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法

逆權管有土地 — 針對身為承租人的殖民地時代香港政府的逆權管有期,已於1997年6月30日結束 本案原告人聲稱,它本身與兩幅地段的先前所有權持有人自不遲於1937年以來已逆權管有毗鄰該兩幅地段的一幅新界政府土地。代表香港政府行事的地政總署署長(下稱「署長」)在經修訂抗辯書中申辯﹕殖民地時代香港政府在新界土地上享有的業權乃是為期99年且已於1997年6月30日告終的租賃業權、…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物業管理 - 公用部分 - 建築物的「空隙」 - 是否公用地方 - 是否保留給發展商或轉讓予被告的先前業權持有人 P是一幢23層高建築物的業主立案法團,大廈在19和23樓有兩個屋頂層,每層各有封閉式結構及一個水平平台將之分為上層和下層。上層安置了機房供電梯設備,屬公用地方。D佔用下面的下層區域(「中空」)。根據大廈公契執行的第一個分配備註指出買方授予「供應商......…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業權/土地售賣 - 顯示並給予妥善業權的責任 - 是否有由剩餘遺產受益人針對賣方業權之申索的實際風險 2011年5月,原告人同意向事主購入一幢大廈(該處所)(ASP)的地下及閣樓。事主於2007年經由律師行(S)代表,購入該處所,而該處所與另外兩幢物業的地下與閣樓組成了X的剩餘遺產的其中一部份。X於1989年去世,留下妻妾及六名兒子,包括LYK(該家庭)。根據X的遺囑,…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土地業權/出售土地 — 多層建築物內的單位 — 單位業主有潛在責任為正在進行的法律訴訟向業主立案法團基金支付分擔費用 — 提供的彌償不足以彌補法律責任 被告人同意出售某工業大廈(下稱「該大廈」)內一單位(下稱「該物業」),而原告人亦同意購買該物業(下稱「該協議」)。原告人就該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下稱「該法團」)在五項正在進行的法律程序(下稱「該等訴訟」)中須承擔的訟費提出要求。…
2021年七月
合約法 — 違法性 — 同意根據「小型屋宇政策」在某土地建屋- 申請人的法定聲明指自己是土地的「唯一擁有人」,但實際上只是 掛名擁有人 — 政府會把「唯一擁有人」理解為法律兼實益擁有人 —協議不合法而不可強制執行,因為必定涉及向政府作出虛假聲明而非真誠地相信聲明屬實 原告人控告第一及第二被告人違約,事緣他們協議在新界某地(地段第660E1號)興建一所村屋,…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逆權管有 — 世代承襲的堂 — 除非確立針對袓或堂的全部在世成員所需的時效期限,否則逆權管有的人根據《時效條例》不能終絕袓或堂的業權 — 沒有規定堂須持有書面文件證明其世代承襲的性質 — 《時效條例》(第347章) 原告人就指稱中逆權管有新界一塊地段(下稱「該土地」)提出濟助。原告人的案情指,他(於較早階段偕同其父親)自1963年起管有該土地,直至2003年才被被告人不當地剝奪管有…
2021年七月
土地法 — 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 — 有爭議的申請 — 訟費 — 補償方法的應用 X根據《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第545章,下稱《條例》)取得強制售賣一幢樓宇的命令。R是當時反對申請的少數份數擁有人,被判定須承擔若干訟費,但土地審裁處(下稱「審裁處」)在判定訟費時拒絕應用補償方法(應用於強制性收購的情況),而是採用經修改的「訟費需視乎訴訟結果而定」的方法。R遂提出上訴。…
2021年七月
土地審裁處 — 上訴 — 覆核的決定取代原有決定 CLP Power Ltd v Commissioner of Rating and Valuation  [2013] 4 HKLRD 535 土地審裁處 地租上訴2004年第241號及差餉上訴2004年第365至369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 (內庭聆訊) 2013年9月10日、10月4日    …
2021年七月
欠妥之處是否影響業權本質且即使作出應盡努力亦不可能發現,以致買方有權在限期過後提出要求 原告人同意向賣方購買物業,而臨時買賣合約及正式買賣合約(分別稱為「臨時合約」及「正式合約」) 物業作出了描述。但兩份協議均沒有為賣方同意出售的店鋪劃定邊界。原告人提出了兩項要求:一,店內的洗手間是否違例建築工程;二,店內一個劃一連續的加高地台超出有關土地的邊界,它是否違例建築工程並佔用政府土地。 賣方回覆指…
2021年七月
利得稅 — 可扣除款項 — 法定定義 Braitrim (Far East) Ltd v Commissioner of Inland Revenue  [2013] 4 HKLRD 329 上訴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上訴2012年第45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霍兆剛及鮑晏明 2012年11月30日、12月6日 案中的納稅人經營訂造塑膠衣架供應生意,有關衣架由兩間內地工廠生產。…
