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海外大律師和訟辯律師「混合雙打」的最新情況

早前報導過(2021年2月份〈業界透視〉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最新情況(2020-21年)」),在Re Simpson QC一案,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批准申請人的申請,申請人在香港獲專案認許為大律師,不過,法庭同時亦拒絕免除慣有的條件,申請人因而得與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在這一次在同類之中屬首次的申請,申請人的法律代表要求免除該條件,好使申請人在法律程序中(申請人為這法律程序而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可以只與一名或以上訟辯律師一起出庭。

香港律師會(作為上訴案中的介入者一方)和申請人向上訴法庭提出申請,要求獲准上訴至終審法院,可是是項申請在2021年3月31日被駁回([2021] HKCA 450)。兩名上訴人已向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獲准上訴,本文撰寫時,那些申請預定於2021年7月14日進行聆訊。

與此同時,申請人是為了在某案法律程序的審訊中出庭而申請專案認許,該審訊預定於2021年6月28日展開(HCCL 9/2019),估計需時五十天左右──因此,不管申請人是否與訟辯律師一起出庭,到時他必須與一名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向上訴委員會提出的申請未能在審訊展開前進行聆訊,不過在Re Simpson QC案提出的爭議點,其重要性不應因此而有所減損。

觀乎Re Simpson QC案到目前為止的判決,向上訴委員會提出的申請,相當可能把重點放在某些有意思並且關乎公衆的重要性的論點之上──包括在這背景中,大律師和訟辯律師有甚麼分別(如果兩者是有分別的話),假定是有分別的,當以《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法院認許大律師的權力」)為依據,考慮專案認許申請的時候,這樣的一個分別又是否相關的考慮因素?

還有一個論點:專案認許的申請成功與否,取決於其本身的事實,但是終審法院極少(如果是曾經試過)有機會檢視「公眾利益」在此等申請中所包含的意思──相關法律原則已在Re Flesch QC [1999] 1 HKLRD 506這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中列明(稱為「Re Flesch QC案指南」)。公眾利益是最重要的,其中包括建立了穩健獨立的本地大律師行列。以現時情況來看,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在Re Simpson QC案作出的判決,(實際上)是禁止海外大律師只與一名訟辯律師出庭──然而,公眾利益亦關係到在本地形成一批人強勢壯的訟辯人(local advocates),其中包括訟辯律師。

Re Simpson QC案的終極上訴給終審法院機會去審視法律原則的發展,即是在香港目前情況下──打從Re Flesch QC案之後的一代,也是香港引入訟辯律師幾近十年之後──那些與專案認許申請相關的法律原則的發展。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Allen先生擁有二十多年在亞太地區進行高價值而複雜的商業訴訟和仲裁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各種商業問題及糾紛方面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