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瑞祺(下稱「答辯人」), 前為羅瑞祺律師行(已結業的律師行)(下稱 「律師行」)的律師

 

  • 《律師帳目規則》第7、7(a)(iii)、10(1)、10(2)及10A(b)(ii)條(下稱《帳目規則》)
  • 《律師執業規則》第2(a)、(c)、(d)及(e)條(下稱《執業規則》)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8AA條 (下稱《執業者條例》)
  •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版(下稱《指引》)第7.01、7.02、9.03及14.02條原則

聆訊日期:2020年7月22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2020年12月7日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就答辯人的以下各項申訴裁斷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在未經當事人B授權的情況下,從律師行的當事人帳戶中向當事人A支付了屬當事人B的3,500,000.00美元,因而違反了《帳目規則》第7(a)(iii)條及《執業規則》第2(a)、(c)、(d)及(e)條。

第二項申訴

答辯人在 2011 年 7 月至 2012 年 9 月期間,沒有備存所需的妥為詳細記敍的簿冊及帳目,以顯示他所持有、收取或支付的當事人款項的所有交易,而答辯人亦沒有在交易日期後的 3 個工作天內,將他在 2011 年 7 月至 2012 年 9 月期間所持有、收取或支付的款項的所有交易記錄在當事人現金簿冊內,因而違反《帳目規則》第 10(1)及 10(2)條。

第三項申訴

答辯人在 2011 年 7 月至 2012 年 9 月期間,沒有備存所需的妥為詳細記敍的簿冊及帳目,以顯示他所持有、收取或支付的當事人款項的所有交易,而答辯人亦沒有在交易日期後的 3 個工作天內,將他在 2011 年 7 月至 2012 年 9 月期間所持有、收取或支付的款項的所有交易記錄在當事人現金簿冊內,因而違反《帳目規則》第 10(1)及 10(2)條。

第四項申訴

答辯人在2011年7月至2012年10月期間多次允許從律師行的當事人帳戶中提取的款項,超過了在該等帳戶當時持有款項的總額,因而違反了《帳目規則》第7條。

第五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為律師行擬備2011年7月1日至2012年10月31日期間的當事人帳戶的銀行對帳表,因而違反了《帳目規則》第10A(b)(ii)條。

第六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2012年1月1日至10月31日期間在當事人對帳表中,律師行當事人現金簿冊顯示的餘額與律師行對當事人分類表所顯示對當事人債務所有結餘額總數出現的差異,提供原因,因而違反了《帳目規則》第10A(b)(ii)條。

第七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遵從2012年11月15日的查閱通知,在規定時間內出示所需文件,因而違反了《執業者條例》第8AA條及《執業規則》第2(a)和(d)條。

第八項申訴

答辯人在當事人 B 及當事人 A 之間出現利益衝突時,沒有終止為當事人 A的委聘指示,因而違反了《指引》第9.03條原則及《執業規則》第 2(a)、(c)、(d)和(e)條。

第九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絕對坦率地向當事人B披露,答辯人在律師行代表當事人B進行的交易中持有個人利益,並使自己的利益與對當事人A的責任發生衝突,因而違反了《指引》第7.01及7.02條原則以及《執業規則》第2(a)、(c)、(d)和(e)條。

第十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履行其在2012年1月5日的信中的一項承諾,因而違反了《指引》第14.02條原則及《執業規則》第2(d)條。

審裁組命令:

就申訴1及10,將答辯人從律師登記冊上除名;
就申訴 2,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30,000.00 元;
就申訴 3,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5,000.00 元;
就申訴 4,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00,000.00元;
就申訴5,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0,000.00元;
就申訴 6,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0,000.00 元;
就申訴7,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60,000.00元;
就申訴 8,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30,000.00 元;
就申訴 9,對答辯人進行譴責,並罰款港幣 130,000.00 元;及
支付申請人,檢控員及審裁組書記的定額訟費。

代表:

檢控員博凱立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的Glenn Haley先生代表申請人香港律師會

答辯人缺席

審裁組書記姚定國先生

審裁組成員:

梁丙焄女士(主席)

余達文先生

李繩宗先生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