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律師》的信

在「仲裁庭判令附帶法庭程序費用的權力」(《香港律師》,2021年6月)一文中,作者認為,由於在附帶法庭訴訟中申請臨時措施所招致的費用(「附帶法庭程序的費用」)不能構成「仲裁程序的費用」,仲裁庭因此不能判給申請方相關費用。 被忽視的法例 我等謹認為,《再談在仲裁中追討附帶法庭程序的費用》(《香港律師》,2021年4月)闡述的分析尚未被充分理解,而《仲裁條例》第74(3)條亦再次被忽略。…
2021年九月
背景 在早前《仲裁的訟費和獲得保全的費用》(《香港律師》,2020年9月) 一文中,我們討論的問題之一是,根據目前香港法律和《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保全安排》”)的規定,申請人在內地法院申請臨時措施時,似乎沒有對申請人是否可以向仲裁庭申請相關訟費制定清晰機制。。這其實是我們的經驗之談(本行根據《保全安排》首次成功向內地法院申請了臨時措施),…
2021年七月
《金融時報》最近一篇標題為《Companies consider writing Hong Kong out of legal contracts》的文章表示,跨國公司擔心北京對香港法治的影響日益擴大,正考慮是否將香港從法律合約中排除。國際媒體這類評論正在加劇外界對香港法律制度的負面看法。 就此,我認為香港法律界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團結起來,集中精力解決我們的實際問題,…
2021年七月
我最近從我的律師朋友那裏聽到了「太空釘」一詞。這些有趣的字眼被稱為在土地註冊處註冊的關於「待決案件」(lis pendens)的文件。在物業轉讓過程中,這可能會引起從業員的注意。 很多時候,放債人會發出令狀,以追討債務人根據私人貸款協議所欠的款項。貸款協議規定,當債務人出售其房產時,即違反了該契諾。然而,貸款協議中並沒有提及該房產,也沒有以他的房產設定押記,作為放債人的擔保。…
2021年七月
大約10年前,我的一位朋友給我講了一個我認為值得和年輕律師分享的故事。就讓我們叫我的朋友「大衛」吧,這不是他的真名。大衛告訴我,他一生中最大的錯誤之一是他聽從了他的律師約瑟芬(不是她的真名)的建議。據大衛說,1999年,在新浪公司於2000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之前,他獲邀請投資該公司。大衛拒絕了這個邀請,因為約瑟芬建議他不要投資新浪。如果大衛接受了這個邀請,他已賺了很多錢。 如果你對所謂的「…
2021年七月
由於冠狀病毒病的爆發,香港法院於2020年1月29日至5月4日休庭,在這段「一般延期」(下稱「一般延期」)期間,有數以千計的法庭聆訊被延期。雖然家事法庭現在已經重新開庭,但同時亦採取了社交距離措施,這意味著聆訊將繼續延期。我們預計這將是未來一段時間的「新常態」。 正在進行的離婚訴訟 由於積壓了大量的案件,離婚夫婦現在正要等待更長時間,他們的案件才能在家事法庭開庭審理。 至於原定在「一般延期…
2021年七月
本文章探討了家事律師支持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同事的重要性,如何識別可能需要幫助的同輩或客戶,以及在香港消除圍繞精神健康問題標籤化的必要性。 提高意識 律師的工作在情感上可以很有挑戰性。Lexis Nexis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英國近66%的律師目前承受高度的壓力。超過75%的受訪者表示,壓力和心理健康是這一職業的主要問題。 由於其工作性質,家事律師特別容易受高程度壓力的影響。然而,…
2021年七月
這是最好的時光,也是最壞的時光。 在香港實現婚姻平等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支持同性關係獲法律承認、享有平等福利的企業、組織、社區團體和個人,合起來聲勢前所未有的浩大和團結。香港大學2018年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多數香港人贊成同性婚姻,其中78%受訪者同意同性伴侶應享有不同性伴侶的部分或全部權利。在最近兩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中,終審法院確認在外國結婚的同性伴侶在移民、稅務和醫療保險方面,…
2021年七月
Lewis Silkin律師事務所於10月份在「工作場所心理健康」會議上進行的一項意見調查顯示,百分之八十九的與會者認為,他們所工作的機構中的心理健康問題正在增加,而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的工作場所沒有制定心理健康策略或計劃。 鑒於最近關於此重大議題的本地頭條新聞,這些數字並不令人驚訝。在香港,Oliver Wyman管理諮詢公司最近與City Mental Health Alliance …
2021年七月
業界非牟利組織Women in Law Hong Kong (WILHK)的一份報告顯示,香港的法律行業增加了獲得彈性及靈活工作方式的機會。香港法律界有一半的僱主提供彈性工作時間,三分之一的僱主提供靈活的工作方式。然而,缺乏管理支援和社會根深蒂固的負面態度卻令人們對於採取這些工作方式有擔憂。WILHK在2018年9月至11月期間對香港法律行業進行了調查。近400名男性和女性作匿名回復,…
2021年七月
