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2021年10月

當疫情發生時,一些媒體分析家警告說,這將加速印刷雜誌的衰落。印刷出版物依賴於印刷商能夠印刷;發行商能夠在城市周圍運送雜誌;以及商店和攤位開放供人們購買或取閱出版物。疫情嚴重影響了這個鏈條的每一個部分。此外,許多媒體嚴重依賴廣告。在任何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廣告因被視為一種可酌情支配的支出,是其中一樣最先消失的東西。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律師》也將在未來至少12個月內轉為純數碼版本,本期是我們的最後一期印刷版。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裏,我們將密切關注讀者的反饋,並跟蹤數碼期刊的點選率 -- 如果復刊印刷版的理由充分,我們希望能夠在2022年底條件改善時進行復刊。儘管如此,能夠為本月的「封面專題」採訪《香港律師》編輯委員會主席王桂壎,是一種絕對的榮幸。沒有王律師,就沒有今天的雜誌,他的辛勤工作及貢獻是我個人非常感激的事情。

我們本月的第一個專題詳細介紹了有限合夥基金,為讀者提供了這一相對較新制度的主要啟示。鑑於中國委託公證人協會成立40週年,我們的第二篇專題報道對公證制度以及其未來的前景進行了深入的分析。10月是精神健康宣傳月,我們的第三個專題是一篇由兩部分組成的文章的第二部分,探討精神健康法庭的一個特別棘手的問題 – 即當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最大利益和他/她自己的願望(在失去精神能力之前)似乎並不一致的時候。

在我們的 「律師閒情 」欄目中,我們通過一位熱誠的書法練習者瞭解了中國書法這一最古老的藝術。我們的 「實務管理 」欄目就合夥人薪酬以及律師行如何衡量和獎勵開創(開創)客戶關係的合夥人和為客戶做工作(執行)的合夥人這一主題提供了寶貴建議。

我還想借此機會邀請讀者訂閱我們的電子報,因為有關《香港律師》的任何新聞或變化都會通過該報來傳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