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訴警務處處長

周家明法官
2020年4月17日、12月21日

案情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提出司法覆核,指警方沒有在公眾活動中為進行合法採訪工作的記者提供便利(而非妨礙),以及指警務處長沒有對連串相關行動缺失作出處理。記協要求法庭根據所提出的十三項聲明(記者聲明),以警方不當處理及妨礙記者工作之假定為基礎處理有關案件,並根據該假定來給予宣告性質的濟助。警務處長就該等指稱所持的立場是,有關事宜正在或將會在其他法律程序或審訊中作出調查。記協藉第86號表格要求法庭作出兩項宣告:第一項宣告是警方不合法地行事,沒有協助及在某些情況下嚴重妨礙記者在公眾活動中的採訪工作,違反《基本法》第27及28條和《人權法案》第3及16條;第二,宣告警務處長沒有或拒絕處理所提及的缺失,違反《基本法》第27條和《人權法案》第16條。其後,記協提出兩項替代性宣告:第一,宣告(i)警方有職責根據《基本法》第17條及《人權法案》第11條履行積極和消極責任,協助及不妨礙記者的合法採訪工作,並有責任就該等違反職責的指稱進行調查;及(ii)該等職責具體而言,包括在公眾活動中區分記者及參與者,確保記者的安全,及保護他們及其器材不受損害,並確保記者能夠完全自由及不受限制地報導一手消息;以及,第二,宣告(若記協所提出的情況屬實)警方確實在行動上,違反了其在《基本法》第17條及《人權法案》第16條下須協助而非妨礙記者進行合法採訪的職責。

裁決:駁回實質司法覆核申請,理由如下:

  1. 在本案件中,以“假定事實”作為導向並不可行亦不適當,因為(i)雙方並沒有就任何假定事實、或任何根據假定事實來確立的法律爭議點達成共識;(ii)記協甚至並未就假定事實作出任何陳述;(iii)單純以記者聲明作為假定事實並不適當,因為當中的某些指稱雖然也許並無爭議,但其他一些指稱可能會產生激烈爭議;(iv)所建議的做法,只具有輕微或甚至並無任何實際效用,因為警務人員倘若有如記協所指的那樣行事,他們便確實是不合法地行事,而這將會產生一個顯然重要的問題,就是該等指稱是否已經得到證實;以及(v)審理與事實有關的問題,須透過藉令狀開展的法律程序(R v Horseferry Road Magistrates‘ Court, ex parte Bennett (1993) 97 Cr App R 29、R (on the application of A) v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 [2004] EWHC 1585 (Admin)、R (on the application of Al-Haq)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Affairs [2009] EWHC 1910 (Admin)、Breyer Group Plc v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Climate Change [2015] 1 WLR 4559、R (Privacy International) v Investigatory Powers Tribunal [2020] AC 491 等案件被考慮)。 (參看第5–6、48段)
  2. 法庭的宣告即使並非絕對精準地作出,但也至少必須合理地明確。所建議作出的宣告,是否達至合理明確的要求,是判斷與程度上的問題,而記協要求作出的宣告乃屬欠妥。以無約制方式就法律責任作出宣告,而沒有識別有關責任可能面對的局限或約制,這將會具有誤導性。(參看第54–58段)

申請

此乃香港記者協會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指警方沒有在公眾活動中為進行合法採訪工作的記者提供便利(而非妨礙),以及指警務處長沒有對連串相關行動缺失作出處理,要求獲得宣告性質的濟助。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