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律師執業模式

在新冠病毒疫情下,許多律師被迫在家工作,因而重新思考是否仍想在傳統律師行執業,或者考慮更靈活的模式是否適合自己和客戶。對很多人來說,遙距工作有解脫的感覺。科技運作良好,生產力得以保持,又避免了通勤的麻煩。相反,有些人覺得在家工作有不方便,缺乏與同事和客戶直接接觸,憂慮對年青同事的培訓和指導不足,以及工作與家庭生活之間沒有界限。

本文以2020年11月17日香港律師會的網上研討會為基礎,回顧了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建立令律師能夠以更靈活方式工作的各種模式。

新的模式或許會引起興趣,因為律師可按客戶的需要安排工作時間,而非必須在固定時間上班,避免了律師行常見的「扮工」文化。透過精簡業務結構,律師可以降低收費,同時獲取更高盈利。辦公室官僚主義和辦公室政治消失,也令人耳目一新,大大減少了客戶衝突的問題。

然而,這些新的模式並不適合所有人。有些律師享受與同事之間的友誼和互動。有些工作需要律師團隊之間的大量互動。有些律師需要大公司才能提供的財務保障,或者擔心有沒有能力獨自建立和維持可持續的客源。對一些客戶來說,知名律師行才能帶給他們安全感和信心。此外,獨自經營業務的行政和規管負擔可能很繁重。

第一個要考慮的問題是,律師是否只能在受規管的業務中運作。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有權進行某些「保留活動」,包括某些產權轉讓交易、訴訟行為以及獲取遺囑認證書。不在這些領域執業的律師,則不一定需要在受規管的業務中運作。事實上,律師可放棄其執業證書,前提是若使用律師的頭銜,則必須指明是非執業律師。然而,即使並非嚴格規定律師必須在受規管的業務中運作,但許多律師仍會選擇這樣做,因為這樣可為客戶提供更大的保證,是更「慣常」的執業方式。

若律師必須受到規管,傳統的做法是成立新的獨資經營律師行或有限公司。律師本人和法人實體均受律師監管局(SRA)監管,並必須投購專業彌償保險(獨資經營者每項彌償為200萬英鎊,有限公司每項彌償為300萬英鎊)。對小型律師行來說,保險費用可能是筆巨大開銷,保險費佔年收入高達10%的情況並不罕見。由律師負責所有行政、規管和合規事宜。

儘管獨資經營模式很普遍,但許多律師仍在尋找更靈活而行政負擔更少的執業模式。

許多律師加入了Lawyers on Demand或Axiom等組織,或由大型律師行運作的類似平台,如Allen & Overy的Peerpoint和Pinsent Masons的Vario。這些平台向律師提供機會,為該組織的客戶工作(或透過律師行的合約律師平台,提供為律師行工作的機會)。該等組織發起並協調工作,而律師則以商定的標準向組織收費,由組織負責規管和其他行政事宜。這種模式讓律師嘗試靈活工作安排,以決定哪種最適合自己。

對於擁有客源或有信心建立客源的律師而言,虛擬律師行可能是更合適的模式。它通常採用三種主要形式,第一種是傳統的虛擬律師行,具有傳統律師行的許多特徵,但通常很少通過實體場所來進行,多數律師在家或在客戶的地點工作,後勤服務的範圍縮小。這種律師行仍然是受規管的,可按其意願收取律師費,而且通常由內部提供合規、衝突和財務支援。

第二種主要的虛擬模式,是類似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大律師事務所的運作模式。律師從事法律工作,收取他們所產生的律師費收入的60-80%。事務所收費負責行政和規管事宜,包括衝突檢查、帳單、資訊科技、個人身分資料、洗錢檢查等。事務所由其經營的律師擁有,因此可成為傳統上受規管的律師行(合夥、有限責任合夥或有限公司),但若包括非律師,也可以是ABS的形式(替代業務結構)。在現代的事務所模式下,大多數律師在家中或在客戶的地點工作,從而將辦公空間最小化。行政支援的範圍或許比傳統律師行小,而且通常不會有傳統律師行金字塔模型的那種非合夥律師。

成員之間互相推薦工作,共同為客戶提供服務,可能會有財政獎勵。事實上,律師可以自由選擇專注於客戶和客戶工作,以獲取應得的費用。律師費的百分比通常明顯高於傳統律師行的利潤率。

第三種主要的虛擬模式,是由第三方擁有和營運的第三方模型。這種平台是ABS,律師以合約基礎加入,但通常沒有所有權權益。該模型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在倫敦證券交易所另類投資市場上市的Keystone Law (www.keystonelaw.com)。此類平台投資於一系列的資訊科技和專有技術系統,以提供精簡而高效的服務。它們還提供平台,讓律師按客戶需要進行協作和團隊合作。

事務所和第三方模式為律師提供具有成本效益的運作平台,同時提供一系列的後勤支援和規管服務。

英格蘭和威爾斯在2019年引入了另一種執業模式,稱為「自由身律師」,開放予執業最少三年的律師。自由身律師只能以自己的名義從事自僱工作(而非公司或有限責任合夥)。他們不能僱用其他法律人員,但可以提供保留法律服務。除了支付和代墊付費用,他們不得持有當事人的款項。

自由身律師必須購買「充足和適當」的專業彌償保險,但客戶必須注意,自由身律師不受獨資經營律師的特定保障要求規範。由於保險要求較寬鬆,保費亦可能比獨資經營的保費便宜得多。

自由身律師可採用合約行政支援服務,例如事務所模式或「辦公室管理」,但與客戶的合約必須以其個人名義簽訂。

儘管自由身律師要遵守SRA的規管要求,但保險要求較低,律師不得持有當事人款項,並且可提供保留法律服務,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為獨資經營者提供了較寬鬆的規管模式。由於這是個相對較新的概念,它的普遍度及由獨資經營轉為自由身律師的情況,仍有待觀察。

正如本文所述,對不想在傳統律師行工作的律師而言,現在有多種執業模式可供選擇。但是,不應忘記傳統律師行也正不斷變化,以吸引、挽留和激勵最優秀的人才。因此,現在大概總有一種適合大多數律師期望的執業模式。

Jurisdictions

負責人,Jomati Consultants LLP

Tony Williams 是 Jomati Consultants LLP 的負責人,該公司是英國領先的國際管理諮詢公司,專攻法律界。 Jomati 的服務旨在支持律師事務所、 大律師事務所和企業內部法律部門解決一系列戰略問題。 在創立 Jomati Consultants 之前,Tony在高偉紳律師行擔任企業律師有 20 年之久,他離職前的職位是作為全球管理合夥人。2000 年, 他成為 Andersen Legal 的全球管理合夥人。2002年 10 月,他成立了 Jomati Consultants。 2012 年,Jomati 獲授予國際貿易企業的女王獎。2013 年,Tony 入選 National Law Journal 首届 50 位法律商業開拓者和先驅者名單,成為僅有的兩位非美國本土人士之一。Tony 是「法律大學」的客座教授, 同時也是律師監管局委員會的非執行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