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欠動判決時應當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

原訟法庭最近於Alan Chung Wah Tang & Kan Lap Kee v Chung Chun Keung & Joint Group Investment Limited & Vicfont Company Limited [2021] HKCFI 369一案的判決指出,申請人在向法庭申請因對方的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欠動判決」)時,應當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使法庭能夠在沒有聽取訴訟雙方充份陳詞的情況下,也能恰當地評定批給濟助的法律依據。

申請人要求廢除一項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所作出的欠動判決。高浩文法官撮述廢除欠動判決的適用原則時,特別指出他發現申請人取得該欠動判決的方式不理想及發現申請人誤導法庭後的結果。

案情

公司A的共同及各別清盤人(「清盤人」)在高等法院展開訴訟。而訴訟的另一方為公司A的前董事及一間獲公司A轉讓物業的公司(「公司B」)。公司B及前董事因為欠缺行動而被判敗訴。判決內容包括以下兩項:

  1. 一項宣告令,宣告該名前董事的作為,違反他對公司A應負有的受託責任;
  2. 一項撤銷令,命令撤銷一宗物業買賣交易。

根據交易,公司A向公司B出售物業。該名前董事及公司B其後提出申請,要求法庭廢除欠動判決,另亦向法庭提出就訴訟抗辯的許可申請。除了這些法律程序外,還有與此相關的平行法律程序(「失當行為的訴訟」)。

法庭因被誤導而頒予的欠動判決

評定該前董事及公司B的申請時,法官高浩文發現自己被清盤人誤導,他敍述清盤人申請欠動判決的時候,使法庭留下以下印象:(一)失當行為的訴訟沒有發生過任何具有實質影響的事;(二)被告明顯不行動;(三)被告被指沒有有效的辯護理由,儘管他們當時只是保持緘默。

然而,根據申請人在申請廢除欠動判決時所提交的證據,高浩文法官發現,清盤人、該前董事及公司B在失當行為的訴訟中其實有提交實質證據。高浩文法官另指出,這「很清楚」(clearly)是雙方作出重大努力的結果。另外,失當行為的訴訟亦被指已進入「輪到清盤人採取行動」(the ball was in the Liquidators’ court)的階段,清盤人沒有主動解釋為何「改弦易轍」(the change in tack),也沒有解釋為何開展是項訴訟。

在這方面,高浩文法官指出:

「24. ……差不多可以說,倘若欠動判決申請的情況是一目瞭然,本席肯定會選擇行使酌情權,不批出宣告性質的濟助,而且肯定會完全拒絕批准此欠動判決的申請。」

他進一步指出:

「22. 也許嚴格來說,欠動判決的申請人確實沒有責任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無必要像(舉例說)凍結資產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的申請人般遵從披露要求。可是,本席完全認同高等法院暫委法官王鳴峰資深大律師在Sky Joy Investment Ltd v. Zheng Dunmu一案(未經彙報,HCA 395/2016,2017年8月16日)作出的言論,王鳴峰法官說,基於欠動判決申請的性質與單方面申請的性質相近,申請人應當全面及坦誠地披露一切不利於批給宣告性濟助的事宜,使法庭能夠在沒有聽取訴訟雙方充份陳詞的情況下,也能恰當地評定法律依據,從而批予相關濟助。」

結果

鑒於上述及其他的考慮,法庭把欠動判決廢除外,亦不就廢除該欠動判決的申請的訟費作出任何命令,訴訟雙方須各自支付自己的訟費。關於申請廢除法庭的判決時的訟費,如果犯錯的是被告,一般的慣例是由被告承擔。不過法庭在此案採取慣例以外的做法,因為「可以說,案中雙方都有犯錯」。

重要意義

基於上述判決,訴訟各方須要緊記在提出欠動判決申請時,應須符合的隱含規定—即必須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如高浩文法官所指出,欠動判決申請的性質跟單方面提出申請的性質相近,意味著申請人「理應」(ought to)全面及坦誠地披露不利於批給宣佈性質濟助的事宜。

凡取得欠動判決,但法庭發現申請人沒有向法庭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而誤導法庭,由敗訴方承擔相關訟費的慣例就可能不適用。

Jurisdictions

何敦律師行合夥人

何敦律師行法律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