,寵物和寵物主人的性格都必須合拍。陳律師分享道:「香港有許多非政府組織和慈善機構提供領養的機會。我的建議是開始在這些非政府組織和慈善機構做義工-- 例如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Charity和香港動物基金。」除了習慣與被遺棄的動物相處,瞭解並能够持守對被領養動物的承諾也是至關重要的。她解釋說:「我認為,對於寵物--無論是買來的還是領養的--承諾是最重要的。家養的動物沒有很好的能力在失去照顧的情況下在城市環境中生存;而對於一些動物來說,如兔子,如果被遺棄,牠們的結局幾乎總是死亡。」她補充說:「寵物確實需要大量的關注、時間和金錢。對於忙碌的律師來說,能保證投入的時間可能是需要考慮的最重要因素。我每天都留出時間,在工作之前和之後,照顧我的兔子。這實際上幫助我管理我的時間,在工作和個人生活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

事實上,陳律師認為律師特別適合收養動物,因為他們傾向於注重細節和具有應用規則的能力。她解釋說:「當涉及到照顧寵物的方法和觀察它們的健康狀況時,這些能力是很有用的。」她認為,法律界可以通過以下方式來進一步參與到動物領養中:「與動物福利機構一起舉辦資訊發佈會,讓成員瞭解領養動物的來龍去脈;舉行非正式聚會,讓成員帶著他們的寵物,互相交流經驗;以及為那些有需要的慈善機構提供法律支援。」

陳律師回顧迄今為止的經歷,她確信一件事 -- 當你收養一隻寵物時,你實際上是被你的寵物選中並收養的人。我們可以選擇收養哪隻寵物,而寵物同樣也選擇了相信能帶牠走向美好生活的人。

Doughy 還在香港兔友協會時,我們作為寄養主人去看望了牠。

每隻被收養的兔子都會得到一張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