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ng Kwong Kuen v Hau Wai Keung Gaius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2014年第1號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上訴法庭法官鮑晏明
土地法
2014年9月30日

土地法 — 逆權管有 — 世代承襲的堂 — 除非確立針對袓或堂的全部在世成員所需的時效期限,否則逆權管有的人根據《時效條例》不能終絕袓或堂的業權 — 沒有規定堂須持有書面文件證明其世代承襲的性質 — 《時效條例》(第347章)

原告人就指稱中逆權管有新界一塊地段(下稱「該土地」)提出濟助。原告人的案情指,他(於較早階段偕同其父親)自1963年起管有該土地,直至2003年才被被告人不當地剝奪管有。法官基於以下兩點裁定原告人敗訴:(a)就事實而論,法官不信納原告人或其父親早於1991年之前已管有該土地20年,或者自那年起逆權管有12年;及(b)法官接納被告人的案情指,該土地的註冊擁有人是世代承襲的堂,而且接納堂的三名成員可憑藉Leung Kuen Fai v Tang Kwong Yu Tong [2002] 2 HKLRD 705一案(「梁案」)的原則,就原告人為終絕其業權提出的申索成功作出抗辯。原告人提出上訴,辯稱並無證據支持有堂或堂的成員存在。

裁決 - 駁回原告人的上訴:

  • 梁案相關原則的要素是,基於袓或堂的獨有特點,即袓先產業由子孫承襲,每當一名新成員出世,該袓或該堂即新增一份衡平法權益,除非逆權管有的人能夠確立針對所有袓或堂的全部在世成員所需的時效期限,否則根據《時效條例》(第347章)不能終絕袓或堂的業權。在所有關鍵時刻,原告人指稱管有該土地時,時效期限針對至少一名堂的成員尚未屆滿。這原則只適用於世代承襲的堂,但沒有規定堂須持有書面文件證明本身具有世代承襲的堂的性質。原告人沒有援引任何證據反駁辯方證人的證供——辯方證人的口頭證供支持本案所涉及的堂是世代承襲的堂。基於這份證供,法院達成任何其他結論都有悖常理。雖然法官沒有具體地分析堂的性質,但將三名成員指為袓先的直系子孫,那麽既然「家族的堂」因袓先之名而存在,該三名成員也因此符合資格成為堂的成員。
  • 原告人沒有援引任何證據質疑經由民政事務處認可的堂成員名單。該份名單已經由所有司理核實,況且他們基本上彼此認識。法官重視該份名單是無可厚非的。首先,處理如堂一樣按傳統世代承襲的團體,不宜期望該團體會像大型商業機構一樣備存一份成員名冊。不論情況如何,合法推定可予適用。
  • 因此,縱使原告人可證明由1963年至2003年管有該土地,上訴也必遭駁回。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