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仲裁: 蓬勃發展,持續完善

隨著某方面的事態發展,香港作為世界頂尖仲裁中心之一的聲譽最近備受關注,今年早前,《金融時報》一篇文章對香港的吸引力提出了質疑。然而,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律師、仲裁中心負責人和其他業內人士均表示,香港不僅仍然是公正、安全的仲裁地,且較以往更具吸引力,繼續蓬勃發展。

文:Sonali Khemka

亞歷克西•莫爾
國際商會國際仲裁院 院長

蘇紹聰
一邦國際網上仲調 主席(eBRAM)

王桂壎
華南 (香港) 國際仲裁院 執行主席

王皓成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 副秘書長
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 總法律顧問

過去數年,香港處於多事之秋,先有示威活動,後有新冠疫情和《國家安全法》(國安法)立法,同時又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有部份人士表示,香港正在失去作為商業爭議仲裁中心的吸引力,其中以《金融時報》題為《Companies consider writing Hong Kong out of legal contracts》(企業考慮將香港排除在法律合同之外)一文最引人注目。該文稱,律師接獲客戶查詢,「在金融中心進行業務,或與中國及其他亞洲的交易對方合資經營時,是否將香港排除在規管法律和仲裁條款之外。」

然而,香港仲裁界人士似乎並不同意該看法,統計數字也恰恰相反。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稱,出現爭議的國際當事方仍然信任香港,2020年提交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所有仲裁案件中,有72.3%是國際性的(即最少有一個當事方並非來自香港),而完全不涉及香港當事方的仲裁則佔31.8%。儘管出現政治動盪,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2020年仍接獲318宗仲裁案件,高於2019年接獲的仲裁案件宗數,是十年來最高的數字。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回應《金融時報》的文章時指,該文的「描述不全面」,她稱:「2020年7月至12月,即國安法實施後的六個月內,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接獲182宗新案件,較2019年同期增長了39%。」

國際投資者擔心,國安法立法將對涉及中國內地公司的案件產生不公平的影響,因為國安法將勾結外國實體定為刑事罪行,而該法的詮釋廣泛,可能會用於維護中國內地投資者的利益。然而,正如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副秘書長劉僑去年在《Conventus Law》發表的文章所說,「國安法針對四項具體而嚴重的罪行,干預香港仲裁程序的風險非常低。」事實上,若香港因任何政治動作而失去仲裁中心的地位,對中國內地沒有任何好處。「香港已是最大的IPO市場,加上美國敵視中國企業,促使這些企業來港第二上市,規模只會不斷擴大。香港成功擔當國際仲裁中心,關乎中國內地的切身利益。」

亦有新聞報導指,香港正面對外資撤走,但最近的事實和數據顯示情況並非如此。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在最近舉行的「為何香港無可替代」網絡研討會上解釋,「資本撤離香港的說法並不正確」。他說,他見證大量資金流入香港,而不是流出,除了在IPO和資本市場上擁有無可比擬的地位外,香港「是通向內地資本市場的唯一門戶」。香港擁有「具前瞻性的監管環境」和「公平和可預測的市場」。他補充說,香港還擁有「一流的法律、會計、合規、風險管理和稅務方面的能力」。

香港仲裁的優勢

香港被譽為國際仲裁中心,有賴其豐富的仲裁員資源、獨立的司法機構,以及雙語普通法管轄區的獨特地位。一邦國際網上仲調中心(eBRAM)主席蘇紹聰表示,香港另一些明顯優勢包括,香港是「首個採用用家友善的《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示範法》(UNCITRAL Model Law)作為仲裁程序法的亞洲司法管轄區」。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CIETAC)副秘書長兼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CMAC)總法律顧問王皓成解釋,這使得香港的仲裁法「支持仲裁、跟上時代、用者友善」。

國際商會(ICC)國際仲裁院院長亞歷克西.莫爾(Alexis Mourre)表示,隨著《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安排》)在2019年10月生效,以香港為仲裁地並由ICC等合格機構進行仲裁的當事方,可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是中國內地以外首個,也是唯一一個有此安排的司法管轄區。莫爾稱:「這使香港成為與中國內地相關仲裁的主要地點。《安排》生效以來廣受歡迎,中國與非中國的當事方均加以利用。」加上香港有完善的基礎設施、國際知名的仲裁機構(如ICC和CIETAC),以及本地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香港作為領先國際樞紐的地位,似乎得以保持。

對國際企業而言,進入中國市場可接觸數以十億購買力不斷上升的消費者。香港位處中國南端,往內地交通四通八達,與區內有著高度活躍的合作關係。然而,中國內地的業務運作方式與西方國家截然不同,因此外國公司通常依靠香港作為通往中國的門戶。同樣,在仲裁方面,莫爾指出,「香港是交易和爭議解決服務的國際法律中心,包括與中國內地相關的交易」。即使在法律領域,香港也是通往中國的門戶。王皓成認為:「香港特別適合進行涉及中國當事方的國際仲裁案件,因為香港被視為具有西方和東方特色的公正地點。最近的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讓合格的香港律師可在內地執業,意味著他們能夠在大灣區法院代表香港的公司。此外,新修訂的《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開放了更多內地的商業領域,為合資格的香港投資者提供更多優惠,保障他們的投資,並採取調解這個靈活、快捷和成本合理的有效機制,解決從中引發的爭議。」這些發展顯示了香港在與中國相關的仲裁案件中的獨特價值,而且隨著世界日趨意識到中國消費者可為企業帶來龐大收入,這種優勢在全球範圍內只會越來越明顯。

