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 Tak Sum v Tang Kai Fong

原訟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訴訟2009年第2089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陳靜芬
土地法
2013年3月21、22、25-27日及 7月23日

祭祖信託 — 如信託確有設立,則該信託已因根據《新界條例》註冊權益而無效

新界某家族有四兄弟,分為四房,F和PF為其中兩人,是各自所屬一房之首。1939年,他們的父親(下稱「X」)訂立了一份分冊,其中包括把資產在四房之間作出分配,以及把某農地(下稱「該土地」)的租金收入分配給F作祭祖之用。藉由一份於1976年根據《土地註冊條例》(第128章)及《新界條例》(第97章)第17條(現已廢除)註冊的註冊摘要,四兄弟以分權共有人的身份繼承了該土地。1984年,F去世,其兒子(即被告人)繼承了該土地的權利及權益。

1997年,被告人從(非PF一房的)另外兩房購入該土地的權益,從此持有該土地四份之三的不分割份數。1999年,該分冊在某新界土地註冊處註冊。2004年,PF去世,他在該土地的權益絕對歸屬予兩名兒子(即原告人等)以分權共有人的身份持有。被告人獲得該土地所產生的所有收入(下稱「土地收入」),並自1990年代起把該土地出租,上一名租戶在該土地非法經營公共停車場。在規劃署曾發出執行通知和信件要求停止上述經營後,原告人等指被告人不善管理該土地,並在2009要求被告人交出帳目。

原告人等向被告人提出訴訟,並在法庭上指出該祭祖信託於1939年生效。被告人否認此說法,並提出反申索,指他已透過逆權管有取得原告人等就該土地的不分割份數等。

裁決 - 准許被告人尋求的聲明,除其他事項外:

該分冊本身不能為該土地設立祭祖信託。首先,中國習慣法並不承認遺囑處置。其次,設立這種信託必須採取積極的步驟,即成立一個堂或祖(宗親或家族)並把有關土地以該堂或祖的名義註冊。

案中並沒有就該土地訂立任何祭祖信託。相反,四兄弟透過註冊為分權共有人正式繼承了該土地。

再者,即使該分冊已有效地訂立了這種信託,新界土地業權的轉予受《新界條例》的註冊制度及一般香港法律規管,當中訂明土地的業權歸屬予註冊的繼任者。因此,即使X有任何成立祭祖信託的意圖,亦已因四兄弟在1976件註冊為該土地的分權共有人而無效。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