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 Chi Fu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21] 2 HKLRD 956, [2021] HKCFI 1208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李運騰
2021年3月12日、5月7日

案情

X就律政司司長的兩項撤回X所提出的兩項私人檢控的決定(該等決定),尋求司法覆核申請許可。有關的私人傳票是分別針對第一及第二推定利益當事方(IP-1及IP-2),並與2019年底的社會動亂期間所發生的兩宗事件有關。第一宗事件涉及IP-1(一名當值交通警員)向一名蒙面男子開槍。第二宗事件涉及IP-2(一名的士司機)在一個被一群示威者佔據的範圍內的駕駛方式。X並無親身參與該兩宗事件,並承認在有關檢控中不存在私人利益。他指稱律政司司長的決定不合法、是Wednesbury案所述的不合理和違憲。在合併聆訊日期編定後,法庭發現X(其為並無關連的刑事訴訟中的被告人)違反了保釋條件、逃離香港司法管轄區,並已被發出拘捕令。有資料顯示,在X(其為前立法會議員)提出申請,要求批准其離港進行公務探訪,之後卻沒有按照承諾返回香港時,他也許向法庭提供了誤導性資料。此外,X並無出席該與其就裁判法院之定罪裁決提出上訴有關的聆訊,導致該上訴被撤銷。在這情況下,法庭對其應否就X所提出的司法覆核進行聆訊這初步問題,尋求訴訟雙方的協助。

裁決—駁回申請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理由如下:

  1. 在確定某申請人是否具必要權利提起司法覆核程序時,法庭必須評估在特定境況中,若要維護法治,是否必須賦予申請人權利,讓其得以根據其在相關申請中所享之權益,表述當中所提出的各項問題。由於律政司司長介入及撤回X所提出的私人檢控,此舉賦予X權利提出相關許可申請(R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Affairs [1995] 1 WLR 386、R (Feakins)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2004] 1 WLR 1761、Re Wong Chi Kin (CACV 80/2014, [2014] HKEC 1590), Kwok Cheuk Kin v President of Legislative Council [2021] 1 HKLRD 1247等案適用 )。
  2. 就本案而言,法庭無需就“因潛逃而被剝奪權利” 是否一項法則,或是否構成香港普通法一部分的一般規則作出裁定。在答案為否的基礎下所進行的程序中,X的申請並非關乎維護其實質法律權利或“均等力量”,而是關乎該等決定的合法性或合理性。X並不享有提出司法覆核的權利,而即使他勝訴,法庭仍保留酌情決定權不給予任何補救措施(Polanski v Conde Nast Publications Ltd [2005] 1 WLR 637一案被區別 )。
  3. 法庭在司法覆核程序中行使酌情決定權時,應適當考慮下列因素:(i)相關許可規定可作為重要過濾器,將司法覆核維持在適當界限內,並防止法庭程序被濫用;(ii)在司法覆核程序中維護法治,無需法庭就每項對公共部門的非法行為指控進行審視;及(iii)法庭擁有防止其程序被濫用的固有司法管轄權,而秉行司法公正是無庸置疑的。如果給予許可將構成濫用程序,或導致司法公正的秉行備受爭議,這便具有有效理由拒絕給予許可。它是一個對事實敏感的問題(AXA General Insurance Ltd v HM Advocate [2012] 1 AC 868 一案適用)。
  4. 給予X許可是對公眾良知的侮辱,並會導致司法公正的秉行蒙上不名譽,原因是(i)法庭有確實理由相信X涉及一個誤導法庭和警方的計劃,使其相信他只是暫時離港,但實際上他是具有逃避審訊的意圖;(ii)X知悉其已違反保釋條件(因其公務探訪是虛構的),而他亦已作出了逃離香港的有意識決定;(iii)X這一意圖甚至是在其提交第86號表格之前已經萌生;及(iv)X的行為構成刑事藐視法庭罪,並顯示他完全不顧法庭的尊嚴與權威和司法公正的秉行(AXA General Insurance Ltd v HM Advocate [2012] 1 AC 868一案適用)。
  5. 拒絕給予X許可,並沒有不利影響其他當事方的合法權益,因為(i)律政司司長只是撤回兩項私人傳票,而並非不提供針對IP-1及IP-2的證據,因此無罪開釋之申辯對他們不予適用具高度爭議性;(ii)並無證據顯示X的申請獲任何相關示威者支持;及(iii)拒絕給予許可並不會禁止向IP-1及IP-2提出民事申索。

申請

本案乃就律政司司長為撤回申請人作為私人傳票而在裁判法院提起的兩項刑事法律程序而作出的兩項決定,要求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的許可申請。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