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交易所上市主管陳翊庭

好奇心帶領陳翊庭走過她職業生涯的無數曲折。

現任香港交易所上市主管陳翊庭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香港大學修畢法學學士(LLB)後,她留學美國哈佛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LL.M)。

自此起,她踏上了一條「非比尋常的道路」。

進出法律界

陳翊庭於1993年返港後,在的近律師行接受律師訓練。其後,她轉投Sullivan & Cromwell律師行,從事美國律師業務。能夠擁有兩地學歷,在90年代並不常見,而這亦使她可同時在紐約和香港兩地的辦事處工作。

然後,在2000年的夏天,她轉至一間投資銀行擔任股票資本市場銀行家。不過,當時正值行業的艱難時期。

她憶述:「我擔任股票資本市場銀行家三年,但我加入該投行時剛巧是2000年夏天,遇上了互聯網泡沬爆破。

我負責的亞太區(包括香港)交易逐漸萎縮,台灣是唯一仍有項目的市場。因此,從2000年到2002年期間,我去了很多次台灣,不斷往返港、台兩地。然後至2003年初,沙士來襲,市場進一步受到打擊。」

陳女士稱,到了2003年,她不得不「承認挫敗」,重返法律界執業。

她說:「幸運地,我順利找到了另一份工作,加入摩根士丹利擔任內部律師。雖然返回了法律界,但這並非私人執業。我當時負責投資銀行部門,同樣專注於資本市場。那個職位我做了大約三年。」

然後,又一個新機會出現了。

她說:「我於2007年加入香港交易所的上市部,成為上市科首次公開招股交易部主管(該部門現已更名為上市科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領導約60人的團隊負責審查首次公開招股(IPO)申請和相關政策。」

擔任該職位三年多後,陳翊庭再次轉任私人執業律師。

重返私人執業

陳女士說:「踏出法律界工作十年後,我又重返私人執業領域。於2010年12月,我加入了Davis Polk & Wardwell擔任其合夥人。我非常榮幸能協助他們開展香港法律業務。該律師行早於1993年已在香港設立辦事處,但僅從事美國法律業務。因此,我負責拓展其香港法律業務。」

她擔任了那個職位九年。

她自豪地說:「那是個很有滿足感的經歷,因為我建立了一個團隊。還記得我剛加入時,該辦事處只有約30名律師。直至我在2019年12月離開時,他們的律師人數已增至約一百名。」

對她來說,這段時期的經驗成為她職途上的里程碑,然後,她決定回到香港交易所。

「從零開始建立業務,在九年間培養一整代律師,這個經歷難能可貴。我仍然記得,當時一位初出茅廬的律師,現在已成為Davis Polk的合夥人。能夠見證著律師行和團隊的成長,為我帶來很大的滿足感。」

多事之秋

陳翊庭於2020年初再次加入香港交易所,這一年可說是幾經風浪。

上任後不久,她在倫敦過農曆新年時,收到一個公事上的緊急電話。

「我記得在拿起電話時要求在農曆新年要立即通話。顯然地,當時已有跡象顯示疫情會影響香港,所以會計界非常擔心,因為當時是他們審計的旺季,上市公司必須在3月底前公布業績。不過,由於有旅遊禁令和封關措施,他們無法派員工前往中國內地進行審計。因此,市場憂慮大約2,000間上市公司有可能無法完成審計工作。」

上市規則列明,不準時完成審計的後果包括暫停交易,這可能會對上市公司甚至整個金融市場造成巨大影響。

陳女士說:「我馬上意識到,我們必須提出解決方案。可幸的是,我們與證監會(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合作,又積極與持份者聯繫。上市科團隊致電聯繫大約1,800間可能受影響的上市公司,並向他們提供指引。」

陳女士和她的團隊提出了豁免安排,確保市場了解情況,儘管根據香港交易所常規規則下進行的審計也有可能不是百分百完成。

「同時,我們需要令市場明白,市場資訊的質素和透明度沒有因而受損。慶幸地,我們避過了一個重大危機。最終,只有少數公司因無法向市場提供足夠的財務資訊而被停牌。」

自此,陳女士必須時刻應對疫情帶來的種種變化和挑戰。

她解釋:「與其他許多公司一樣,我們必須安排在家工作,團隊分組運作等,以確保香港市場如常運作。即使在這些工作安排下,2020年對香港交易所來說仍然是豐收的一年,所有上市公司均在四波疫情中繼續交易。我們憑著強勁的適應力,以電話會議和科技與團隊保持緊密聯繫。回想起來,真的有點超現實。」

陳翊庭希望大家知道,市場上還有很多「好事」在發生。

她說:「當前有挑戰,也有機遇。我的建議是保持靈活、維持適應力,以及認真思考自己的做事方式。律師被訓練成要遵循先例,所以我們總會傾向參考並跟隨以往做法。只是,現在或許是我們擺脫這種模式、勇於挑戰自我的年代,嘗試找出更創新、更好、更有效的做事方式。」