2021年七月
收回土地補償—土地審裁處是適當的訴訟地解決應付金額的爭議 X原為某物業其中一部分的業主,其後政府收回該物業重新發展。根據《收回土地條例》(第124章)第5條,X就該物業或在該物業上所擁有的權利,已於政府收回該物業後絕對終止。X就地政總署署長提出的收回補償建議提出司法覆核許可申請,理由之一是該建議中的評估並不公平合理。裁決 - 駁回申請,除其他事項外: X提出申辯的適當訴訟地是土地審裁處,…
2021年七月
實益擁有權—確立共同意圖的法律構定信託 原告人與被告人為兄妹。原告人表示,其家人在1981年6月決定購買新的家庭住所(下稱「該物業」),並且同意由原告人出資購買,而該物業將屬他所有。原告人為此把大部分工資給予其父母。被告人當時於銀行工作,於是購買該物業時便以她可取得的特惠條件申請按揭貸款,而被告人亦成為該物業的註冊業主。原告人支付每月的按揭供款,並於1983年提早償還某部分貸款。…
2021年七月
可使無效的產權處置 — 不管是否從事實推斷詐騙債權人的意圖 這是原告人根據《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香港法例第219章)第60條提出的訴訟,要求擱置第一被告將一項物業出售予第二被告,因為該物業處置是意圖詐騙債權人。已為第一被告人呈交委任清盤人或臨時清盤人通知書,但沒有持續的強制清盤。在聆訊前夕,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在一封致法庭的信中表示,他們同意指轉讓物業為可使無效的聲明以及擱置協議和轉讓的命令。…
2021年七月
逆權管有 - 非業主是否已確立管有業權 約1969年10月起,第一原告人(下稱「第一原告人」)和其母親獨有管有某建築物地下公用部分的兩個部分,並在該址經營小食店(擁有專用水電供應)及用作貯存。兩個涉訟部分均由木板包圍,後來改為鐵閘。約在1983年,第二原告人(下稱「第二原告人」)接替第一原告人母親經營該店。約在2009年,建築物的地下改建為大型購物中心,作為該建築物業主立案法團的被告人(下稱「…
2021年七月
Lands Tribunal — appeal — decision on review superseded original decision The Lands Tribunal allowed CLP Power’s appeal against the rating assessment of the Commissioner of Rating and Valuation (the…
2021年七月
祭祖信託 — 如信託確有設立,則該信託已因根據《新界條例》註冊權益而無效 新界某家族有四兄弟,分為四房,F和PF為其中兩人,是各自所屬一房之首。1939年,他們的父親(下稱「X」)訂立了一份分冊,其中包括把資產在四房之間作出分配,以及把某農地(下稱「該土地」)的租金收入分配給F作祭祖之用。藉由一份於1976年根據《土地註冊條例》(第128章)及《新界條例》(第97章)第17條(現已廢除)…
2021年七月
就建築物上訴審裁小組的決定進行司法覆核—申請人的合理期望是否已遭破壞 1997年,建築事務監督(下稱「監督」)批准了一項合併發展項目的建築圖則。翌年,項目的第一期(10-12號地段)首先獲批,發展商在完成興建後把單位出售予個別業主,但保留一個露天範圍作為預留部分,而發展商根據公契擁有該範圍的獨有管有權。由於10-12號地段的單位業主擁有7-9號對開小路(即預留部分)的通道權,該小路被視為《…
2021年七月
土地業權/出售土地 - 公司在轉讓書中對物業作出錯誤說明 Fook Tai Investment Co Lt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3] 4 HKLRD 102 原訟法庭 雜項案件2013年第1410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鍾安德 (內庭聆訊) 2013年7月17、30日及8月5日   1987年,某公司(下稱「該公司」)…
2021年七月
收回管有申請—根據經修訂的第8(6)條,審裁處的司法管轄權並不局限於業主和租戶的申請 申請人以涉案物業業主身份向土地審裁處提出針對答辯人的訴訟,申請收回物業並追收欠租及中間收益,理由是答辯人未有按口頭協議繳付租金。答辯人沒有提交反對通知書,法庭於是判申請人勝訴,其後答辯人提出擱置有關判決的申請,當中透露涉案物業是由申請人母親承租,再分租給其他人,故申請人並非業主,而是取代其母親成為二房東。…
2021年七月
形容被告人為一組無指名道姓人士的做法 —預防性禁制令 Billion Star Development Ltd v Wong Tak Chuen [2013] HKEC 327 上訴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上訴2012年第49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霍兆剛及林文瀚 2013年2月26日、3月8日   原告人擁有的一幅土地位於一個大型屋苑的範圍內,其計劃在該土地上興建一幢住宅。…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