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Ping An Securities Group (Holdings) Ltd (平安證券集團(控股)有限公司)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
2021年 3月5日、12日

案情

Y是C(一間在百慕達成立,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的公司)所發行的債券的持有人。它以C無力償債為由,在香港提出呈請,要求將C清盤。其後,在百慕達被委任的共同臨時清盤人(作為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人)於香港提出認可和協助申請,並要求押後兩個月,以便為C進行重組。Y稱:(i) 香港近期有關認可和協助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裁決,並不允許使用與認可和協助有關的法院普通法權力;(ii)不應認可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程序,因其並非法院在可行使認可和協助權力之前必須運用的集體清償程序;(iii)押後呈請以允許C有機會進行重組,與Gibbs案的規則並不一致(該規則規定債務只能根據管轄它的法律進行妥協);(iv)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乃不適當地妨礙債務執行之舉措;及(v)法院倘認為應當認可百慕達的法律程序,法院應將該等程序視作附屬程序而非主要程序。

裁決:押後呈請及頒發認可和協助命令,理由如下:

  1. 法院認可和協助外國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人,原則上並無可予反對之處。雖然並非必須確定集體清償程序的必要特徵是甚麼以及其於本案是否存在,但一個重要特質是,它是一項擬規管一家公司(其為無償債能力或面對嚴重財政困難)的債權人或某債權人類別之權利的程序,而且並不限於傳統清盤(Joint Administrators of African Minerals Ltd v Madison Pacific Trust Ltd [2015] 4 HKC 215、Re China Solar Energy Holdings Ltd (No 2) [2018] 2 HKLRD 338、Re Joint Provisional Liquidators of 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td (HCMP 313/2019, [2019] HKEC 945)、Re Moody Technology Holdings Ltd [2020] 2 HKLRD 187、Re FDG Electric Vehicles Ltd [2020] 5 HKLRD 701、Re Lamtex Holdings Ltd 等案件適用;Re Legend International Resorts Ltd [2006] 2 HKLRD 192、Singularis Holdings Ltd v PricewaterhouseCoopers [2015] AC 1675等案件被區別)。
  2. C要求該在百慕達被委任的共同臨時清盤人獲得認可以及有關呈請獲得押後,這與Gibbs案的規則一致。該提議是一項會導致所有無抵押債務藉一項香港債務償還安排而被妥協的程序,它與香港的公司在尋求時間進行重組時所經常提出的並無分別。由於 Y 的債務受香港法律管轄,一項香港債務償還安排將可有效地將其妥協(Antony Gibbs & Sons v Société Industrielle et Commerciale des Métaux (1890) 25 QBD 399一案被考慮)。
  3. Y尋求提出集體補救。相關問題是,法庭應作出什麼命令以取得對該群體有利的最佳結果。法庭若信納最適當的做法是將呈請押後,以便進行債務償還安排(其會使所有無抵押債務妥協),這與為此進行的清償程序之特性和目的完全一致。
  4. 優先權並沒有自動給予在成立地方的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若呈請已在香港提出,而呈請人及其他支持的債權人不同意將呈請押後,該公司仍須符合有關規定,香港法院則據此,按類似理由評估在香港成立的公司所提出的申請。若該公司不能如此實行,它將會被清盤,而要求認可低度干預的臨時清盤之申請將不會獲批。
  5. C已在該等情況下符合了將呈請押後大約兩個月的相關規定, C不須進行即時清盤(Re China Huiyuan Juice Group Ltd [2021] 1 HKLRD 255 一案適用)。

申請

此乃呈請人要求將標的公司清盤之申請,以及外國共同臨時清盤人要求法院作出認可及協助命令之申請。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