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司法管轄

Chan Hon v. Bayer Healthcare Limited, Bayer Diagnostics Limited and Bayer Weimar GMBH Und Co. Kg [2020] HKCA 1090

2020年12月31日,上訴法院准許本案第二及第三被告的上訴,認定他們未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司法管轄。

在本案中,死者食用了分別由第一及第二被告分發和製造的藥丸。藥丸的原料由第三被告提供。第一被告為一間香港註冊公司。第二及第三被告均為德國公司。原告作為死者的遺產管理人,控告被告製造、分銷及/或導致在香港分銷這些藥丸的侵權行為造成損害,因而導致死者死亡。

在決定第二及第三被告是否受司法管轄時,張澤祐法官(在判詞中)表示,「問題的關鍵是[律師]在聆訊中的行為是否『完全明確』顯示無利害關係的第三方會得出第二及第三被告受司法管轄的結論」(見Chan Hon第 4.45 段)。

上訴庭法官裁定,「考慮到第二及第三被告實際上同意聆案官余敏奇給出的程序指示,該行為是不明確的」(另見Chan Hon第 4.45 段)。

基於這些理由,上訴法庭裁定法官在重新審理第二及第三被告的申請時,「在服從管轄權的問題上錯誤」(見Chan Hon第 4.46 段)。

在過去十多二十年,涉及司法管轄權挑戰的本地判決數量眾多,顯然外國訴訟人在涉及本地訴訟時,仍然面對受司法管轄的風險,而且往往幾乎是不被注意的。個別案件案情的複雜性、《高等法院規則》及《區域法院規則》第12號命令第8條規定的嚴格時間限制,以及規則的嚴格界限,均可能是司法管轄權不明顯的原因。

2021年及往後香港在大灣區

香港工業貿易署在2021年6月發表的貿易便覽顯示,香港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而2021年3月17日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亦指出,香港是全球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香港有望維持不斷發展的國際貿易和商業城市的地位。

作為中國內地的主要貿易夥伴,香港肯定會繼續通過增強其經濟作用和促進區內多個產業的擴展,對大灣區的發展發揮積極作用(如見香港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出版的大灣區刊物)。與此同時,根據中共中央印發的《法治社會建設實施綱要(2020-2025年)》,「法治是中國文明進步的重要標誌」,大灣區將繼續發展成為宜居、宜業、宜遊的理想地方。

顯然,香港法院將無可避免繼續審理涉及第12號命令第8條的民、商事爭議,數量甚至越來越多。

相當於接受管轄的行為

為避免落入受香港司法管轄的固有陷阱,外國訴訟人(或他們的律師)應非常警惕可能構成受香港司法管轄的行為。

向法院提出申請可能是一個容易掉入的陷阱。可能構成受管的行為包括申請訟費擔保(Shenzhen CTS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Co Ltd v Dajia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o Ltd [2017] HKEC 858)、抗辯書的送達(Chau Oi Fung [2014] HKEC 1828)、在香港接受法律程序送達(PT Krakatau Steel (Persero) v Mount Kerinci LLC [2009] 1 HKLRD 264)、申請剔除(B. Chainrai v Kushnir Family (Holdings) & Others [2019] HKCFI 2866及Winnitex Investment Co Ltd v Oxford Products (International) Ltd [2005] HKEC 44)等。為避免受司法管轄,正如各級法院法官所述,被告必須通過附信或在抗辯書的序言等,提供明確的權利保留(Miruvor Ltd v Panama-Globe Steamer Lines SA & Ors [2007] HKCA 49)。

但是,在某些情況下,訴訟人本可以通過提交程序申請(例如申請「限時履行的命令」),放棄挑戰司法管轄權的權利。在 B. Chainrai v Kushnir Family (Holdings) & Others, [2019] HKCFI 234一案中,聆案官Eliza Chang 認為,第三被告申請「限時履行的命令」,要求原告在7天內存檔及送達申索陳述書,否則申索將不予考慮,這個行為已受香港法院的司法管轄。在聆案官的聆訊中,她稱第三被告遵守或提出有關答辯程序的申請,即表示第三被告確實希望訴訟在香港審理。特委法官萬崇理資深大律師在聽取第三被告的重新申請後裁定,「限時履行的命令的申請,隨之而來的同意傳票……足以證明接受香港法院的司法管轄」(見B. Chainrai第64段的“2866”判決)。

