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出時間 : JURU – 用於員工 索償、普通法人身傷害和死亡的智能法律工具

「我會得到多少錢?」「我會獲得多少索賠?」而硬幣的另一面是:「我應預算付多少錢?」自有律師以來,就有人提出這些問題。

與其浪費時間查法律報告,尋找可比的案例,預計可能的賠償金額(無可避免地有一定程度的人為失誤),不如更快地找到正確答案?騰出更多私人休閒時間,或更多工作時間,但這不是本欄的主題。

我記得香港的判決數碼化,可供網上搜索時,似乎是邁進了一大步。但這已是上世紀的事。人工智能、科技和電腦程式日新月異。那麼,為什麼還要花這麼長時間回答客戶的古老基本問題?

我不是IT專家。與大多數「資深」的人一樣,我經常要求女兒或Z世代教我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的新功能。

因此,《香港律師》的編輯確實向我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過去兩年為什麼花了無數私人時間來共同領導開發IT創新產品JURU? [https://www.thejuru.com/]

JURU是什麼?

JURU是香港首創,可協助律師和保險公司處理人身傷害、死亡和僱員補償的索賠、確定和整理相關先例及計算可能的補償金額。更重要的是,他們可以更快、更便宜地實現此目標,減少人為錯誤的機會。JURU的內置人工智能和自然語言程式,可大大減少律師所需的時間,令律師可更迅速地提供建議,幫助保險公司設置適當的準備金和方便結算。

主要的挑戰和教訓

將這種創新帶入生活,然後推向市場,完全出於愛。組成多元化的主題專家組,需要知識、實踐經驗和時間,和由不同背景和年齡組成的測試人員。

對我而言,作為全職律師,處理JURU需要良好的時間管理。你不能事事躬親,優先排序至關重要。它涉及一些艱難的選擇:如何分配辦公室以外的時間。對我來說,處理JURU的工作,意味著我不能向一直很喜歡的報紙專欄投稿,但我不會因為放棄有意義的慈善工作,例如,去年我們設立了一個慈善基金,為弱勢兒童舉辦各種慈善活動。我想這樣的工作給我帶來活力,而不是消耗能量。

與多元化的團隊一起工作,可確保能獲得許多有用而又不同的觀點,無論是系統背後的邏輯,還是確保系統易於使用。不同學科的專家一開始就無縫地互相理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創建JURU涉及向非律師解釋團隊的技術法律問題,幫助他們理解細微差異,以便編程和搜索功能能恰當地確解決問題。

同樣,IT團隊的反饋對我個人來說也很有趣。軟件發布後作出IT修補和錯誤修復很常見,但我堅持要一步到位(有人說是完美)。我們花了一年多時間在徹底測試和微調上。JURU處理了10,000多個實際案例,我才對現在高標準的JURU感到滿意。

到目前為止最難忘的時刻?

一定是我們首次對JURU進行測試時用戶的反應,那是開發和測試團隊以外真實的第一次反應。「嘩」、「為什麼不早點推出?」此起彼落,令所有時間和精神都值得了。

下一步是什麼?

JURU 1.0已經啟用,可按要求免費試用。團隊正在向更多律師行和保險公司展示JURU的功能,反應亦非常好。創新永遠不會停止,現在我們正在收集對JURU 2.0附加功能的要求,當然還要進行全面的持續測試。請繼續關注此欄!  

Dennis Ng、Kevin So 和梁寶儀

 

Jurisdictions: 

合夥人,梁寶儀劉正豪律師行有限法律責任合夥

梁女士是一名律師及調解員。她於 2004 年與劉正豪先生共同創立了梁寶儀劉正豪律師行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她的主要執業領域是保險。在執業期間,她處理了大量的保險事務,包括訴訟和非訴訟案件,並擔任保險市場許多核心參與者的小組律師。梁律師曾任區域法院暫委法官、《信報》 專欄作家,也是暢銷書 「The Legal Traps」的作 者。梁律師擁有香港大學的法學學士及劍橋大學的法學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