「香港特別適合進行涉及中國當事方的國際仲裁案件,因為香港被視為具有西方和東方特色的公正地點。」 – 王皓成,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

華南(香港)國際仲裁院(SCIA)執行主席王桂壎認為,「高超的專業水準、國際貿易經驗,以及與內地的緊密關係,使香港特別適合處理涉及內地當事方的國際和跨境商業和投資爭議。」他指出,除了中國內地,「對於國際投資者而言,香港一直並將繼續擔當中立而高效的仲裁地,處理諸如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地區的商業爭議。」

蘇紹聰認為,在執業領域和行業方面,香港特別適合「國際貿易、商品銷售、海事、國際投資、公司、銀行和金融以及建築」領域的案件。

「香港一直並將繼續擔當中立而高效的仲裁地,處理諸如大灣區和一帶一路地區的商業爭議。」 – 王桂壎,華南(香港)國際仲裁院

近期政治事件的影響

近期的政治動盪,令香港迅速成為國際的焦點,關注香港的民主制度。人們擔心香港的自治會被削弱,從而影響其法律體系,破壞其公平和中立,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仲裁機構的領導人有信心,最近的政治事件不會對香港的仲裁方式產生任何影響。蘇紹聰認為,這種恐懼與現實不符,因為「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實行獨立的普通法法律制度,司法機構鼓勵仲裁」。王皓成說,事實上,香港與內地的聯系令它成為「內地以外的唯一司法管轄區,作為仲裁地由仲裁機構進行仲裁程序時,當事方可向中國內地法院申請保全」。他補充說:「香港的法治仍然很健全,司法機構仍然高度獨立。香港領先仲裁中心的地位保持不變。」

莫爾補充,到目前為止,香港的仲裁沒有受到近期政治發展的影響,對商業爭議亦沒有影響。他說:「本地和國際執業者對司法機構的獨立和可靠性仍然充滿信心,司法機構對仲裁的高度支持,可期繼續保持下去。商界仍然相信香港是一個開放的國際中心,秉持司法獨立和正當程序的原則,並相信香港的獨特優勢不可替代。」

「本地和國際執業者對司法機構的獨立和可靠性仍然充滿信心,司法機構對仲裁的高度支持,可期繼續保持下去。」 – 莫爾,國際商會

事實上,據蘇紹聰說,越來越多的外國公司已經開始通過香港在中國內地和其他地區恢復經濟活動。他指出:「對香港法律服務(包括仲裁和調解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加。」
王皓成指出,儘管香港受理很多涉及中國內地當事方的案件,「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提交予CIETAC香港仲裁中心的仲裁中,有87.5%是國際仲裁,其中27.5%不涉及中國內地當事方。我們看到,2019年後案件數量和爭議金額均不斷增加」。

「對香港法律服務(包括仲裁和調解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加。」 – 蘇紹聰,一邦國際網上仲調中心

王皓成指出,儘管香港受理很多涉及中國內地當事方的案件,「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提交予CIETAC香港仲裁中心的仲裁中,有87.5%是國際仲裁,其中27.5%不涉及中國內地當事方。我們看到,2019年後案件數量和爭議金額均不斷增加」。

滿足國際仲裁的需要

隨著本地和國際當事方越來越依賴香港的仲裁服務,香港採取各種措施和進行改善,以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除了與中國內地達成協議外,仲裁領域的其他進展包括修訂《仲裁條例》,對知識產權案件進行了進一步澄清。王皓成說:「各方現在更有信心以仲裁作為解決[知識產權]爭議的工具。」

蘇紹聰說,其他符合國際仲裁需求的方法包括2019冠狀病毒病網上爭議解決計劃 (COVID-19 ODR Scheme),通過安全的ODR平台,為符合條件的當事方提供極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在線上解決爭議。」

同時,王桂壎認為,香港不遺餘力地繼續探索各種方式來增強其仲裁服務,並保持其仲裁國際焦點的地位。他指出:「香港特區政府及仲裁專業人員一直致力(i)對仲裁及相關領域進行定期的法律檢討和改革;(ii)更新和改善香港的仲裁法律環境;(iii)開展仲裁執業的協調研究和實踐,以符合國際標準;及(iv)為仲裁從業者制定和安排仲裁執業能力建設計劃和技術改進。」

蘇紹聰說,其他措施和進展包括,行政長官《2020年施政報告》已經確認法律科技發展的重要性。此外,「律政司正積極探索香港法律雲端服務的發展。這些有遠見的政策和措施,將增加香港對國際仲裁的吸引力。」

王皓成指出,在過去兩年,香港政府邀請了仲裁相關組織,例如CIETAC香港仲裁中心、eBRAM、CIArb和HKIArb,在位處香港商業中心區中環的法律樞紐開展業務,為用戶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王桂壎說,此外香港法律《仲裁條例》於2018年進行了修訂,容許第三方資助仲裁。他指出:「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20年12月建議引用與仲裁結果有關的收費架構。仲裁員亦可期待《2021年仲裁(修訂)條例草案》快將推出,該條例草案旨在澄清和改善《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補充安排》訂明的《安排》。」

香港作為長期的國際仲裁中心

憑著其成功的記錄和大量的發展和措施,香港穩守其主要仲裁熱點的地位就不足為奇了。蘇紹聰說:「香港擁有無可挑剔的商業環境和完善的法律制度。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香港被指定為國際法律服務和爭議解決服務中心。」香港面對政治動盪、貿易戰和疫情的同時,仍確保仲裁服務不會減少,而只會不斷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