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k Cheuk Kin v Director of Lands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庭法官區慶祥
2020年8月11–14日、2021年1月13日

在原訴及上訴程序中,各司法覆核申請人(X各人)聲稱基於三項理由,新界小型屋宇政策(該項政策)整體上違憲。  第一,該項政策歧視基於出生或社會出身而身份屬“非原居民”的人士,違反《基本法》第25和39條,及/或《人權法案》第22條。第二,由於違反該三項條文,該項政策及《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的相關豁免,屬於在性別上歧視女性原村民。以及第三,政府並沒有基於所有香港居民的利益,管理、使用或發展香港的土地,從而違反《基本法》第7條。在原訴及上訴程序中,各答辯人(R各人)及利益相關方稱該項政策整體上合憲。原審法官認為核心問題是,該項政策所涉及的歧視,是否因《基本法》第40條而成為合憲。他認為問題在於該項政策的受益人所享有的權利或權益(丁權),是否構成《基本法》第40條所述的“‘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之一部分。關於丁權所涉及的三個政府主要批地方式(即私人協約、免費建屋牌照及換地安排),他裁定該項政策就免費建屋牌照而言屬於合憲,而就私人協約及換地安排而言屬於違憲。各訴訟方均提出其於原訴程序中所提出的論據,X各人就原審法官裁定免費建屋牌照合憲之判決提出上訴,R各人及利益相關方就原審法官裁定私人協約及換地安排違憲之判決提出上訴。

裁決:駁回X各人的上訴,並就撤銷原審法官宣告私人協約及換地安排違憲之判決,裁定R各人及利益相關方上訴得直,及駁回X各人的司法覆核申請,理由如下:

1) 首先,從與解釋《基本法》第40條相關的事實情況說起,當中須謹記的一點是,從1972年開始,直至在下級法庭所進行的有關法律程序以前,該項政策並沒有受到任何法律挑戰。換句話說,直至下級法庭作出有關判決以前,儘管該項政策含有固有的歧視性質,以及儘管《人權法案》於1991年起生效,該項政策在1997年前後於香港的法律體制之下,整體上一直被承認為合法(Winfat Enterprises (HK) Co Ltd v Attorney General [1983] HKLR 211、Winfat Enterprises (HK) Co Ltd v Attorney General [1984] HKLR 32、Winfat Enterprise (HK) Co Ltd v Attorney General of Hong Kong [1985] AC 733、Cole v Whitfield (1988) 165 CLR 360、Ng Ka Ling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1999) 2 HKCFAR 4、Brownlee v The Queen (2001) 207 CLR 278、Director of Immigration v Chong Fung Yuen (2001) 4 HKCFAR 211、Vallejos v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2013) 16 HKCFAR 45、Comilang Milagros Tecson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2019) 22 HKCFAR 59 等案件適用)。(參見第33–86段)

2) 就《基本法》第40條之宗旨及目的而言,新界原居民在該條文下的合法及傳統權益,從歷史角度看,是指1990年4月4日《基本法》頒布之時,於香港法律體制之下其獲承認為合法及傳統的權利與權益。在持續性原則之下,《基本法》第40條繼續及於憲法層次上,承認和保障新界原居民在1997年7月1日後享有的該等合法及傳統權利和權益(Vallejos v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2013) 16 HKCFAR 45、W v Registrar of Marriages (2013) 16 HKCFAR 112 等案件適用)。(參見第87–93段)

3) 在審視了相關歷史、香港於1997年7月1日前後的法律體制、中國執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政策、將《基本法》第40條與《基本法》第120條及第122條作連貫解讀之需要、英國及中國對《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所作的相關保留、以及該項政策所形成的合理期望後,對《基本法》第40條所作的正確解釋應當是,丁權乃屬該條文所涵蓋的新界原居民之合法及傳統權利和權益,而儘管其含有固有的歧視性質,其可享有全面性的憲法保障(Ng Ka Ling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1999) 2 HKCFAR 4、Ng Siu Tung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2002) 5 HKCFAR 1、Nadarajah、Abdi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 [2005] EWCA Civ 1363、Mandalia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 [2015] 1 WLR 4546、Chief Executive of HKSAR v President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2017] 1 HKLRD 460、Comilang Milagros Tecson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2019) 22 HKCFAR 59、ZN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8] 3 HKLRD 778等案件適用)。(參見第94–116段)

4) 原審法官的處理方法,包括對新界土地的持有及管理方式之追溯,並從《新界租約》訂立以前的土地所有制開始。因此,他認為免費建屋牌照是可予追溯的。然而,他並不認為私人協約或換地安排因此可以追溯。但就此而言,R各人及利益相關方稱合資格村民有權根據殖民地時代以前沿用的土地所有制,申請在新土地上興建房屋,正正展示或重現私人協約所具有的主要或核心特質,而他們的這一說法是正確的。此外,他們亦指出換地安排只是從免費建屋牌照所衍生出來的一種做法,這一說法也是正確的。因此,即使就原審法官的處理方法而言,該項政策整體上是合憲的。(參見第18–19、116–128段)

上訴

此乃各申請人、各答辯人及利益相關方就原訟法庭法官周家明所作之判決而提出的上訴。周家明法官在該項判決中宣告,新界小型屋宇政策就與免費建屋牌照有關的批地方面而言屬於合憲,但就與私人協約及換地安排有關的批地方面而言屬於違憲(參見[2020] 1 HKLRD 988)。

編者按:就向讀者簡要地提供便捷參考資料而言,上述裁決已充分陳述上訴法庭裁定小型屋宇政策整體上合憲的主要理據;但對於整項判決,讀者應細閱該案件的詳情、當中對相關歷史的陳述和所作的深入分析。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