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運動,全民的運動

這是一項皇室成員、君主、大亨和體育愛好者參與的運動。馬球可以說是最古老的團隊運動之一,而的近律師行合夥人許揚律師則在香港大力提倡這項運動。

熱愛騎馬和打馬球的快感

許律師一向愛馬,青少年時曾參加羅湖馬術會(當時稱為羅湖軍營)的初級馬術課程。當時馬術會在電台賣廣告,由一名陸軍中士教授許律師及他的同學騎馬走路、小跑、慢跑和跳欄等,所有這些都被濃縮在六堂課中。

後來他往澳洲升學, 在Macquarie University 取得LLB, BEc (Finance) 學位,有機會嘗試野外策騎。此後不久,他返港執業。他說:「騎馬進入樹林,是融入大自然最佳方式之一。」

儘管偶爾會暫停一下,許律師堅持對馬術的興趣經歷二十年。直至母校聖保羅書院的校友舉辦了一次去泰國芭堤雅馬球及馬術俱樂部的馬球體驗之旅,令他對馬球產生了興趣。這項運動吸引許律師的原因是它結合了運動和他對馬的熱愛,而拓展社交則是錦上添花。

在該次旅程中,許律師結識了Gilt Chambers 的梁學源大律師,梁律師亦是法律界的馬球愛好者。梁律師少年時代開始在英國打馬球,後來成立了Hong Kong Polo Development (HKPD),而許律師現在是董事之一。

梁律師在2018 年招募了五名馬球愛好者組隊,他們之中有27 歲的飛機師,也有57 歲的商人。他們在北京、天津和曼谷等地訓練和玩馬球,許律師形容這些旅程「好玩,是很好的聯誼活動,就像學校旅行一樣」。小組從2018 年3 月開始,每月一次周末往天津訓練,七個月後參加了一項有四支球隊競逐的比賽。

許律師說:「沒有策騎經驗也可以學習馬球。」他有些隊友在開始玩馬球前從未騎過馬。馬球隊日漸壯大,也吸納了數位女騎手,是香港發展最快的馬球團體之一。他補充說:「馬球是男女皆宜的運動,所有年齡的男女都可以一起比賽。」

令許律師印象最深刻的比賽, 是2018 年在天津舉行、為期兩天的首屆香港馬球初級球員聯賽,他帶領的近律師行的馬球隊出賽。球隊進行了兩場比賽,觀眾、家人和朋友的歡呼,伴隨著奧運風格的進場儀式, 為比賽增添了樂趣。

比賽結束後,球隊一起喝酒和吃阿根廷燒烤慶祝,夢想著去以馬球、美酒、牛排、探戈和鄉村道路電單車而聞名的阿根廷打馬球這些許律師均想一一體驗。

馬球運動可追溯到公元前六世紀, 起源於現今的伊朗地區,是波斯國王的騎兵為戰役作準備的訓練方法之一。馬球於唐朝在中國盛行,據說詩人李白亦曾熱衷於馬球。

馬球運動於1860 年代由駐印度的軍官帶到英國,並在許多歐洲國家廣受歡迎。馬球愛好者丘吉爾曾說過:「馬球是一個人通往世界的門票。」

許律師說:「馬球馬匹全速奔跑時,速度可達時速55 公里,同時嘗試擊打網球大小的球, 這是駕駛法拉利也無法比擬的感覺。有人比喻馬球為在地震中打高爾夫球,我認為這個描述非常貼切。」

在香港推廣馬球

許律師亦表示,現在玩馬球相對能夠負擔。馬球運動員每場比賽都需要使用幾匹馬,但現在馬匹可供租用,擁有馬匹並非必須。他說,租用一匹馬在教練陪同下進行30 至40 分鐘的訓練,費用與在健身房請私人教練的費用差不多。所以,玩馬球並不像一般人所想那樣昂貴。

反而,香港缺乏設施和土地是發展馬球更大的障礙。

1960 年代石崗機場的馬球場地消失後,香港便沒有比賽設施,馬球運動員不得不去外地尋找場地。許律師通常會在周五下班後乘飛機去天津,進行整整兩天的訓練後,周一乘搭首班飛機返港。他指出,香港與曼谷之間有更多航班,去曼谷更加有彈性,在2019 年,他去了大約六至七次馬球練習。

