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院拒絕探用「遙距聆訊」方式認許律師

摘要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肆虐,給香港社會帶來挑戰之際,司法機構政務處進行諮詢,收集關於在法律程序中更廣泛使用遙距聆訊的意見。在此背景下,業界──特別是實習導師,他們的實習生被暫時調到海外律師行繼續接受訓練的──應該對近月的So v The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21] HKCFI 617案感到興趣。該案申請人申請獲認許為律師後,一直在倫敦工作;他提出申請,要求使用視像會議設施來出席認許聆訊。原訟法庭不批准申請,雖然香港當時因應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已對由英國返港人士實施嚴格的旅遊限制。

背景

申請人2020年8月在一間國際律師行完成實習。2020年11月他前往英國,到該律師行的倫敦辦事處工作。此前,他申請獲認許為律師,認許申請預定於2021年3月20日進行聆訊,他似乎是打算返回香港出席聆訊的。可是,香港政府實施嚴格的旅遊限制,以致申請人如果想返回香港,必須在抵港前至少21天離開英國,抵港後亦須接受強制檢疫,檢疫時間同樣是21天。

在如斯情況下,申請人向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申請以下事宜:

  • 使用視像會議設施來出席他的認許申請的聆訊,如果沒有那些設施可供使用,則申請獲豁免出席聆訊;
  • 使用視像會議設施或以文件方式作出用以支持自己獲認許為律師的誓章,以及「在法院外」(outside of the court)簽署律師登記冊。

《認許及註冊規則》(第159B章)規則第13條(「豁免規則」)賦予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一種權力,「可以特別理由,並在他認為需要的條件下」豁免申請人,無須辦理規則所訂明的任何『正式手續』」。申請人提出申請時所依據的,就是這條豁免規則。無疑,親身出席認許申請的聆訊是平常做法,親身作出宗教式宣誓(或非宗教式宣誓)以支持申請及親身簽署律師登記冊,也同樣是平常做法。只是,那時情況不比平常。

必須注意的是,律師會對於是項申請的立場是中立的,律政司司長也沒有提出反對。然而,法院監察相關規則的應用及法律程序。

裁決

法院不批准申請。首先,法庭不肯定就規則第13條而言,出席聆訊,親身作出宗教式誓章(或非宗教式誓章)及簽署律師登記冊,是不是「正式手續」(解釋及有別於Fu v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案,HCMP 908/2008,2008年6月17日)。

其次,假定(可不是裁定)出席聆訊親自作出宗教式誓章(或非宗教式誓章)及簽署律師登記冊是「正式手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也只可以以「特別理由」授予豁免。法庭在第20段提到:

「認許律師,過程莊嚴,通常申請人必須親身出席聆訊。豁免不可輕易授予任何人。必須有有力的理由支持。」

返港一事似乎不曾有人相信過會對申請人造成極大不便的同時,申請人亦似乎承認他原本(到最後)是可以安排自己返回香港的。

前瞻

這宗明顯是時下非常關注的案件。申請人因為特別旅遊限制而落入困境,很多人同情他。然而,由於規則的字眼和精神,案件的結果並不出人意外。而且,即使假設法院的豁免權適用,申請人得跨過授予豁免的高門檻,才可說服到法院豁免他親身出席認許申請的聆訊。

除了就民事法律程序更廣泛使用視像會議設施徵詢意見之外,有關部門亦應考慮是否可以根據文件處理認許事宜──例如,在「沒有反對」及申請人選擇他的申請以文件方式處理的情況中,根據文件處理認許申請。不管怎樣,這次亦宜趁機考慮怎樣儘量縮短申請人完成實習和獲認許為律師的時間。現時未臻完善的是,由完成實習合約到正式獲認許並獲發執業證書,申請人有一段時間處於中間過渡狀態。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