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毀被介入的律師事務所的檔案

「在不損害本條例第IIA部及本附表的條文的原則下,理事會可就處置或毀滅任何憑藉本段或第8段在其管有下的文件向原訟法庭申請作出命令。」《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附表2(「權力」),第7條第11款 。

發展

在最近的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v Tang [2020] HKCFI 2992一案中,高等法院確認,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附表2第7條第11款,高等法院可批准一項對被介入律師行的檔案進行「周而復始銷毀」的命令,即一項規定銷毀在命令日期準備銷毀的檔案的命令,以及根據(例如)適用的時效期限和任何文件保留協議隨後準備銷毀的檔案的命令。

Council of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v Tang 引用了 The Law Society (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2015] EWHC 166 (Ch)一案,該案根據Solicitors Act 1974 (England & Wales)附表1第II部第9(10)條的相同條文,容許發出「周而復始銷毀的命令」。 這兩個案例都有助於說明一些統籌安排方面的挑戰。

一些背景資料

對律師事務所或獨營執業者的介入是嚴重的問題。 只要粗略地翻閱一下香港律師會的通告及過去約五年來的各份個案報告,便可確定每年都有幾宗 介入個案。 律師會的權力是基於公眾利益,即保障公眾、當事人及業界的聲譽。

介入的主要理由載於該條例第 26A 條,而介入的權力可在未經法庭許可的情況下行使。 這 種 介入 並 不 涉 及 經 營 律 師 行 或 獨 營 執 業 者 的 業 務 , 而 是 實 際 上 , 該 等業 務 已 經 不 再 存 在 。

介入的費用可能很昂貴,而且似乎需要數年時間才能解決(例如,請參閱香港律師會年度財務報表中的 「規管費用儲備金」)。 除 非 法 庭 另 有 命 令 , 否 則 介入 的 費 用 須 由 律 師 行 或 獨 營 執業 者 支 付 , 作 為 對 香港律 師 會 理 事 會 的 債 項 ( 該 條 例 附 表 2 第 10 條 ) 。

款項歸屬香港律師會理事會

香港律師會介入的權力載於該條例附表2。 「當事人」及「信托」的款項以及律師事務所、律師或外地律師的 「律師事務所賬戶」中的款項,均由香港律師會理事會以信託方式為享有這些款項的人持有。

文件

律師事務所或獨營執業者所管有的所有文件,作為執業的一部分,將由香港律師會委任的介入代理人(實際上)接管。 介入代理人根據該條例附表 2 第 7 條管有檔案,可協助香港律師會及其介入代理人辨認(其中包括):

  • 對香港律師會理事會以信託形式持有的款項享有實益權利的人士;
  • 任何業權文件的正本或其他重要文件;
  • 款項的流向;及
  • 任何進一步的紀律事項或其他需要調查的事項。

造成介入費用的一個重要因素可能是檔案的數量,以及為其編制索引和確定原始文件的需要。 在介入期間,還可能需要大量的存儲費用。 最終,某些檔案(不包括擁有權和類似文件的原件)會到了可以銷毀的時候----例如,往往是在檔案結案後七年,即一般時效期,再加上一年(傳票的正常 「保質期」)。

RPC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