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Hon Lam Edgar v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

[2021] 3 HKLRD 427, [2021] HKCFI 1812, [2021] HKEC 2768
上訴法庭法官周家明
2021年4月19日、6月25日

案情

相關法律程序包括就房屋委員會政策(政策)之合憲性,以及就房委會根據該政策作出的決定(決定)之合法性等所提出的挑戰。該項政策將“居者有其屋計劃”單位的業主的同性配偶,排除在得享以下權利的“家庭成員”和“配偶”的定義範圍之外:(i)加入作為有關單位的認可住客;及(ii)獲房委會考慮,在行使酌情決定權的情況下,同意可無需繳付補價取得該等單位的所有權轉讓。該等政策和決定受到抨擊,理由是在性取向方面它們構成違憲和非法歧視。

裁定—宣告該等政策和決定違憲及非法,原因是它們違反了《基本法》第25條及《權利法案》第1(1)條與第22條,須予以撤銷,理由如下:

    基於以下原因,該等政策和決定在性取向方面確實構成違憲及非法歧視。

    (i)    第一步:確定有關的差別待遇是否追求正當目標

    有關的差別待遇所追求的,是給予傳統家庭支持的正當目標,包括促進其建立和鼓勵生育(家庭目標)(Ghaidan v Godin-Mendoza [2004] 2 AC 557;Leung Chun Kwong v Secretary for Civil Service (2019) 22 HKCFAR 127 等案被考慮)。

    (ii)    第二步:確定有關的差別待遇是否與所識別的正當目標合理相關

    並無理由相信當一對異性伴侶考慮是否結婚或生子時,有關的差別待遇會成為重要考慮因素。該差別待遇與家庭目標並非合理相關(Lavigne v Ontario Public Service Employees Union [1991] 2 SCR 211、Bank Mellat v Her Majesty’s Treasury (No 2) [2014] AC 700、Leung Chun Kwong v Secretary for Civil Service (2019) 22 HKCFAR 127、Ng Hon Lam Edgar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20] 4 HKLRD 908 等案件適用)。

    (iii)    第三步:確定有關的差別待遇是否達至其正當目標的合理必要條件

    本案的適當審查標準,是在審查範圍強度的中高端之間。根據該審查標準,相關差別待遇並非達至家庭目標之相稱手段(Rodriguez v Minister of Housing of the Government [2009] UKPC 52、Kozak v Poland (2010) 51 EHRR 16、Fok Chun Wa v Hospital Authority (2012) 15 HKCFAR 409、R(MA)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ork and Pensions [2016] 1 WLR 4550、Leung Chun Kwong v Secretary for Civil Service (2019) 22 HKCFAR 127、Infinger v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 [2020] 1 HKLRD 1188、JD and A v United Kingdom [2020] HLR 5等案件適用)。

    (iv)    第四步:作出價值判斷—該項受爭議的措施是否對特定個人造成壓迫和不公,以致不能將其視為達至正當目標的相稱手段

    鑒於:(a)就異性伴侶購買居者有其屋計劃單位而言,該項政策可增加的供應數量非常有限;及(b)不允許同性已婚伴侶作為家人,在其中一方擁有的居屋單位中一起居住,或共同擁有該單位(除非已作出金額相當的補價),這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而該項政策的實施,對特定個人造成壓迫和不公,故不能將其視為達至正當目標之相稱手段(Hysan Development Co Ltd v Town Planning Board (2016) 19 HKCFAR 372 一案適用)。

 申請

本案是針對房屋委員會所採取的,將居者有其屋計劃單位的業主之同性配偶排除於“家庭成員”和“配偶”的定義範圍以外的政策,以及根據該政策所作出的決定而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理由是在性取向方面它們構成違憲及非法歧視)。

編者按:需要強調的是,法官在其判詞第78段所作的評論,於文字和精神上皆沒有背離平等。他在該段落以例子方式提出的反對理由,既可就異性婚姻提出,亦可針對同性婚姻提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