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對不同關係的承認和對待

2019年6月,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連同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發表了一份報告,論及個人關係狀況對個人的法律權利和義務構成影響的香港法律和政策範疇。

平機會2016年的歧視條例檢討指出,香港與婚姻及家庭狀況有關的反歧視法例,只保障婚姻獲香港法律承認的人。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的報告,是以該等研究結果為基礎,對香港法例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全盤審視,辨識了處於異性婚姻關係中的人,與處於非傳統婚姻關係中的人(例如法定伴侶關係或同居關係(不論異性或同性),以及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締結的同性婚姻)彼此所獲的差別待遇。

除若干情況外,香港法律並不承認上述的非傳統婚姻關係,因此處於該等關係中的人士,不能享有異性配偶可享的權利。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發表的報告,名為《香港法律對不同關係的承認和對待》,舉出了超過100個基於關係狀況的差別待遇例子,並指出處於非傳統婚姻關係中的伴侶不能享有下述權利:

• 共同收養子女;

• 以一般家庭身份申請公共房屋;

• 享用生殖科技;

• 伴侶若在獄中去世,可即時獲得通知;

• 伴侶若未立遺囑去世,可繼承其遺產;

• 反對去世伴侶的軀體被移除作醫學研究或教育用途;以及

• 申請某些可減輕伴侶稅務負擔的免稅額和扣除額(例如已婚人士免稅額),而此等免稅額和扣除額現時只提供予異性配偶,同性已婚伴侶不能享有。

儘管差別待遇損害處於非傳統婚姻關係中的人的權利,但其所產生的影響並非僅止於此。政府不承認非傳統婚姻關係,亦令法例難以有效執行。例如,與市場失當行為有關的法例,旨在對向其親密有聯繫者披露某些資料的人士提出檢控。這些法例只承認異性配偶和視對方作為「公認配偶」並共同生活的同居者是親密有聯繫者,故違規者若處於同性關係,便難以對其作出懲處。另一種情況是,任何人在香港的上市公司持有百分之五的具表決權股份,便必須公開披露其異性配偶在此等股份中的權益和淡倉,但非婚姻伴侶(不論同性或異性)的權益和淡倉則毋須披露。因此,上市公司的股東、董事和行政總裁若處於非傳統婚姻關係,公眾人士便難以掌握他們在相關公司持有的權益,因而構成風險。

由於香港的社會觀念改變,因此人們越趨接受異性婚姻以外的關係的合法性,而選擇共同居住而不結婚的伴侶亦更被接納,以及會有越來越多支持為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雙性人提供反歧視保障。惟目前在香港,異性婚姻關係仍是唯一廣泛地獲法律承認的自願個人關係。

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香港管理合夥人劉詠桂律師評論:「我們期望這份報告能推動本地持份團體及其他機構討論特定法律範疇是否可自相關改革得益,以及如何進行有關改革。」

編者按:這是“Report Highlights Widespread Differential Treatment of Relationships in Hong Kong”一文的摘要。該文於2019年8月經《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及刊登於《香港律師》網頁。

Jurisdictions

Partner, Allen & Overy

Matt Bower is a partner in Allen & Overy's litigation and dispute resolution team in Hong Kong. Matt advises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d corporates in connection with internal and regulatory investigations as well as litigation before the High Courts in Hong Kong and England and Wales.  
 
Matt has substantial experience of advising clients on the conduct of regulatory investigations across Asia-Pacific, having advised on some of the most high profile benchmark investigations in the region concerning financial services conduct and competition issues and a number of investigations regarding the assessment of client suitability for financial produ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