業界非牟利組織Women in Law Hong Kong (WILHK)的一份報告顯示,香港的法律行業增加了獲得彈性及靈活工作方式的機會。香港法律界有一半的僱主提供彈性工作時間,三分之一的僱主提供靈活的工作方式。然而,缺乏管理支援和社會根深蒂固的負面態度卻令人們對於採取這些工作方式有擔憂。WILHK在2018年9月至11月期間對香港法律行業進行了調查。近400名男性和女性作匿名回復,…
2021年七月
增加獲得司法濟助的機會 公益性大眾法律服務,或簡稱「公益服務」,是指律師無償協助社會上不能獲得司法濟助機會的人士。然而,在香港,有制度上的障礙,阻礙了一些律師進行公益服務。本文將討論其中兩個障礙,並考慮可能的改革。 第一個障礙是「非政府組織」無法聘請律師向當事人提供諮詢和作他們的代表律師。第二個問題是,希望從事公益法律工作的機構內部法律顧問無法獲得保險。這些問題並非不能解決,…
2021年七月
我們曾在2013年4月就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及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聯交所)於2010年11月25日聯合發表關於批准「混合媒介要約」建議的諮詢結論,致函《香港律師》。該函刊登於2013年4月出刊的《香港律師》。 若上市申請人符合《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的條件,上市申請人在公開招股時可發出紙本申請表,而無需附 上紙本招股說明書。實質上,…
2021年七月
「未來的世界領導人將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對方,因為他們會先以朋友的身份在這裡相遇。」 這是Philip C. Jessup國際法模擬法庭比賽的座右銘。該比賽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模擬法庭比賽。自1959年開始,至今每年有來自90多個國家近3000名法律學生參加。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隊伍包括阿富汗、柬埔寨、伊朗、伊拉克、哈薩克、澳門、尼泊爾、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塞拉利昂和坦桑尼亞…
2021年七月
香港國際公證人協會於2017年10月11日假座香港會舉行會員週年大會,並委任了13名新一屆理事。於2018年2月, 諸國輝先生及林月明女士被增選為本會理事。 本協會欣然宣佈Robin Miles Bridge(喬立本)先生及梁愛詩女士,大紫荊勳賢、太平紳士,已獲選列入公證人榮譽名冊,以表揚彼等對本協會、本協會理事會及香港公證專業發展的傑出貢獻。 本協會現時有372名會員,…
2021年七月
嬰兒配方奶粉含三聚氰胺、荷蘭雞蛋含農藥芬普尼,還有瘋牛症:中港兩地迎擊食物安全危機 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及歐洲聯盟(歐盟)是中國、香港的貿易夥伴。牽涉中港兩地及東盟、歐盟的食物醜聞已經變得屢見不鮮。市場人士主要關注的是監管機構的反應。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聯同意大利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馬可孛羅會(Marco Polo Society)合辦一場研討會,…
2021年七月
‘Pro bono’這一用語,現時在社會上日漸靠近免費的意思,但事實並非如此。Pro bono是’pro bono publico’ 或 ‘for the public good’(為社會公益)的一個簡化說法,其意義遠超過費用層面。然而,隨著’publico’這個詞逐漸在日常的使用上消失,整個片語的真正意思,因此也在逐漸起變化。可是,身為法律界的我們必須時常提醒自己,pro bono的真正意思,…
2021年七月
在法律實務中,破壞性創新成為值得留意的營商概念。它指的是一個過程,產品或服務最初以簡單應用的方式在市場底層扎根,然後向市場上層長驅直進,最終取代成熟的競爭對手。 Richard Susskind是法律未來主義者,他在自己的著作Tomorrow’s Lawyers: An Introduction to Your Future評論說,法律界會改轅易轍,採用能力越來越強的系統。…
2021年七月
在8月份的《香港律師》,戴偉誠及黎庭瑋定準方向,探索新近制定的《道歉條例草案》(「《草案》」)的影響及範疇,見解深刻,饒有趣味。《草案》的計劃及目的是「提倡和鼓勵作出道歉,以期防止爭端惡化,和促進和睦排解爭端」。尤其引人興趣的是,條例究竟是怎樣草擬以確保某人的道歉不構成該人承認法律責任或過失的。 《條例》賦予道歉一個廣泛的定義,藉行為作出及以默示方式承認過失或法律責任的亦包括在內,…
2021年七月
我最近看了莊邁豪在3月份《香港律師》的一篇撰文: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錦成:終審法院裁定「沒有行了錯誤的一着」。莊邁豪雖然有在文中概述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錦成案(FACC 5/2016),也有提到法則運作所在地英國的政治環境惡劣,言簡意賅,但卻沒有寫到法則在香港容易被濫用。 在「廢除『共同犯罪』對香港有好處嗎?」(2016年5月 《香港律師》)一文,顧偉傑就擴大版法則,莊邁豪稱之為「廣泛的原則」(…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