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建商及建築工地防蚊措施的最終明示

最近在HCMA597/2019一案中的判決(於2020年9月23日宣判)為建築業提供了重要指導,並確認了本作者一直認為的情況,即在法律上防止蚊子滋生所需的步驟和措施;以便在根據《公衆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第27(3)條提出的檢控中進行有效辯護。

檢控人員歷來都是以本作者參與的一宗稍有爭議的案件HKSAR v Kier Hong Kong Limited, HCMA 845/2006 為依據,該案的判決是:

「19. 即使該罪行屬嚴格法律責任,被告人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基於合理理由的誠實錯誤作為抗辯理由,但如果被禁止的情況是由於上訴人委托確保法律得到遵守的某人或某些人的疏忽作為或不作為而造成的,我信納這種抗辯理由是不存在的。」

遺憾的是,判決書中的「即使」部分並沒有確認該罪的狀況,而且該案還涉及到一個非常具體的事實判定。正如談及的由於個人失責造成,一旦承認,是法院一直不願意允許公司依靠的東西;即使它仍然可以作為辯護理由。

然而,本案提供了有助益的指導,並最終確認了迄今為止被誤解甚至忽視的關鍵問題。

所涉罪行是嚴格責任罪,適用普通法的抗辯理由現已明確:

「本罪屬於嚴格責任罪。審訊中的核心問題是上訴人在未遵守法律規定的情況下,是否基於合理理由提出了誠實及誤信的普通法抗辯理由」。(HCMA 597/2019案判決書第5段)

即使假設檢控官證明了犯罪的所有核心要素,然而,被告人仍有責任證明其所作所為符合法律及政府指引的要求。無論如何,控方不能坐視不管,只是簡單地提出發現幼蟲或蛹,便足以保證定罪;因為所有負責任的承包商或工地經營者都會採取滅蚊措施,並且可以隨時提供這種證據。

最後,重要的是,一家公司根據過去的行動、檢查、訪問和部署的規程,以及他們自己的發現,可能形成的意見或心態是非常重要的。為了形成對遵守規定的真誠信念,人們必須持有並能够證明該信念是如此,並為持有該種信念提供良好和充分的理由。關於這一點,判決書補充道:

「有無可爭議的證據顯示,上訴人確實有充分理由持有該真誠信念:他們正實行防蚊蟲滋生的水務管制措施,以及香港特區政府所公布的建議,已得到遵守及超越。裁判官沒有否定上訴人的信念。沒有證據顯示形成該信念的理由有任何瑕疵或不足。」(HCMA 597/2019號案判決書第35段)

本案的背景是,政府進行了幾十次全面合規的視察,承建商採取了廣泛的抑制措施,而控方自己的專家證人也承認,鑒於已知的幼蟲或蛹發育周期,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任何地點消除所有幼蟲或蛹。這是一個不可能的門檻;即使遵循政府的規程、建議及指導,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任何時候在露天場地創造「零幼蟲」或「零蛹」的情況。

最後,我們在法律方面有了一定的確定性和可預測性,而這一問題已經困擾審判法庭太久了。

大律師Adrian J. Halkes

Jurisdictions

公益服務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