新時代,新方式

她指出,法院已經作出了重大的調整和改變。

她說:「我知道今年法院接受遙距聆訊。我們上市科有負責紀律覆核的功能,由上市委員會成員和上市覆核委員會成員組成和負責。以往一切都親身進行,但現在我們已容許和安排進行網上聆訊。」

她認為現在是時候擁抱科技,隨機應變。

「你不能假設總是可以相同方式做事,對吧?以前,人們習慣坐飛機到外地與人見面、為項目進行盡職調查。現在,他們不能這樣做了,那是否就代表我們束手無策了?不是!你要發掘新方法去處理同一件事。」

畢竟,金融市場的巨輪如常轉動,尋找最佳應對方法、因時制宜,正是她在香港交易所的工作重點之一。

她解釋:「我們最近公布了FINI (Fast Interface for New Issuance)項目,旨在縮短IPO的資金結算週期。目前的結算週期是T+5。我們正在諮詢市場,看看是否可從T+5縮短至T+1。」

T是指首次公開招股定價的日期,而5則指股票開始交易前的市場交易日數。其他市場如紐約,正是採用T+1模式。

2014年,陳女士擔任香港金融發展局成員時,曾撰文建議進行有關改革。

「命運使然,看來我必須回來完成六年前自己提出的建議。」

展望未來

陳翊庭指出,對許多律師而言,2020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因為金融市場和經濟在年初都有所放緩。

她說:「我認為有些行業仍在努力復甦,但至少鄰近地區的資本市場仍然表現良好。」

陳女士說,她對市場前景「仍然非常樂觀」。

她說:「事實上,我認為2020年明確展示出香港市場的韌性,而且我們的適應力很強。因此,我相信2021年的勢頭將依然強勁。

據目前觀察,生物科技公司和中概股回港第二上市的誘因將更大。我認為,儘管地緣政治局勢緊張,但在這個形勢下,我期望2021年仍會是強勁的一年。」

長遠來看,她對未來市場前景更為樂觀,並說道:「香港顯然可把握中國內地的成功所帶來的機遇,從而發揮其獨特的作用。我認為,所有人都已經注意到內地復甦的步伐有多強勁,因此,我認為香港在未來十年仍然具有增長的潛力和動力。」

陳女士一直致力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力。

她說:「我們應該謹記香港的國際元素,並發揮這個優勢。我們處於有利的地理位置,扮演著連接中國與世界的角色。我認為這將是未來十年香港會繼續發揮的作用。」

她認為律師將會有很多機遇,尤其是年青一代的律師,因而建議:「他們應該保持好奇心,跟上時代的步伐。現在大灣區推出很多新措拖,他們應保持開放態度,認真看看有什麼機遇。

我的個人經歷很多時源於我的好奇心。例如,我好奇在美國執業是怎樣的呢?當投資銀行家、企業法律顧問或監管者又是怎樣的呢?所以,我認為,如果年青律師能保持開放的態度,就可以抓住機遇。」

在工餘時間,陳翊庭喜歡做陶器和烹飪來滿足她的好奇心。

在專業上,她認為資本市場將能夠為年青律師帶來刺激和專業滿足感。

「我相信邊做邊學。即使我已經工作了27年,但對於我的工作仍充滿新鮮感,並時有驚喜。」

她說,在法律學院所學到的,是一些必須的工作技能,以及持續進修的能力。

她說:「我們(律師)都會說,發現問題便找出解決方案。這是一種通用技巧,可以應用於所有情況。因此,只要不停學習,保持好奇心,便能一直走下去。」

 

Jurisdictions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
Gary Plowman S.C. Chambers

鄧樂勤資深大律師在紐西蘭執業後於1973年到香港加入律政署為檢察官。他然後在 1974年加入剛成立的廉政公署作為其內部法律顧問之一。 在1983 年,他加入香港置地有限公司作為集團法務經理,並於1990年被任命為Dow Chemical Pacific Limited的區域法律顧問。

Mr Duncan離開商界,於1998年加入大律師行業,在2004年被任命為資深大律師。 自此,他的執業發展多在刑事方面,重點是「白領」犯罪 。 他還在高等法院的多起民事/商業訴訟案件進行訴訟工作,並擔任仲裁員。 鄧樂勤資深大律師也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暫委法官。

負責人,Jomati Consultants LLP

Tony Williams 是 Jomati Consultants LLP 的負責人,該公司是英國領先的國際管理諮詢公司,專攻法律界。 Jomati 的服務旨在支持律師事務所、 大律師事務所和企業內部法律部門解決一系列戰略問題。 在創立 Jomati Consultants 之前,Tony在高偉紳律師行擔任企業律師有 20 年之久,他離職前的職位是作為全球管理合夥人。2000 年, 他成為 Andersen Legal 的全球管理合夥人。2002年 10 月,他成立了 Jomati Consultants。 2012 年,Jomati 獲授予國際貿易企業的女王獎。2013 年,Tony 入選 National Law Journal 首届 50 位法律商業開拓者和先驅者名單,成為僅有的兩位非美國本土人士之一。Tony 是「法律大學」的客座教授, 同時也是律師監管局委員會的非執行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