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最高法院在專業疏忽案檢視「違法行為」抗辯理由

背景

Stoffel & Co v Grondona [2020] UKSC 42案,一宗專業疏忽案,是自從英國最高法院在Patel v Mirza [2016] UKSC 42案作出里程碑判決以來,第一宗應用普通法基本原則處理「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的權威案例。

2016年以前,與違法行為有關的普通法已是相當明確,法庭應用在Tinsley v Milligan [1994] 1 AC 340案述明的「倚賴」測試法──即聲稱有「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的被告人,得證明申索人倚賴他或她的違法行為提出申索。隨着英國最高法院的大多數法官基於政策考慮,採用更靈活的方法後,情況有變。Mirza案列出三個準則,以此評定是否可以行為違法作為抗辯理由。法庭需要考慮:

(a) 被違反的禁制的根本目的,以及拒絕有關申索(准許以行為違法作為抗辯理由)是否會促進該目的;

(b) 可有任何其他相關公共政策因為有關申索被拒而受影響;及

(c) 拒絕該申索會否是對違法行為的相稱的回應。

Stoffel & Co v Grondona

在Stoffel & Co案,申索人向律師提出申索,事緣律師疏忽,沒有就一宗物業交易註冊轉讓和押記;英國法庭被要求考慮申索人是否可以成功申索。扼要地說,申索人從賣方那裡購入一個物業,同意使用她自己良好的信貸記錄取得物業按揭;她購入賣方的物業可以為對方籌到錢。有關交易似乎是「按揭欺詐」。律師代買方、貸方(有點奇怪)和賣方行事。律師(除了別的以外)沒有註冊有關轉讓和押記,因此賣方仍舊是註冊擁有人,貸款人沒有註冊權益。貸方針對申索人展開訴訟(追討沒有產權負擔的物業的價值),並向律師追討損害賠償。

律師疏忽一事不受爭議。可是,他們基於申索人的非法行為,提出「違法行為」抗辯理由。

原審判決作出之時,Mirza案還未作出最後判決,因此法庭是應用Tinsley案的「倚賴」測試法。法庭裁定申索人勝訴,拒絕律師的「違法行為」抗辯理由。雖然按揭貸款是藉不誠實的手段取得,但法庭認為申索人無須「倚賴」她的違法行為來提出申索。上訴法院應用Mirza案所概述以政策為基礎的處理方法,同樣不接納律師的抗辯理由。

英國的最高法院駁回律師的上訴,定論如下:

(a) 拒絕有關申索不會明顯加強法律所能給予承按人的保障。詐騙者似乎不特別想到申索人有可能被置於不能對律師追討民事賠償的處境。相反,判申索勝訴會加強所能給予承按人和公眾人士的保障;

(b) 有其他支持裁定申索得直的政策考慮。首先,物業轉易律師應當勤勉地履行合約責任,不容疏忽。第二,因為律師疏忽而蒙受損失的客戶應獲賠償。第三,儘管有詐騙行為,但轉讓協議已執行,申索人已取得衡平法權益,基於同一違法行為拒絕她的申索,(根據事實)在法律上說不通。

基於政策考慮支持拒納「違法行為」抗辯理由,法庭無需要考慮相稱性的問題(上文(c)點)。然而,最高法院認為(根據事實)拒絕有關申索並不相稱。舉例說,疏忽一事是在詐騙行為已完成和相關貸款已提出後才發生,詐騙行為不是疏忽一事的核心。

給專業人員的重點提要

「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產生的爭議過往一直難以處理。究其原因,大多是因為抗辯理由可以在多種不同並複雜的情況產生──舉例說,合約的、侵權的、復還的。雖然Stoffel & Co案的結果可能令律師和他們的保險人失望,但是「違法行為」抗辯理由的大門並未關上。在某些情況下,欺詐行為與指稱的專業疏忽之間的關係更為密切。

這些發展亦提醒律師:(i)要保持警覺,留心可有跡象顯示詐騙行為已在有關交易上留下污點;及(ii)獲聘用時(特別是有新客戶聘用時),細想怎樣保障自己免被指稱作出包含欺詐成分的失實陳述。

RPC 合夥人

Smyth & Co與RPC聯營 助理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