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

《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在2017年6月14日制定,2017年6月23日實施。若干重要條文有待《第三者資助仲裁實務守則》經過進一步諮詢並獲採用後才實施。 諮詢活動完結之後,《實務守則》在2018年12月7日的政府憲報刊登。 在2018年12月3日的憲報刊登的生效日期公告確定,與第三方資助仲裁有關但尚未生效的重要條文,將於2019年2月1日實施。簡言之,這些條文與(其中包括…
2021年七月
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貿仲委」)香港仲裁中心主辦的第6屆周年論壇於10月28日舉行,相關成員和從業者聚首一堂,觀看一場關於調解-仲裁的現場辯論,以及模擬調解-仲裁流程的活動。 主持人Madhav Kumar先生和律師會仲裁委員會成員李遠傳律師簡介了混合爭議解決模式的主要優點。調解-仲裁旨在結合調解和仲裁的要素,潛在優點包括促進各方在調解階段和解,保持業務關係,…
2021年七月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59S章)第12條 聆訊日期: 2017年11月23日及2018年3月6日 裁斷及命令: 2018年9月28日 答辯人違反《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59S章)第12條,事緣答辯人在2014年12月17日按客戶(一間外國公司)的指示發出一封信函,以回應客戶接獲的一封訴訟前通知書,而該信函內所包含的陳述,…
2021年七月
《2017年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下稱《修訂條例》)已於2017年6月刊憲。根據《修訂條例》所界定的授權機構可發出實務守則,列出在通常情況下,期望出資第三者在進行與第三者資助仲裁及調解相關的活動方面,須遵從的常規和標準。此外,《修訂條例》規定,在發出實務守則前,獲授權機構須就建議的實務守則諮詢公眾及發布公告以告知公眾。 律政司於8月30日發出《第三者資助仲裁及調解實務守則…
2021年七月
  原訟法庭在Z v Y [2018] HKCFI 2342一案中,以公共政策為由拒絕強制執行一項仲裁裁決,原因是案中當事人之間所訂立的協議「因不合法而蒙污」,而該仲裁裁決未能就所作出的相反決定提供充分理由。 以公共政策為由拒絕根據香港法例強制執行仲裁裁決 甚麼情況下,香港法院可拒絕強制執行某項在內地作出,並獲內地仲裁機構承認的仲裁裁決,《仲裁條例》(第609章)…
2021年七月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貿仲委香港」)於9月16日假北京舉辦「貿仲委香港仲裁實務專題日」,吸引逾13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仲裁業界代表出席,並交流各種實務性的國際仲裁議題。作為活動的支持機構,香港律師會前會長蘇紹聰律師出席活動並擔任講者,透過分享香港案例,分析及講解處理債務爭議的相關資訊。 蘇紹聰前會長在活動上分享債務爭議的相關資訊。
2021年七月
在L v B (HCCT 41/2015),一宗關於在香港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訴訟,原訟法庭(「法庭」)批准申請人要求巨額保證的申請,也批准答辯人要求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申請,是以答辯人提供保證作為法庭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條件。   在一宗以巴哈馬為仲裁地的仲裁案中,申請人獲判給大約4,180萬美元,另加利息及訟費(「裁決」);申請人得到法庭下令強制執行裁決(「命令」)。與此同時,…
2021年七月
正如我們在2016年3月出版的《香港律師》報導過(「禁訴令及延遲」),在Re Sea Powerful II [2016] 1 HKLRD 1032,訴訟一方違反一條訂明以香港為仲裁地的仲裁條款,在中國內地展開法律程序,但原訟法庭拒絕批予禁止該訴訟方繼續該法律程序的禁制令,理由是原告人(船東)延遲了一年左右才尋求禁制性濟助,向法庭申請禁訴令;在這大約一年的時間裡,原告人似乎是採取「等着瞧」的策略…
2021年七月
香港法庭在Chee Cheung Hing & Company Limited v Zhong Rong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 [2016] HKEC 656案確認仲裁條款有效,並在這基礎上,下令擱置法律程序,把案件提交仲裁。 法律背景 《仲裁條例》(第609章)第20(1)條使《貿法委示範法》第8條有效。該條列出一個基本原則:…
2021年七月
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在2015年3 月下旬舉辦了一個國際研討會, 主題是“Managing the Globalisation of Sanitation Water Services: ‘Blue Gold’ Regulatory and Economic Challenges” (中譯﹕「環境衛生與供水服務全球化的管理:『藍色金脈』的監管與經濟挑戰」)。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科學會議,…
2021年七月
「年輕人,法院只是作出法律規範,而並非尋求公義的地方。」小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 演藝界人士與其經理人的合約糾紛,有日漸上升的趨勢。當中的爭議,有源於專利權費,或源於藝人所擁有的知識產權,又或是源於藝人要求取消對其不利的合約。傳媒通常會對此等爭執大幅報導,因此要找一些現實例子絕不困難。最近期有關此類性質的爭議,可舉Kesha與Dr. Luke二人之間的作為其中一個例子。…
2021年七月
The Hong Kong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has confirmed the test under s. 89(5) Arbitration Ordinance for granting security for the award, pending an application to set aside the award at the seat. The…
2021年七月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HKIAC) is pleased to launch a new Panel of Arbitrators f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Disputes (Panel) composed of leading experts with immense experience…
2021年七月
最近的Sea Powerful II Special Maritime Enterprises v Bank of China Ltd [2016] HKEC 90(「Sea Powerful II案」)可能源於被告人就一批由澳洲運往中國的貨物被錯誤交付而提出的申索,但對於整體仲裁界卻具有更廣泛的意義*。 在Sea Powerful II案中,涉案的租船合約載有一條仲裁條款(「該仲裁條款」),…
2021年七月