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Ting Pong Secondary School v Chen Wai Wah
原訟法庭
HCLA 22/2018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嘉信
2019 年 9 月 12 日

某僱員解除僱傭合約,解約之時,締約雙方協定的僱傭日期還未開始; 勞資審裁處就如何詮釋僱傭合約的條款和支付代通知金的法律責任作出裁決,但這項裁決被原訟法庭推翻了。答辯人(「學校」)在勞資審裁處獲判勝訴,成功申索三個月代通知金合共港幣 139,593 元,上訴人 (「陳」)向原訟法庭提出上訴。

關鍵事實

2017 年 7 月 17 日,學校提供以下文件給陳:

a) 聘任為教師的要約(「聘書」);

b) 服務條件(「服務條件」);及

c) 應聘書(「應聘書」)。

陳於2017年7月17日簽署服務條件和應聘書。服務條件列明僱傭期是2017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31日。 僱員於2017年8月22日解約。

爭議點

應聘書述明:「本人接受貴校在日期為2017年7月17日的信函要約提出的聘用,聘用條件以隨附的羅定邦中學教師聘用條件為依據

本人亦明白,一旦本人接受本合約, 新合約的條件隨即生效,例如,本人如要終止僱傭關係需要事前給予學校三個月通知 」。(間線以示強調)

學校的立場是,一旦陳簽署應聘書, 僱傭合約(「合約」)立即生效。合約包含一條「任期終止及通知期 」條款(「終止條款」),陳如果要終止 合約,需要給予三個月通知或支付代通知金。陳沒有恪守終止條款,學校認為(並獲勞資審裁處贊同)陳違反合約,因此學校有權收取代通知金合 共港幣 139,593.20 元。

陳爭辯指,雖然他已簽署服務條件和應聘書,但按照服務條件所述,僱傭期到2017年9月1日才開始。

聆訊

勞資審裁處審裁官認為,合約是由聘書、服務條件和應聘書的規定合併而成的。

審裁官引述 Jumbo King Ltd v Faithful Properties Ltd & Ors [1999] 案解釋說,從明理的人的角度去想,可以確定以下兩點:

a)陳簽署了應聘書,應聘書其中一段述明合約會即時生效,因此他應當已經明白並同意自己受這一段內容約束;及

b)由此看來,學校和陳是有共識終止條款是會變成即時生效的。

陳雖然贊同在Jumbo King Ltd案討論的原則,但陳詞指審裁官未有妥善考慮以下問題:

a) 學校要約提供甚麼僱用條款?
b) 陳接受了甚麼要約條款?
c) 就教師合約而言,應聘書具有甚麼功能?

法庭就上述問題的進一步分析見下。

學校要約提供的僱用條款

學校願意與陳締約,這個意願已在聘書清楚說明:「羅定邦中學法團校董 會現聘用閣下為校內教師 」。

聘書述明,「如閣下願意以附隨的教師服務條件所列條件為依據,接受本聘書......請簽署應聘書一式兩份和教師服務條件一式兩份......」,就合約而言,學校提出的要約是以服務條件所列條款為依據的。(間線以示強調)

要決定是接受還是拒絕這樣的要約, 任何人都必須先看聘書和服務條件, 確定要約人和受要約人將會同意的條 款。法庭認為學校提出的要約只是以 服務條件所列條款為依據。基於服務 條件沒有特別的規定提述到應聘書, 法庭裁定學校的要約只受制於服務條 件,而服務條件述明,受僱的生效日 期是2017年9月1日。

陳所接受學校的要約

法庭所依賴的法律原則是,受要約人 所接受的要約必須「反映」(mirror) 要約人所提出的要約。由此看來,陳 可接受的只是條款受制於服務條件的 要約,一如學校在聘書所擬定的。法 庭裁定,審裁官的裁定,即應聘書所 載條款構成學校所提出的要約的一部 份,是不適當的。

應聘書的功能

陳簽署應聘書只是為了依循聘書所述 指定的接受模式;法庭裁定應聘書不 是所提出的要約的一部份。

結論

由於「 受僱 」(employment) 只會在2017年9月1日才開始,而僱員是在2017 年8月22日解約的,所以法庭裁定沒有適用的通知期,陳因此沒有法律責任支付代通知金。陳獲判上訴得直,審裁官作出的命令被撤銷,學校的申索被駁回。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某人因為解除僱傭 合約,被勞資審裁處裁定須支付代通 知金。那人不服裁決提出上訴。

Jurisdictions: 

Lewis Silkin Hong Kong 法律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