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院撤銷香港會計師公會紀律委員會一項限制公布內容的命令

面對紀律處分的專業人員可能很想保護自己的法律地位和聲譽。他們經常問及的一個問題是,他們所面對的紀律處分是否可以不被公開。

香港原訟法庭最近在Registrar of HKICPA v Disciplinary Committee of HKICPA案撤銷一項由香港會計師公會紀律委員會(「委員會」)在一次紀律程序中所作出用以限制公布內容的命令。該命令限制向外公布兩名會計師在紀律處分程序中的懲罰(「限制公布的命令」)。

背景

上述會計師被投訴違反《專業會計師條例》(「《條例》」),沒有或忽略遵守、維持或以其他方式應用香港會計準則第39號,委員會裁定投訴成立,限制公布的命令包含於就此發出的紀律命令中。委員會說明與該兩名會計師違例有關的多個減輕處罰的情況,並決定作出限制公布的命令。

沒有任何一方申請以非公開形式聆訊違紀投訴,聆訊以公開形式進行。在聆訊期間,該兩名會計師認為,案件細節如果是用以教育業內人士的必要教材,就應該以「不記名」的方式公布。委員會沒有表示它可能頒令限制公布內容,註冊主任的代表亦就沒有處理這問題。

限制公布的命令只是禁止公布該兩名會計師被處以的懲罰,沒有禁止公布他們的身份;至於紀律命令和委員會的書面理由,由於實質內容就是那些懲罰,因此未經該兩名會計師同意,不得向外公布。

該兩名會計師針對紀律命令,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註冊主任則就限制公布的命令,提出交相上訴。上訴和交相上訴都被駁回。註冊主任其後取得申請司法覆核限制公布的命令的許可。

司法覆核

註冊主任指限制公布的命令不合法,因為該命令:

  • 違背公開公義的原則及《條例》的立法原意;及
  • 不合常理。

到了進行司法覆核聆訊時,兩名會計師就紀律命令向終審法院提出的上訴被判敗訴,最終同意委員會整份書面理由給向外公布。由於限制公布的命令維持有效及具有約束力,註冊主任憂慮這會樹立先例,將來會有會計師申請限制向外公布內容的命令,所以繼續提出司法覆核。委員會在司法覆核程序中採取中立立場。

判決

法庭認為,公開公義的原則適用於規管《條例》所指會計師專業的紀律程序。基於立法原意是維持公開公義及透明度,委員會應顧及並且充分重視有關原則。

由於下列原因,有關原則被認為「明顯」適用:

  • 《條例》第36(1A)條規定,在一般情況下,紀律程序須公開進行,但如委員會為達致公義而酌情不公開進行,則屬例外。
  • 會計師在社會擔當重要角色,得到公眾信任,委員會規管會計師時所行使的是半司法功能。紀律處分機制的作用是使專業人士向公眾交代,並受制於公眾監督,以確保整個專業聲譽無損。

因此:

  • 為了公眾利益着想,委員會所考慮的「達致公義」應包括公開公義的原則在內。
  • 委員會應緊記有關原則所獲立法機關給予的重要性,因為聆訊程序是預設為公開進行的,以確保程序透明。

法庭裁定,委員會在作出限制公布的命令時,未有考慮公開公義的原則。法庭亦認定,委員會的命令無論如何都不合常理,因為它只打算禁止公布該兩名會計師所受到的處罰,不是禁止公布他們的身份。基於這一點,法庭撤銷限制公布的命令。

啟示

在本案處理的是一項在香港會計師公會紀律程序中作出的命令,該命令限制了向外公布的內容。這似乎是第一宗與作出這些命令時適用的原則有關的案件。法庭清楚指出其傾向於維持公開公義。想阻止紀律裁決向外公布的會計師,可能到頭來會發現自己在打一場硬仗。

法庭歸結到「達致公義」,但是偏向維持公開公義並不表示法庭永遠不會批准限制公布內容的申請。專業人員會感到尷尬及專業聲譽會受到損害,但這些不是足以阻止公布的理由。

Jurisdictions: 

西盟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西盟斯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