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韓碩
Albert Wong J
2020年 12月14、23日

案情

被告人承認管有攻擊性武器,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違反《簡易治罪條例》(第228章)第17條,裁判官判處其四個月監禁。被告人被發現使用一把斧頭敲擊路邊的欄桿後,警方接獲通報前往調查。被告人被警方截停時,手上拿著一罐啤酒,而斧頭則放在他身旁的欄桿位置。被告人承認該把斧頭是作為自衛之用,保護他免受當他於清理路障時,與他發生衝突的暴亂份子之攻擊。裁判官以7個半月作為判刑起點,並基於被告人認罪而作出三分之一扣減,及基於他有極良好的背景和沒有犯罪紀錄,而獲得給予一個月的進一步減刑。被告人就判刑提出上訴,指裁判官:(i)在考慮被告人倘若被攻擊時使用該武器,及該武器可能被不知名人士取走時存在高風險,是屬於犯錯;(ii)將 HKSAR v Chan So Ching [2014] 2 HKLRD 224一案區分屬於犯錯;(iii)沒有整體考慮減刑及其他判刑選項;(iv)沒有充分考慮被告人感到受威脅的重要性;及(v)所採納的判刑起點是在原則上犯錯及/或明顯過重。

裁決:駁回上訴,理由如下: 

  1. 裁判官裁定被告人於感到有必要時使用該把斧頭並沒有犯錯,而裁判官評估與判刑有關的風險,有權顧及他所曾考慮的事宜。(參看第25、27段)
  2. 該罪行並沒有量刑標準,視乎每宗案件本身的事實及情況而定。刑責的確定,須考慮被告人的心態及與其有關的其他情況,而與其他案件的判刑進行比較有時會產生誤導(HKSAR v Chan So Ching [2014] 2 HKLRD 224、HKSAR v Chan Yiu Shing [2018] 1 HKLRD 968 等案件被考慮;HKSAR v Joof Saihou [2018] 3 HKLRD 456 一案適用)。(參看第14、22、31段)
  3. 在考慮此類性質之罪行的判刑時,必須顧及該特定案件的整體情況,而以下情況是經常相關:(i)該武器的性質及大小;(ii)它可能會造成的傷害;(iii)管有該武器的情況及意圖;(iv)武器的數量;及(v)如何管有該武器(它是否被收藏起來或是容易被使用)。(參看第36段)
  4. 有關罪行之訂立是屬於防範性質,因其意圖是防範公眾自行執法,在公眾地方使用暴力和攜帶攻擊性武器,而公眾必須被明確告知這項立法意圖。(參看第38-39段)
  5. 7個半月監禁這一判刑起點,是在該案件的情況下的合理判刑範圍內。大約總刑期40%的扣減,已充分反映了所有減刑因素。裁判官反對緩刑的決定是適當和正確的。基於該宗案件的嚴重性,假如只是判處社會服務令,將會過於寬大。裁判官所作的判刑,並沒有在原則上犯錯或明顯過重。 (R v Mark Andrew Brown (1981) 3 Cr App R (S) 294、Secretary for Justice v Lin Min Ying [2002] 2 HKLRD 823、HKSAR v Chou Yau-pun [2002] 4 HKC 309、HKSAR v Wan Ka Kit [2006] 3 HKLRD 9、Secretary for Justice v Wade Ian Francis (CAAR 1/2015, [2016] HKEC 307) 等案件被考慮)。(參看第40–41、46、51、53段)

就判刑提出上訴

此乃被告人就其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違反《簡易治罪條例》(第228章)第17條,裁判法院法官黄士翔所作之判刑而提出的上訴。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