他說:「新加坡面積較香港小,但有亞洲最古老的馬球俱樂部。2018 年新成立的Colts Polo 擁有一個小型競技場和12 匹馬,吸引了180 名學生, 是全球最大的學生群體。我們可以學習新加坡的模式[ 在香港的發展馬球],但首先我們需要吸引更多人學習和建立社群,這是HKPD的目標。」

他補充說:「我們要找到一小塊土地來建立馬球俱樂部,可能在大灣區, 北京和天津都有馬球俱樂部,沒有理由不能在這裡建立一個相同的俱樂部。」

另一個要克服的障礙,是馬匹的供應。許律師建議尋求香港賽馬會的支持,提供退役賽馬,重新訓練用作馬球馬匹。

HKPD 亦希望獲得政府認可,派出馬球隊代表香港參加亞洲盃。

全球疫情期間律師和體育迷的生活

律師工作繁忙,如何兼顧運動?許律師答:「早點起床。」

在新冠疫情之前,他的一天通常由早上6:45 開始,以避開交通擠塞,送兒子上學後,每周兩次在上班前去健身房。

疫情下被迫在家工作,令許律師得以放慢腳步,由於節省了往返辦公室的交通時間,有更多的閒暇時光。多出來的時間,他用來看書,Yuval Noah Harari 的《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在書單中脫穎而出。他說:「每個人都應該閱讀這本書,以更好地了解人類的本質和缺失。書中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什麼是快樂?」

許律師是的近律師行投資基金業務的創始律師之一,自從他在21 年前加入該行以來,團隊中專業人員人數從7 名增加到53 名。馬球球員需要時刻保持警惕,通過練習來預測風險,這與法律執業有共通之處。

他建議有興趣參與馬球運動者,要有冒險精神和團隊合作精神,保持良好體格、堅韌和積極態度,而這些技能與成功律師的特質也有關。他說:「只要擁有健全的身體和頭腦,有一件polo 恤,就應該學習馬球。歡迎有興趣者與我聯絡。」

除了馬球,許律師亦喜歡其他運動。高爾夫球是他與兒子一起經常參加的運動之一,兒子與香港青少年高爾夫球隊一起訓練。

他說:「能夠陪伴十幾歲的兒子,真是很好,現在他打高爾夫球打得比我好得多。我亦參與由基金行業的專業人士組成的MiB Golf,是通過愛好進行社交聯誼的好機會。」

他參與香港賽馬會其中一隊網球隊,在夏、冬季參加香港網球總會舉辦的晚間網球聯賽。

在疫情前,許律師每逢冬季會去兩次滑雪假期, 享受日本妙高的粉雪和意大利Dolomites 的風景和滑雪道。

他還繼續接受馬術盛裝舞步訓練, 兩年前接收了男保羅校友團體的四屆冠軍退役馬「保羅威威」,每周在香港賽馬會雙魚河鄉村會所策騎3 次,他加入該會所已有20 多年。

儘管因為疫情,政府禁止在公眾地方騎馬、打網球和高爾夫球,但許律師作為「保羅威威」的馬主,仍然能策騎該駒,有時騎著Ducati 電單車來探望牠。

許律師的私人教練還建議他每天深蹲和做100 個掌上壓,以保持上半身和核心力量。他有時還會在家附近的山路慢跑。他說:「現在的情況令人沮喪,希望疫情盡快過去,我們可以繼續進行馬球訓練。」

許律師是香港律師會的會員,負責的近律師行金融服務業務的中國團隊。 

在場地衝鋒

2019 香港初級球員聯賽

的近律師行馬球隊準備比賽

2020 年10 月香港馬術總會網上比賽中,保羅威威與許律師一起贏得的第一個襟獎

「男保羅校友團體」的現役馬保羅承傳於2020 年10 月4 日在沙田馬場舉行的第4班1,400 米賽事中的獲首勝。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