在對方無法遵守特定指示後,「限時履行的命令」確實具有授予最後嘗試的效果。可以說,申請「限時履行的命令」的一方,可從該對方未能遵守「限時履行的命令」潛在後果中獲得救助。

熟悉民事訴訟程序的讀者應該知道,任何訴訟人在民事/商業訴訟中可提出許多類型的申請,「限時履行的命令」的申請只是其中之一。因此,根據Chainrai案中特委法官的意見,外國訴訟人及其律師必須非常小心,不要在訴訟中採取任何何相當於接受香港法院司法管轄的行動,不論是「限時履行的命令」申請,還是其他可能觸發接受司法管轄的救助。

特委法官萬崇理資深大律師的觀察與Robert Goff LJ法官在Astro Exito Navegacion SA v Hsu [1984] 1 Lloyds Rep 266一案的立場不謀而合,他認為自願受司法管轄的情況出現於:「若[一方]在訴訟程序中採取一個步驟,而在所有情況下都等同於承認法院對程序議題的申索有司法管轄權」。類似地,Third Case of Dicey案例(在《The Conflict of Laws》中稱為Dicey & Morris第43條規則)指出,「若[一方]確實對管轄權提出質疑,但仍繼續為案情辯護,或同意駁回申索及和交叉申索的命令,或缺席原訟庭程序但根據案情提出上訴」。雖然這些是英國判例,但可以看到,法院在豁免一方挑戰法院管轄權的權利時,方向的相似之處。

香港將繼續成為世界貿易樞紐和商業港口,而受司法管轄仍然是我們法律制度的核心特徵,故外國訴訟人和本地法律從業者均應注意第12號命令第8條的運作方式。

影響及結論

明確保留讓被告可稍後對管轄權提出異議(例如New Link Consultants Ltd v Air China [2005] 2 HKC 260)。此外,在Chan Hon案中,上訴法庭特別要求負責人身傷害案的法官和聆案官,要求外國當事人在中期問卷調查中表明,是否正考慮對管轄權提出質疑。

閱讀本文中提到的各個判決得出的明顯印象是,外國訴訟人(有時也包括本地訴訟人),很有機會避開在香港法院的訴訟,但他們往往因為自己的行為,不經意間地接受了管轄。

本文兩位作者均曾參與這個論點的訴訟(並幸運地為當事人勝訴)及/或研究了本文引用或提及的判決,希望分享這些判決中的司法智慧,提醒面對相同情況的同業和訴訟當事人,以免被第12號命令第8條規管,在本來可以避免受管轄的情況下,不得不在香港法院進行訴訟。 

Jurisdictions

黃麥朱律師行合夥人

除了管理1998 年成立的律師事務所外,黃律師的業務主要是民事及商業事務,包括訴訟和非訴訟事務,經常有困難的事實及/ 或法律問題,而且經常有相當大的緊迫性。黃律師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1989 年)、英格蘭及威爾士(1992 年)以及香港(1992 年)獲得律師資格。他也是澳大利亞註冊會計師協會的資深會員(1989 年為準會員,2010年為會員),並自2008 年起熱衷於在爭議解決中推廣調解。

黃麥朱律師行律師助理

在華威大學完成她的法學學士學位後,Tanya 在黃麥朱律師行做了一年的律師助理,然後在2021 年8 月開始她的法學專業證書課程。律師行的業務範圍廣泛,主要是民事和商業事務,在商業糾紛方面,Tanya 協助事務所的合夥人處理本地及跨境訴訟,代表廣泛的客戶,包括個人、教育機構、私募股權基金/ 合夥企業與跨國公司。Tanya 在現實生活的實踐中勤奮地積累著自己的法律知識和加強洞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