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訴崔志偉

麥機智副庭長、上訴法庭法官 麥偉德、薛偉成
2020 年11 月24 日、12 月4 日

案情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經法官及陪審團的審訊,被一致裁定兩項販毒罪名成立。警方在被告人租住的單位外將被告人拘捕,並在他身上及該單位內搜獲毒品。被告人據稱於被拘捕後及在警誡下作出口頭承認,而被告人對此否認。 被告人聲稱他是被警方“誣陷”,而且更在其單位外和單位內、及其後在警署內被警察襲擊。在預審覆核階段, 法官被勸說無需就所指稱的口頭承認進行案中案程序。然而,基於被告人對警方所提出的指控及在審訊中所披露的事宜,促使辯方律師必須提出有關申請,並在被告人作供之時,於陪審團席前進行案中案程序。該申請獲法官批准。其後於陪審團不在場的情況下,就所指稱的口頭承認之可接納性作出了陳詞,法官並裁定該承認是在自願情況下作出。然而,法官在總結之前應如何就所指稱的口頭承認向陪審團作出Mushtaq指示,代表律師與法官之間並未就此進行討論。 被告人就其定罪向法庭尋求上訴許可,理由是(除其他外)法官並未就所指稱的口頭承認作出Mushtaq 指示。答辯人承認基於該項理由,有關定罪不能確立。

裁決:批予上訴許可、被告人上訴得直,並下令在另一法官席前,根據新的公訴書重審案件,理由如下:

  1. 倘若辯方所說的,實際上是指其並未作出任何承認,而即使被裁斷為曾經作出,其亦只是在不適當情況下作出,這便涉及自願性和可接納性的問題,而需要進行案中案程序。雙方原審代表律師皆未察覺相關司法典據的存在,且在預審覆核階段提出相反看法,這是在法律理解上犯錯。這一情況,可於結案陳詞時作出Mushtaq 指示來加以補救,但沒有如此實行。答辯人所作的承認屬適當作出(Thakoen Gwitsa Thaporn Thongjai v The Queen [1997] HKLRD 678、Cletus Timothy v The State [2000] 1 WLR 485、HKSAR v Pang Hiu San (2014) 17 HKCFAR 545 等案件適用)。(參看第23–27段)
  2. 在結案陳詞之前,法官與代表律師之間就應當給予陪審團的法律指示所作之討論,一般情況下應在每宗審訊進行之時,於法官及陪審團席前進行,以及應為有關討論的進行安排特定場合。若情況許可,可要求代表律師向法庭預先提交所建議的法律指示。第二,代表律師應當為進行該等討論作準備,並了解其在該等討論所表達的意見,在有關案件提出上訴時(如有),會受到上訴法庭的嚴格審視。第三,控方律師應該給法官提供一切協助,並必須反映於其在該等討論的積極主動參與中。第四,辯方律師必須確保其不單明確表達根據其尋求陪審團指示的爭議點、抗辯理由及交替性裁決,亦必須明確表達該些雖並非作為依據,但有可能會在證供中提出的事宜。控辯雙方律師皆必須謹慎地依循法官為陪審團所作的總結,從而使其能夠就任何可能發生的問題或錯誤,要求法官給予關注。(參看第28–33段)

就定罪提出上訴許可申請

本案乃被告人的上訴許可申請,以及就其被原訟法庭法官杜麗冰裁定販毒罪名成立而提出的上訴(參看 [2017] HKEC 2207)。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